Sun. Jun 7th, 2020

Harapan News

最热辣的大马政治新闻台

1 min read

由巫统领导的国阵在本届大选中大败,断送执掌了61年的政权,其实一切皆有迹可循。学者指人民不满的呼声,早在1999年烈火莫熄时代即已开始积累,这股怨气酝酿了近20年后终于爆发,将国阵从掌政高台拉下。 观察发现,自1999年开始的历届大选,国阵及巫统的支持率,都频频出现下滑趋势。这皆因人民对于国阵治下,种种贪污腐败、治国不尽人意、经济溃散、司法崩坏等种种劣迹越趋不满。 然而,国阵与巫统似乎都未明白这股不满以及要求廉洁政府的呼声是多么强烈,以致如今大败后悔不当初。 即使第5任首相阿都拉和第6任首相纳吉,尝试在任内做出改革努力,但最后都因为各种原因无以为继,甚至还放任巫统党内右翼分子兴风作浪,以为压制一切异议,国阵政权就能维持现状。 马来亚大学政治经济系讲师艾德蒙泰伦斯戈梅教授指出,其实民间反国阵的种种迹象,自1999年已开始,只是国阵一直视而不见。 “巫统在1999年就感受到人民变革的呼声,而阿都拉及纳吉两任首相尝试做出改变,但都没有成功。” 尽管阿都拉因为吸纳反对阵营的“烈火莫熄”改革议程,而于2004年大选风光胜出,但阿都拉之后却未再推动这些议程。(图:法新社) 长期研究巫统及政府官联公司的艾德蒙表示,尽管阿都拉因为吸纳反对阵营的“烈火莫熄”改革议程,而于2004年大选风光胜出,但阿都拉之后却未再推动这些议程。 “相似的是,当纳吉接过政权后,他也一样答允会做出改变,试图以‘一个马来西亚’概念,终结我国的族群政治问题。” “遗憾的是,在党内鹰派施压下,他被迫转向右翼阵营,并利用官联公司巩固巫裔选民的支持。更有甚者,他较后透过官联公司贪污舞弊,最终引来选民以手中一票制裁。” 在2004年大选中,时任首相的阿都拉带领国阵创下辉煌战绩,在219个国会议席里拿下198席,得席率高达90.41%,得票率占63.85%。 至2008年反风海啸首次爆发,国阵的总得票率下滑至51.39%(-12.46%),在222个国席中获得的议席减少到140席。 在2013年大选,国阵的败势不减,只以47.38%的总得票率,取得133个国席。 到了2018年第14届全国大选,国阵的成绩简直兵败如山倒,总得票率只剩下33.8%(-13.58%),仅有的79个国席更创新低,连州政权也输剩3个。 在党内鹰派施压下,他被迫转向右翼阵营,并利用官联公司巩固巫裔选民的支持。更有甚者,他较后透过官联公司贪污舞弊,最终引来选民以手中一票制裁。(图:透视大马) 同一时刻,希望联盟越战越勇,在本届大选囊括45.56%得票率及113个国席,加上其沙巴州盟友民兴党所获得的8个国席,以及亲希盟独立人士的1席,成功以122席执政中央。即使是伊斯兰党领导的和谐阵线,也在反风狂吹下取得18个国席、17%得票率。 默迪卡民调中心主任依布拉欣苏菲安认为,纳吉与国阵的溃败,或多或少都受希盟总裁马哈迪影响。 “2008年后,纳吉尝试把焦点放在中下阶层选民,并推出‘一个大马’运动和新经济模式等,但其后他却屈服于党内保守派压力。这些压力,来自当时仍在巫统幕后的马哈迪,以及土著权威组织等右翼团体。” 讽刺的是,后来与巫统割席的马哈迪,却带领起反对阵营希盟,打着“纠正错误,拯救国家”的旗帜,成功在本届大选赢下执政权。

1 min read

纳吉与国阵败选那一夜 来源:The Malaysian Insight “他们真的那么讨厌我吗?” 在5月9日第14届全国大选开票当晚,各地传来国阵选情如潮水决堤般溃败之际,前首相纳吉身边两位亲信顾问,都不约而同听见他说了这句话。 随着国阵在砂拉越的国席兵败如山倒,柔佛、马六甲及森美兰州相继落入希望联盟手中,两位顾问当时在大使路私宅见到的纳吉,已脸色青白神情不安。 两人只能听着纳吉的喃喃自语,而本身也未能从败选的震惊与悲痛中恢复过来。 其中一位纳吉顾问事后告诉《透视大马》:“没人能预见这股厌恶纳吉与国阵的力量如此强大。我们知道不少人会投希盟,但我们始终认为国阵可以挨过这道难关。” 无论如何,选举出炉的结果并非如纳吉团队所料。自我国独立以来,国阵从未如此大败亏输过,即使在纳吉父亲敦拉萨任相的时代也未曾发生。 纳吉与团队显然对选情过于乐观,以致误判情势,他们不但认为可以守住原有的国会议席,甚至还可能拿回国会3分2议席优势。 国阵既有财富、又掌控国家机关及媒体,为何还会败选?这是许多国阵智囊成员所费解的,他们甚至没有预料到国阵会断送中央政权。 正是因为这股情势误判造成的连锁效应,让国阵由智囊团、领导层到支持者,都沉浸在大胜的美好想象中,忽略了外在环境已发生无可逆转的变化。 其中一位智囊团成员透露,选前纳吉的预估,是国阵将获得133个国席,与2013年大选的成绩相去不远。前副首相阿末扎希,在观察到选民踊跃投票后,还表示国阵要赢得142个国席,犹如探囊取物。 据了解,纳吉妻子罗斯玛更对“国阵大胜”的预测深信不疑,在选举结果未出炉前的晚间11时30分,她已经拨电给不少国阵领袖的夫人报喜,声称133个国席已在囊中。 当然,这一切预测并未成真,纳吉甚至没有前往巫统在吉隆坡太子世贸中心的总部督战,而是选择默默留在私宅。其他巫统领袖也宁愿保持低调。 一位要求匿名的巫统国席候选人透露,原本以为自己会微差获胜,结果开票时才发现其希盟对手的多数票,竟多达逾10000张。 当选绩尘埃落定,希盟一方已在宣布胜选的同时,大势已去的纳吉,正失落的坐在家中,担忧来自人民的怒火,他的助理则商量着国阵的下一步行动。 至于媒体方面,一面感到不可思议之余,一面赶紧抽起恭贺国阵胜选的广告,同时思索着用什么新闻标题,才能完美衬托出改朝换代的历史一刻。

1 min read

林冠英:国债1兆令吉‧每天还100万需还2739年 “我已指示税收局调查刘特佐及其家人,税收局也已开档调查,希望能够查个水落石出,并会依法行事,同时绝不会对付老实的商家。” 莫哈末沙布(右三)及林冠英一同在北海出席活动,一见面即互相拥抱。(图:星洲日报) (槟城‧北海27日讯)财政部长林冠英说,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及国阵真的很糟糕,导致国债达1兆令吉,若每天摊还100万令吉,需要2739年才能还清,希望联盟政府一定会采取行动对付抢走国家钱财的人。 他今晚出席峇眼国会1国3州竞选团队及义工慰劳宴时说,纳吉到现在还在说风凉话,这是大家不能接受的。除了纳吉,希盟也会调查涉及1MDB舞弊案的大马富商刘特佐。 当年与末沙布一起入狱 “我已指示税收局调查刘特佐及其家人,税收局也已开档调查,希望能够查个水落石出,并会依法行事,同时绝不会对付老实的商家。” 另外,林冠英说,他也意想不到,当初他与莫哈末沙布一起入狱,如今一起入阁当部长,一起打造新大马。 他指出,希盟也在槟州击败巫统,赢了巫统原有的1个国席及7个州席,可惜的是打昔汝莪国席仅以81票落败。 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说,希盟政府最主要的任务是恢复国家经济,他指在过去10年提升槟州名声的林冠英,能引领提升大马在世界的声誉。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2018.05.27

1 min read

通讯部长哥宾星:让RTM直播世界杯·将废反假新闻法 哥宾星也说,通讯部与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都必须深入研究此事,并未下一次的网络攻击做好应对准备。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档案图) (吉隆坡28日讯)随着昨日表示将彻查于509投票日发生的轰炸式垃圾来电事件,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表示,据他目前掌握的资讯,这个僵尸程式自动攻击(BOTS Attack)来自外国。 他说,初步了解上述网络攻击来自2至3个国家,但由于他尚未取得完整报告,因此他暂不能透露详情。 哥宾星也说,通讯部与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都必须深入研究此事,并未下一次的网络攻击做好应对准备。 RTM将直播世界杯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表示,他将会在本周三的内阁会议中,要求让国营电视台(RTM)直播6月开打的世界杯! 他说,这是为了提高RTM的收视率,并让人民重拾对RTM的信心与归属感。 将废除反假新闻法令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宣布,政府确定将废除反假新闻法令! 他表示,通讯部目前正在准备相关资料与文件,以便于6月25日新政府成立后首次召开的国会会议,提呈国会寻求通过,废除反假新闻法令。 文章来源: 星洲网·2018.05.28

林立迎已报警 兰加巴吁重查蒙女案 (槟城27日讯)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兰加巴说,该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已向警方报案,要求警方重新调查蒙古女郎阿尔丹杜雅被谋杀的案件,他因此呼吁警察总长丹斯里弗兹立即重新调查这宗悬而未决的案件。 “弗兹曾说过此案若没有新线索或新的报案,就无法重新调查。我一直认为,这无需新的报案,因为之前曾有过报案纪录,所以没有理由不重新调查。 阿兹拉是线索 目前在澳洲被关押的蒙古女郎凶手之一的西鲁,最近在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暗示是受到指使以谋杀蒙古女郎,他也声明只要获得全面宽赦,他准备公开内情。 兰加巴在文告中说,西鲁暗指自己在2006年和阿兹拉杀害蒙古女郎时,是受到第三方的命令行事,从这谈话也意味着阿兹拉同样是接受指示,因此,调查可以从目前在加影监狱中的阿兹拉那边重新开始。 “我之前曾说过,可能是警方已经知道下令谋杀人的身分,我在此重申,我的观点是,如果有证据表明有其他人下令谋杀,他们可因蒙古女郎的谋杀而被起诉,因为他们有共同的意图杀死她。” 他说,控方未能就动机问题提出证据,例如,控方没有将一名慕沙沙菲里副警监列为证人,尽管在审讯期间对方曾被多次提及。慕沙是这起案件的关键证人。 他说,弗兹应该停止找借口,并致力解开是谁下令谋杀蒙古女郎的谜团。弗兹有充分理由重新调查,以恢复公众对警队的信心。

1 min read

林立迎:隆市局贱卖64地段·“3私企最大受益者” 希盟行动党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点名3家私人企业是“吉隆坡市政局贱卖64个地段”事件中的最大受益者。 林立迎(左四)点名3家私人企业是吉隆坡市政局64块土地弊案的最大受益者。(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26日讯)希盟行动党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点名3家私人企业是“吉隆坡市政局贱卖64个地段”事件中的最大受益者。 林立迎今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揭露,在上述64块土地中,与前任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交情匪浅”的某发展公司就取得16块共达92.02英亩的土地。 16地段售东姑安南友好公司 他披露,至于另两家公司,一家以售卖服饰及布料为主业的企业取得5块共70.14英亩的土地;而另一家发展公司则获得4块达8.32英亩的地段。 “第二家公司是售卖服装和布料的,却以低价买了5块地,莫非要转行卖房子?” 林立迎说,他早前已将东姑安南在上届国会会议提供的书面答案,投报反贪会及警方商业罪案调查部,要有关当局调查上述64块土地为何能在不通过公开招标方式下出售。 “吉隆坡市政局声称是为了赚钱才卖地,若这个说法成立,为何当局不卖给从事屋业发展的政府相关公司,反而将地段卖给这些私人企业,其中一部份还是名不见经传,甚至是卖衣服的公司。” 促东姑安南隆市局解释 他强调,除了上述公司必须解释何以在市政局没有公开招标的情况下,以低价购得土地外,东姑安南和吉隆坡市政局也必须作出交代。 他也说,吉隆坡市长丹斯里莫哈末阿敏较早时承诺,将会提供64块土地的交易详情,但过后却声称需等新任联邦直辖区部长上任才提交。 另一方面,林立迎在新闻发布会前,已报案要求警方在调查一马发展公司(1MDB)首席执行员阿鲁尔甘达的同时,也追查任何在509前,企图提供假证据掩盖和隐瞒1MDB内情的前朝内阁部长、财政部官员或国行职员。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2018.05.26

希盟执政联邦后,伊党副主席莫哈末阿玛呼吁诚信党协助推动355号法令修正案。不过,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表示,希盟政府的当务之急是肃贪。 莫哈末沙布也是国防部长。他今晚在槟城打昔牛汝莪出席开斋活动后,受访时回应莫哈末阿玛的言论。 “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肃贪。这是第一要务。举例而言,我们成立了一马公司特工队,而我们的发现十分惊人。” “我们必须先肃贪,因为这攸关国家福祉。如果我们不肃贪,国家就会破产,所有人都会遭殃。” “末沙布还是末沙布” 末沙布也表示,自从上任为国防部长后,他的生活习惯略有改变,但“末沙布还是末沙布”。 他强调,今晚的开斋活动乃是他自掏腰包,而非动用公款举办。 “以前我在咖啡档喝咖啡,现在有一些限制,因为总是有保安人员跟着我。” “以前我畅所欲言,现在要谨慎发言,因为可能涉及国家防务等课题。” “但我还是末沙布。”

1 min read

“警队海事机构涉舞弊”‧2匿名信促敦马拨乱反正 这两封匿名的致首相公开信自上周四起开始出现在一个名为Berita HairanOnline脸书专页,之后陆续被网民转载到其他脸书专页。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27日讯)希盟执政不到一个月,坊间近日相继流传指控大马皇家警队及大马海事执法机构存有大量舞弊现象,促请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彻查并拨乱反正。 这两封匿名的致首相公开信自上周四起开始出现在一个名为Berita HairanOnline脸书专页,之后陆续被网民转载到其他脸书专页。 指修船费比买新船贵 其中一封相信由一名大马海事执法机构人员发给马哈迪的公开信,力数大马海事执法机构高层滥权贪污及管理层在前朝政府执政时只会阿谀奉承,要求首相正视及调查。 公开信中指出,该机构以不合理的1300万令吉购买了9艘巡逻艇、一些船艇的维修费甚至比购买新船的价钱高,但维修后的船艇仍无法良好运作。此外,该机构透过委任中介公司寻找维修公司,并非直接委任维修公司。 信中也提到该机构高层向一间相信属于前任首相署某部长亲信的船厂购买第一代巡逻舰,但舰艇却仍有部份装备缺失,没有根据合约完成工程即交货,涉嫌舞弊。 “最悲哀的是,机构最高管理层以国阵政府领导人的出生地来为舰艇命名,如KM北根、KM峇眼拿督及KM亚娄等,负责行政的机构副总监拿督阿都拉曼更曾要求我们在全国第14届大选时投票支持国阵。” 信中还指,海事执法机构每年将数十万令吉耗在人事更迭上,但却只有官员频密升职,基层则被忽视。 “我们希望尊敬的敦(马哈迪)可以就上述的事件进行调查,并采取必要的行动。” 低阶警员数警队9宗罪 而另一封自称是低阶警员写给马哈迪的公开信,则力数警队过去的9宗罪,并要求敦马尽快采取行动拨乱反正。 该公开信没有写明写信人的身份,但内容却道出警队内的弊端及潜规则,包括贪污、贿赂上司以获得擢升及挪用公款等,并指这些行为让警队成为人民唾弃的机构。 此外,信件内容也道出低阶警员应得的津贴常被扣押迟发,而高阶警官却通过举办宴会强制下属出席并缴纳金钱。 据该公开信也呼吁敦马彻查高阶警官拥有大量来源不明的财产,并撤换现有的高层。 海事机构总监:指控无证据 “下士未获擢升发黑函”...

1 min read

首相敦马哈迪指出,政府有能力通过各种方案将国家的债务从1兆亿令吉减少到8000亿令吉,包括解散一些不必要的机构。 他说,他领导的希望联盟政府“继承”了前朝国阵政府因管理糟糕而留下的“烂摊子”,前朝政府向外国、外国银行和本地举债,结果令国家债台高筑。 他接受“美国之音”广播电台的访问时说,希盟政府不会允许国家的债务达到这样的水平。 减开支降2千亿债务 他说,政府的初步行动审查国债的数额,并致力通过减少政府开支来减少2000亿令吉债务。 他指出,政府的第一步当然是确保我国能够偿还债务,并致力减低本金的数额。 “我们看到政府中有许多政治委任者,这些人是为党做事,不是为政府服务,因此,我们需要裁减政治委任的人数,以及解散一些不受政府管辖,但使用政府拨款的机构。” 马哈迪说,最糟糕的是一马公司(1MDB),政府已设定了贷款上限,以确保债务处于可控的范围内。 “但是,这间政府全资拥有的公司却不受法律和政府条规的约束,导致该公司大量举债,(然后)借入的资金消失和被窃取,这是政府考虑立即撤销它的因素之一。” 他指出,拿督斯里纳吉领导的国阵政府摧毁的行政和金融体系,使我国陷入严重的债务危机。 他说,纳吉政府没延用原有的体系,甚至启用新的制度或专制的制度。 “我担任首相的22年很容易,(因为)我继承了现成的制度,我所要做的只是引入新的想法,以便加速马来西亚的发展;但现在我正在处理一个已经被摧毁的国家,其金融体系已经分崩离析了。” 专注提升教育技术 未来几年能成先进国 针对财政部长林冠英指国债已高达1兆873亿令吉,或占了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0.3%,马哈迪强调,由于两位前首相改变了国家的方向,导致我国未能实现2020年宏愿的目标。 不过,他相信马来西亚在未来几年能够取得先进国的地位。 “我们可以通过专注于教育和技术方面,比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在更短的时间内成为先进国。” 询及对付恐怖组织哈里发国的策略时,他指出,我国的有关当局有能力控制该组织在我国的活动,避免它蔓延和引发不必要的事件。 “我们担心大马人参与哈里发国,还有一些大马人前往叙利亚参与IS的活动,但是,目前这都在我们控制的范围内,这种激进活动和思想并没有在我国传播开来,导致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件。” 文章来源:...

1 min read

林冠英连环反击纳吉 “83亿美元去了哪?” (吉隆坡27日讯)一马发展公司(1MDB)课题,让现任财政部长林冠英与前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扛上,除逐一回击纳吉指责,林冠英还反问纳吉,总值83亿美元(约326亿令吉)的款项去了哪里? 他说,纳吉不必计较“救济”(Bailout)字眼,因政府过去为1MDB摊还69亿8000万令吉,的确是“救济”该公司,并形容为国内历史上最大“救济”数额。 他今日发出文告时点出3项计划,要纳吉做出解释,即2009年与2011年,该公司与Petro Saudi国际公司合资的18亿3000万美元(约71亿9000万令吉)、2012年以35亿美元(约137亿5000万令吉)购买发电厂,以及2013年30亿美元(约117亿8000万令吉)发展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 “纳吉与其计较有关字眼,还不如向民众解释83亿美元的去向?” 林冠英也说,前朝政府在2010至2012年间,以廉价方式将TRX的70英亩和大马城的486英亩土地卖给1MDB,唯该公司却无法发展,为何政府还要赔偿数十亿令吉给1MDB? 他在此提醒纳吉,财政部并非以免费方式接管1MDB资产,包括从社险贷款8亿令吉,接手TRX CITY公司,以及贷24亿令吉接手大马城公司;而有关社险的贷款将在2020年到期。 “1MDB根本没有资格再向财政部索偿,反观,因为财政部承担该公司贷款,理应给予财政部赔偿。” 林冠英强调,财政部将与一马发展公司调查特工队紧密合作,取回被偷走或“消失”的资金,同时惩罚涉及国内最大宗贪污滥权者。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Newsphere by AF themes.
×

Like us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