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 Aug 10th, 2020

Harapan News

最热辣的大马政治新闻台

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表示,要不是他曾经入狱服刑,他不会理解国内的滥权问题。 他说,如果他在1999年上任为首相,他根本不会了解到我国的滥权问题。 安华在接受《星报》访问时说,本身不会为自己曾经入狱的经历感到羞耻。 询及这20年来的改变,他表示,人会变得更加成熟,人要越来越聪明,而不是越来越小气。 至于有人指他在这些年来变得越来越多元,他坦诚这是他必须面对的问题,但他认为他必须做他认为对的事情。 “当你到了一个乡区,会有人说‘安华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他太多元化了,他要安抚华社,他开始引用孔子的论述而不是可兰经了’,其实我没有去马来村子时引用孔子的论述!是真的,我去马来村子是引述可兰经的,因为他们能够明白。”。 安华在1999年4月因肛交案被判入狱,他的副首相及财政部长职也因此被时任首相敦马哈迪革除。 他在2015再一次被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送入监狱,而在上个月获得国家元首特赦。 非穆斯林有权关注355法案 安华表示,任何的马来西亚公民都有权对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的法律进行辩论,包括“1965年年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修正案”(355法案)。 他指出,倡议修正该法案的单位或人士不应该忽略所有关注此法案的人士,尤其是非穆斯林。 “他们的说法犹如大家都是穆斯林,没有人可以质疑,但是非穆斯林有权力提出关心。” 他表示,尽管看似只是影响到穆斯林的法令,难免也会影响到非穆斯林,因此非穆斯林决定有权力参与其中。 他甚至以特洛伊木马病毒作为比喻,一些人士对于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的法案的恐惧,如同特洛伊木马,即是这些法案对穆斯林来说只是很小的事情。 因此,他认为必须平衡的处理有关事情,从中做出调整。 无论如何,安华强调,公正党支持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提呈该法案的权力。 他说,国会议员有权力辩论、修正或拒绝有关法案,因为这是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

1 min read

4千穆斯林餐馆参与 629全天营收捐希望基金 (吉隆坡9日讯)大马穆斯林餐馆业者协会(PRESMA)宣布,旗下超过4000家的餐馆会员将把6月29日的营收,全数捐给大马希望基金。 该会会员包括ABC Bistro餐馆、Ali Maju餐馆和Kayu Nasi Kandar餐馆等。 首相政治秘书莫哈末扎希表示,此捐钱救国活动就好比当年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在争取独立时般的情景。 “东姑阿都拉曼当年需要一笔资金去与英国政府争取独立一事,他发起了筹募活动,获得全国人民的支持,纷纷拿出钱来,最终我国成功从英国统治中争取到独立。” 他出席马来西亚爱国者基金会(YPNM)举办的“开斋餐会”上说,这次捐钱救国的精神也一样,是为了国家更美好的未来。 他呼吁民众6月29日当天能去支持这些餐馆,也盼其他餐馆也能效仿。 民众有事可向首相署求助。 此外,莫哈末扎希也呼吁任何面对问题而需要首相署帮忙的民众,可以前去首相署求助,而他们也会尽量解决问题。 另外,大马伊斯兰消费人协会(PPIM)也移交5万令吉模拟支票给莫哈末扎希,捐献给大马希望基金。 该会主席拿督纳辛佐汉希望此捐献活动能达到抛砖引玉的效果,无论捐款数目大小,只盼能有更多人响应。

1 min read

政府大刀阔斧打击贪污 安华自叹魄力不如马哈迪 “马哈迪的领导很了不起,我也没有办法像他那样肃贪。” (图:透视大马) “马哈迪的领导很了不起,我也没有办法像他那样肃贪。”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坦言,他没有能力像首相马哈迪一般的采取大刀阔斧的措施来打击贪污。 在他眼中,马哈迪是一名伟大的领袖,而这位93岁高龄的首相正在努力修复国家。 “马哈迪此次已是第二度出任首相。他正在努力工作,而很明显的他是要将国家带回正轨。我认为他是一名伟大的领袖。” 他说,他一直都告诉人民,全马人民能够团结一致是上苍的恩典。马哈迪也履行他的责任大事肃贪,对付涉及贪污及其他错误行为的政府官员。 “我觉得我自己都做不到马哈迪如今所做的事。” 安华是在接受《阳光日报》(Sinar Harian)的访问时,畅谈马哈迪如今因救国而大受欢迎一事,发表上述谈话。 无论如何,安华说,他早就已经原谅了马哈迪,所有发生过的事都有让人民团结的智慧。 “如果不原谅他,我们就不会一起组成希盟。看看我们的盟友,行动党丶诚信党及公正党,他们都已经等我很久了。我是一名容易原谅的。现在是我们一起合作的时候。” 安华也说,虽然他在政府内没有任何职位,但是他仍会协助发展国家。 “我已经造诉首相及宣布不会入阁或出任任何政府官职的决定。这么做让我可以自由的去会见人民,并在国际上与其他国家维持友好关系,并提升召商努力,确保更多商家到大马投资。” “不过,我肯定会在未来几个月后考虑我会竞选的选区。但是我可以做为一名支持希盟下府的后座议员,无需加入政府的领导阵容。”

1 min read

“马来人已开始后悔” 前锋报:巫统将在下一届大选重夺政权 他说,马来人愈来愈感受到,巫统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败选后,整个局面的改变。(档案照:透视大马) 巫统喉舌报章《马来西亚前锋报》专栏作者阿旺士拉末(Awang Selamat)认为,马来人对于巫统的怒火和不满会在不久后消逝,因此他预见巫统会在第15届大选中,重夺政权。 在本月30日开始展开得巫统党选,被他形容为是重振巫统党威的“催化剂”。 他在该报社论中写道:“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巫统必须展现出改革的决心,因为人们并不会永远都否决巫统。马来人对巫统的怒火和不满会在不久后消逝。” 他以日本自由民主党(LDP)作为例子,尽管这个政党在之前惨败,但是却在2012年的选举中重夺政权。 “虽然很多分析员预测自由民主党的政治生涯将终结,但是在3年后的大选,即在2012年选举中,自由民主党顺利当选,重新掌权。” 阿旺也摘引《透视大马》社论,指由于巫统还未选出新任主席,所以未完全发挥反对党角色,以致希盟仍处于“蜜月期”。 “我是同意的,巫统只是输了第14届全国大选,而不是失去所有东西。由巫统主导的国阵仍有79个国席。” 他说,马来人愈来愈感受到,巫统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败选后,整个局面的改变。 “巫统拥有54个议席,比起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及土著团结党,依然是单独赢取最多议席的政党。由于巫统过去常为伊斯兰及马来人发声,因此巫统及伊斯兰党成为了人们(马来人)的依靠。” “马来人开始感受到了巫统失去政权的不同,同时也开始醒悟。”

1 min read

希望基金仅用作还国债 林冠英:政府填补余款 林冠英说,财政部将采纳外界建议,即委任愿提供免费审计服务的审计公司,负责希望基金的审计工作,从而确保透明化。(档案照:透视大马) 财政部长林冠英指出,希望基金筹获捐款仅会充作偿还国债用途。 “我们不会把捐款用在其他用途,这是不被允许的。 “捐款不足应付的部分,政府会填补余款。比如,若我们要偿还约2亿令吉的分期付款债务,截至周五,希望基金共有5000万令吉,因此,政府会补上余额。 林冠英接受马新社专访时这么说。 针对伊斯兰党批评希望基金一事,林冠英说,他质疑伊党是否有权谈论财经管理课题。 “伊党在财经管理方面没有良好记录。事实上,伊党执政的吉兰丹是其中一个一直面对赤字问题的州,须依靠向中央政府借贷度日。 “若他们没向中央政府贷款,他们甚至连州政府职员的薪金都无法缴付。因此,我认为伊党应该先处理好本身的问题。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审视自己。” 截至6月9日,希望基金累积捐款为5489万令吉。 林冠英说,财政部将采纳外界建议,即委任愿提供免费审计服务的审计公司,负责希望基金的审计工作,从而确保透明化。 另一方面,在海外大马人也呼吁政府在各国外交办事处,协助协调收取希望基金在海外的捐款。 据媒体报道,出生于槟州的纽西兰威灵顿凯普蒂海岸(Kapiti Coast)市长古仑纳登号召大马人响应该基金,他本人将捐献1000纽西兰元(约2802令吉)。 古仑纳登指出,目前约有70万至100万名大马人旅居世界各地,在纽西兰就有1万8000人。

沙里尔:包括柔州.“巫统5年后会重新执政” 沙里尔以柔佛州为例,认为巫统在州内实际已经制定各项计划和服务,前朝政府也拟定长远发展蓝图,协助柔佛州迈向更美好的前景。 (柔佛.新山9日讯)前新山国会议员丹斯里沙里尔指出,他有信心5年后,巫统会“回来”重新执政,这包括在柔佛州。 沙里尔以柔佛州为例,认为巫统在州内实际已经制定各项计划和服务,前朝政府也拟定长远发展蓝图,协助柔佛州迈向更美好的前景。 “虽然这次大选,我们失败了,可是前朝政府的贡献良多,这是有目共睹的。” 沙里尔今午颁赠斋戒援助品给清寒家庭和单亲妈妈后受询问时,抨击柔佛州新政府并没有制定周详的发展计划,对于一些课题包括白礁岛主权、隆新高铁被取消等皆没有明确表明立场。 “高铁工程带动的是国家整体性发展,贸然取消是不正确的做法。” 笑称没精力竞选党高职 另外,作为巫统元老,记者问沙里尔会否竞选党高职?他笑笑说:“没有精力。” 不过,记者再问会否继续捍卫巫统新山区部主席职位,他没有给予正面回覆,只说:“再看看吧!” 对于巫统代署理主席拿督斯里希山慕丁表态不竞选党中央任何职位,沙里尔说,这是希山慕丁的选择以及拥有本身坚持的立场,他祝福和尊重对方,也期望对方未来有更杰出表现。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2018.06.09

1 min read

阿兹莎驳斥“压制安华”论· “敦马安华同阵营没不和” 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表示,首相敦马哈迪委任公正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兹敏出任经济事务部长并没有问题,否认新加坡媒体指马哈迪和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不和。 (吉隆坡9日讯)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表示,首相敦马哈迪委任公正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兹敏出任经济事务部长并没有问题,否认新加坡媒体指马哈迪和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不和。 也是公正党主席的她表示:“这没问题啊!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我不觉得他们之间有不和。诚如我所说的,我们都是同一阵营。” 出席隆开斋庆典 她今晚出席2018吉隆坡开斋庆典(Iftar@KL)时,针对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指马哈迪重用阿兹敏,是为了压制安华的说法,作出否认。 2018吉隆坡开斋庆典由旅游及文化部主办,在吉隆坡独立广场举行,旺阿兹莎与数千名出席民众及游客一起开斋,随后也为七喜夜庆祝(斋月结束前7天)主持点灯仪式。 同样出席的尚有班底谷国会议员法米、旅游及文化部秘书长拿督拉西迪、国家文化艺术局(JKKN)总监丹斯里诺丽扎以及大马伊斯兰发展局(JAKIM)总监拿督莫哈末诺丁。 虽然首相马哈迪与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捐弃前嫌,联手拿下布城,但两人之间的矛盾和角力的传闻不断。 新加坡《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报道,马哈迪如今借重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试图制衡安华。 该报引述消息声称,马哈迪委任阿兹敏为经济部长,已让阿兹敏在希盟占据上风,权力比安华更大。 消息人士说,阿兹敏受委经济部长后,得以掌管包括国油(Petronas)、国库控股(Khazanah)及国民投资机构(PNB)等大型官联公司,所管理的财产总值超过1兆令吉。 消息人士补充,众多关乎马来人及穆斯林的官联公司,如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超声基金局(Tabung Haji)和一些协助土著企业家的机构,也安排由阿兹敏管辖。 “范围很广,原初的计划甚至打算把贸工部也安置在经济部长底下。” 马哈迪采分而治之手段 报道说,马哈迪加强阿兹敏势力,已为安华派系敲起警钟。 除了阿兹敏,广被视为隶属阿兹敏派系的祖莱达也受委房地部长,两人被视为能制衡安华和其妻子兼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9日(星期天)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马来西亚过去一个月奇怪的政治拉拢 正当马来西亚人民呼吸着2018年5月9日的自由新空气和重生,亦步亦趋地开展新马来西亚进程,这也是一些政治力量进行奇怪的政治拉拢的一个月,他们是之前的当权者和那些希冀成为能够支撑着之前当权者的“造王者”。 其中最佳的例子莫过于倒台的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因着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持者、朋友、巫统党员以及巫统领袖连绵不绝的造访,以“表达他们的祝愿、支持以及寻求对时事课题的意见”,而设立办事处,它也形同巫统另一个权力中心。 然而,他却丝毫没有为他为马来西亚所带来的灾难,或他对巫统/国阵所造成的毁灭表现出忏悔,不像他的表兄弟那样在昨天宣布他完全意识到第十四届大选的成绩昭示着巫统进行大幅改革的必要,还有他也不会参选在本月杪的巫统全国选举里,抑或是像一些中阶巫统领袖般将巫统眼下的光景比拟成迫切需要新的船长来补救和开往新境界的末日“沉船”。 纳吉反而展开攻势,且比他担任首相的时候更频密出现在公共场合里,他也申诉希望联盟政府正试图抹除他过往的政绩。 纳吉是否会承认他为期九年的第六任马来西亚首相任期下的所作所为,是所有马来西亚首相当中最差劲的一任:其中一个就是一马公司国际洗钱丑闻的耻辱和恶名,并导致在“饱经忧患的世界里成为一盏明灯”的国家的马来西亚梦想贬损成环球贼狼当道和由最差劲的人所领导的政府的国家? 巫统领袖,包括巫统代理主席,似乎都已经消失于公众场域,让纳吉和一个在巫统/国阵遭受5月9日选举灾难后冒出来的神秘及身份隐秘的单位巫统策略通讯单位可以为所欲为,这不禁令人质疑这一切是否只是纳吉宣传机器的伪装和代理人,和一马公司总执行长阿鲁甘达在第十四届大选前频频谈论“一马公司基金单位”的手法雷同。 尽管纳吉承担起巫统的选举灾难的责任,并辞去巫统主席职位,但他仍旧活在泡沫世界里,将巫统/国阵的落败归咎于毁谤。 更令人震惊的是,现有巫统领导层似乎也都深陷在虚幻和否认的情绪里,巫统代理主席拿督斯里扎希甚至以其他国家长久执政的政党在落败后得以东山再起的例子作为勉励,但他却拒绝承认要为极为阴险和不负责任的诉诸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的竞选运动负责的正是巫统/国阵本身。 本月杪的巫统大会攸关巫统精神的存亡。 正如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巫统代理主席扎希拜访他时告诉后者,巫统已经背叛巫裔,它的领袖都只关注在自身利益上,这就是为何巫统现在会被憎恶,因为它已经偏离它崇高的斗争目标了。 本月杪的巫统大会是否会斥责和驳斥纳吉掌政时所留下的“一马公司和环球贼狼当道统治”,还是它会捍卫和为之申辩? 纳吉是否会建立另一个巫统权力中心,并继续在幕后操盘? 纳吉在第十四届大选前夕,多次重复他的弥天大谎,宣称第十四届大选其实是巫统所领导的国阵和民主行动党所领导的希望联盟之间的战役,而敦马哈迪医生被委任为领袖和成为在野党联盟的标志性人物只是幌子,民主行动党和我才是幕后真正的主子。 纳吉如今是否会承认他在大选竞选期间散播了赤裸裸的谎言、假新闻和假讯息,而本月稍后的巫统大会是否会拥抱清廉、诚实和具有道德的政治,并全力驳斥这样的恶毒及不负责任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 有迹象显示那些希冀可以在第十四届大选成为支撑起那名盗贼也似的首相的“造王者”的人士,如今正进行着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 正如正义在2018年5月9日得胜,尽管面对的是极为恶毒和不负责任的种族、宗教、恐惧、仇恨和谎言政治行动,所以我也对于会有更多马来西亚人能够超越族群、宗教和文化分歧,以马来西亚人的身份团结一致实现国家在”饱经忧患的世界里成为一盏明灯“的马来西亚梦想,抱持着希望。 林吉祥

1 min read

SRC前董事逃亡3年.苏波自首转当证人 反贪污委员会消息人士说,反贪会其实早在5月就前往印尼会见苏波,并在印尼当局协助下,向苏波录供。 (吉隆坡9日讯)据报道,被指已返马自首的SRC国际有限公司前董事苏波莫哈末耶欣,将获得当局给予全面的证人保护。 反贪污委员会消息人士说,反贪会其实早在5月就前往印尼会见苏波,并在印尼当局协助下,向苏波录供。 据网媒《当今大马》引述消息人士说,反贪会其实曾在3年前接触过苏波,但由于当时纳吉还是首相,因此他拒绝合作。 纳吉倒台后愿助查 “随着纳吉在大选中倒台后,苏波如今愿意助查。 “我们也成功让他‘自由’。他也获得全面的证人保护。” 苏波、SRC公司前董事聂法依沙和年轻富商刘特佐,都是SRC公司案件的关键证人,同时也掌握26亿令吉捐款至纳吉私人户头的相关证据。 苏波及聂法依沙是Gandingan Mentari私人有限公司的股东,这家公司被指从SRC公司将4200万令吉转入纳吉的户头。 聂法依沙也被指是刘特佐的亲信,扮演建筑公司UBG Bhdd、1MDB及沙地石油之间的中间人,涉及在2010年从1MDB骗取2亿6000万美元(约10亿令吉)购买UBG的股份。 在苏波自首后,目前依然潜逃的聂法依沙和刘特佐受到反贪会追缉。 SRC公司是一马发展公司(1MDB)子公司。 苏波是在反贪会2015年调查SRC公司汇款案时“消失”。据了解,他在过去3年曾逃到印尼、泰国及纽西兰。 反贪会已向总检长汇报 据网媒《透视大马》报道,苏波是在上周向反贪会自首,随即被反贪会官员逮捕录供。 报道说,反贪会联系苏波要求他助查。 反贪会昨日已会见新任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向他汇报此案的最新调查进展。...

纳吉竞选承诺大撒钱‧敦马:没换政府国债不只1兆 “纳吉在竞选时承诺要给每个州属600亿、700亿、800亿等,我国共有13个州属,这笔钱将从何而来? (吉隆坡9日讯)首相敦马哈迪指出,如果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赢得大选并兑现大选承诺,届时国债就不只1兆令吉。 “纳吉在竞选时承诺要给每个州属600亿、700亿、800亿等,我国共有13个州属,这笔钱将从何而来? 他说,这意味纳吉必须再去借钱,进而导致债务高涨,不再只是1兆令吉,而一旦国家无法承担债务,我国就会被宣布破产。 “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他完全不在乎,这让我感到惊讶。” 马哈迪说,过去他担任首相时,也推动了南北大道、机场和双轨火车等发展计划,但当时国家没有太多的举债。 他说,即使要举债,政府也是精打细算。 “例如日本向我国提供贷款,利率只是0.7%,这相等于免费。但前首相举债的利率是6%。” 他认为,国家不应承担超出能力负荷的债务,必须根据能力来花费。 他表示,本身就不曾欠钱,也没有欠银行,同时也不买股票。 他说,国家欠债就如同欠大耳窿一样被追打。 “就像欠大耳窿一样,若我们没还钱,他会打我们。同样的,若我们不还债,他们(借贷方)也会打我们,只是字眼会改为‘我让你破产’。”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2018.06.09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Newsphere by AF themes.
×

Like us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