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头戏来了,国会周一开会啦!看谁能选中正副议长和提呈SST法案。

509大选变天后的新届国会将在下周一开会,本届国会第一期第一次会议有许多重头戏让人期待!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3日讯)509大选变天后的新届国会将在下周一开会,本届国会第一期第一次会议有许多重头戏让人期待!

当中的焦点是希盟政府将提呈销售与服务税(SST)法案,以取代消费税(GST),以及下议院议长和副议长人选。

3人周二宣誓上议员
此外,下周二下午将有3人宣誓成为上议员,为出任部长和副部长铺路。

据了解,柔佛州行动党主席刘镇东将是其中一人,他可能受委国防部副部长。

国会发言人告诉星洲日报,目前国会只敲定上议员宣誓日期,但仍未收到名单。

目前还有1个部长和4个副部长职悬空,即掌管国民团结及社会和谐的首相署部长,至于副部长职空缺则是国防部、经济事务部、外交部与房屋及地方政府部。

国会下议院第一天的议程是全体议员宣誓就职,并选出新任议长和副议长。

可靠消息告诉星洲日报,上诉庭前法官拿督阿里夫将受委为下议院议长,而行动党安顺区国会议员倪可敏可能是其中一名副议长人选。

扎希料任反对党领袖
改朝换代后,国阵成为反对党。

新任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料将成为国会反对党领袖。

国家元首苏丹莫哈末五世将在下周二(17日)为第14届国会第一期会议主持开幕礼。

第14届国会第1期第1次会议将从7月16日开始至8月16日,为期20天。

料723后才呈SST法案
首相敦马哈迪此前宣布,从9月1日起,销售与服务税将会取代消费税。

不过,政府预料在7月23日后才提呈有关法案,因为首个星期的会议主要是辩论国家元首施政御词。

此外,希盟在竞选宣言中承诺将废除的恶法,包括反假新闻法令、1984年印刷及出版法令、检讨煽动法令、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滥用社交媒体)等,预料也将会在这次会议提出。

国会监督9政府机构
本届国会也“改头换面”,在希盟政府推动的制度改革下,国会将获得赋予更大权力,包括监督9个政府重要机构。

从7月1日起,共有9个政府机构将会独立运作,并直接向国会报告,这9个机构包括大马反贪污委员会、选举委员会、人权委员会、检察官办公室及总稽查署。

另外,3个服务委员会,即公共服务委员会、教育服务委员会及司法委任委员会也同样交由国会管辖。

届时,国会将会成立其他由朝野议员组成的国会委员会来负责有关机构。有关机构提呈的报告,日后将交由国会议员进行辩论。

2组织酝酿到国会集会
国会也是非政府组织或民间组织向政府传达民意和渲泄不满的场所。

巫统已经放话计划到国会展开和平纠察,以阻止行动党意图将基督教列为官方宗教。

由巫统最高理事兼“监督新马来西亚”主席洛曼领导的“监督新马来西亚”将在下周一早上8时,聚集在武吉阿曼警察总部,然后步行到国会展开和平纠察。

另外,德士司机也酝酿在下周一到国会举行和平集会,抗议交通部长陆兆福延续国阵政府的作风。

皇家马来军团在国会广场为第14届第1期第1次国会会幕礼进行彩排。(图:星洲日报)

净选盟公布在全国第14届大选抵触选举罪行!

选举监督机构净选盟2.0认为,前首相纳吉、前副首相扎希、财政部长林冠英、经济事务部部长阿兹敏都是在全国第14届大选抵触选举罪行的政治领袖,应该被提控上庭!

净选盟2.0执行董事叶瑞生说,这些领袖在大选期间滥用公共资源或政府补贴。

有鉴于此,选委会和反贪会应该对他们展开调查。叶瑞生说,此举将能显示出这些政府机构在历经改朝换代后,已成为真正独立的单位。

上述四人的名字被记录在一份有关大选期间被指滥权渎职的报告中。

报告是由净选盟观察员、大马人民之声和社会传播中心共同完成。

叶瑞生认为,不管对象是否来自新的希盟政府,类似的情况都应该被开档调查。

叶瑞生认为,不管对象是否来自新的希盟政府,类似的情况都应该被开档调查。(摄影:Najjua Zulkefli)

叶瑞生告诉透视大马:“选委会和反贪会已经成立行动小组打击第14届大选期间的贿赂和政治献金问题。他们应该展开调查后将结果呈到总检察署,以采取适当行动,”

在今年4月7日国会解散至5月9日投票日期间,共有超过1100协调员和志愿工作者协助监督选举过程。

当中一共发现46宗贿赂选票、196宗涉及利用食物和礼品影响选票的案件、105宗滥用政府机制投报、150宗关于国会解散后政府援助金被政治人物滥用的投报。

上述部分行为已经抵触1954年选举法令。

国阵首当其冲

在国阵和希盟之间,前朝政府应该对这些罪行负上更大的责任。

在一众国阵候选人当中,纳吉,即前国阵主席兼看守首相犯下最多罪行。

纳吉在选举期间宣布,若国阵继续掌权将会让一马援助金(BR1M)数额增加一倍,此举被指是在竞选期间利用公共资金助选。

第14届大选观察报告中指出,在没有获得中央预算的情况下,此举明显是滥用权力。

纳吉与阿末扎希双双“入榜”。(档案照:透视大马)

此外,也有国阵领袖被揭发不当使用政府资金或被怀疑涉及贿赂。

八打灵再也巫统领袖阿都慕达里在4月10日献议提供3000令吉予一名业主。

双溪大年国阵候选人沙哈宁被指派发装有现款的信封给选民,她过后声称那是作为上议员的部分拨款。

国阵大港候选人嘉玛也向选民承诺如果成功赢下该席将会派发1至2,000令吉款项。

希盟也有候选人被抓包,双溪亚齐州候选人祖基菲里为槟城灾民提供私人捐款。同样在槟州,时任首席部长林冠英将消费税课题政治化,在出席活动时教导孩童唱讽刺消费税的歌曲。

林冠英在幼儿园高唱“GST之歌”,被指犯下了选举罪行。(档案照:透视大马)

伊党也被指在掌握吉兰丹政权时滥用公众资源于彭亨州举办活动。报告只揭露了105宗的其中2项,政府资源遭滥用为政治助选活动的案例。

此外,时任雪州大臣阿兹敏被指控挪用逾1150万令吉用以建校的政府拨款来举办政治活动;和阿兹敏一起被指控的还有时任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聂纳兹米、欧阳捍华和邓章钦。

报告称,在立法解散前发出的政府援助和补贴应该由公务员,而非选举候选人派发。

报告总结显示,国阵和希盟皆在竞选期间做出违法行为,这些不当行为显然是为了确保相关政党在选票中仍占据优势。

净选盟代主席沙鲁阿曼说:“尽管充满不当行为且选举也并非自由和公平,人民还是成功将国阵投票出局。”

再苦也要做下去!

每天工作18小时,潘俭伟也喊累了,7星期像过了半年!

潘俭伟上台致辞,一开始就喊累,因为每天清晨6时上班,直到午夜12时才下班,几乎每天都是相同行程,很久没有出席晚宴了。

潘俭伟是在周四晚(7月12日)出席雪隆汽车修理商公会41周年纪念晚宴暨新届理事会宣誓就职典礼时,如是表示。

他强调,虽然很想睡,但做得很开心,因为工作给他带来很大满足感。

他更打趣地说,进入财政部约7周,可是感觉像待了6个月。

“虽然辛苦,但有机会进入财政部,帮财政部长林冠英减轻国家财务负担,带来更多投资机会。为了人民,再辛苦都值得。”

他透露,他回拒许多邀约,但出席雪隆汽车修理商公会的活动,是因为5年前他还是默默无闻的反对党国会议员,该会邀他出席活动,因此,他再累都出席此晚宴。

森州大臣力挺政府承认统考!

森州务大臣阿米努丁支持政府承认统考文凭,认为既然政府已承认国内的华文独中,统考文凭也应受承认,不应成为课题。

他说,承认统考文凭与否是中央政府的决定,只要是好政策,州政府都会支持。

他是今日出席森州政府大厦的开斋节门户开放活动后,在记者会上如是指出。

他说,他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一些巫裔前部长、人民代议士都把孩子送入华校就读,因此他根本看不出承认统考文凭会出现什么大问题。

“现今社会已开放,我们应该把学习华文及华语视为一个机会,我希望更多马来人能讲一口流利的华语。”

他举例,在他的小甘密州选区内的小甘密新村华小,有约一半的学生是巫裔,并指在一些城市地区,甚至有巫裔家长把孩子送往补习中心学习华文。

他认为,如果忽视华文教育及不承认统考文凭,最终受损的是在华校求学的巫裔学生。

他呼吁各方以更开明态度来看待承认统考文凭,并指国内各族同在一个大家庭内,大家都应互相尊重。

巫统“神算”纳吉和安华的命运是一样的!

巫统策略通讯局料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或会锒铛入狱,这是希盟新政府政治报复的手段之一。

据《马来邮报》引述该局文告指出,如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在1998年,因贪污和鸡奸案被捕入狱一样,纳吉或会面对和安华同样的命运。

“安华在1998年入狱,希望联盟会确保纳吉有罪及锒铛入狱,这是希盟政府在实践复仇政治的优先事件。”

文告指出,现任政府并不可靠,且只是扮演“吸尘机”的角色,纠正过往的错误,却没有提出任何倡议来减轻人民的负担。

“人们对政府不满并非夸大其词,因为政府过于关注在一马发展公司(1MDB)和政联公司事务上。”

文告强调,政府是在“没有确实证据”下,把纳吉带上法庭。

林吉祥炮轰巫统我不是基督徒!

“我根本不是基督徒!” 林吉祥轰“基督化议程”指控很癫狂

林吉祥说,“纳吉主义”最荒谬可笑的体现莫过于它竟然把林冠英受委为财政部部长、哥宾星受委为通讯及多媒体部部长以及理查玛兰尊受委为首席大法官,指控为实际上并不存在的“行动党基督化议程”的证据。(档案照:透视大马)

“我根本不是基督徒!”

面对希盟将贯彻以民主行动党主导的“基督化议程”的指控,该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发表文告指出,“纳吉主义”已经癫狂,才会夸张地指控希望政府正在采纳行动党的基督化议程,但行动党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议程。

“马来西亚人民应该还对‘纳吉主义’在第14届大选前的最后一届巫统大会上的展现记忆犹新:指控我是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引发1969年5月13日暴乱、是一名共产党员、外国势力的傀儡,还有指控我主导希望联盟,并将其他的领袖如马哈迪、安华、旺阿兹莎、慕尤丁以及莫哈末沙布收编为我的傀儡和走卒,还有也说我想成为首相等等种种指控。”

他说:“我在马来西亚参政已经53年了,我不曾有过想当马来西亚首相的念头。”

他接着指出,纳吉主义愈发“癫狂”,泡制了最新的夸张指控,竟然说希望联盟政府正在采纳民主行动党的基督化议程,但事实是行动党在过去53年中不曾在任何会议上,包括行动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提出过这样的基督教议程。

林吉祥说,“纳吉主义”最荒谬可笑的体现莫过于它竟然把林冠英受委为财政部部长、哥宾星受委为通讯及多媒体部部长以及理查玛兰尊受委为首席大法官,指控为实际上并不存在的“行动党基督化议程”的证据。

“这和一名伊斯兰党领袖所宣称的,玛兰尊受委为首席大法官、刘伟强受委为首相署主理法律事务的部长以及汤米托马斯受委为总检察长已经导致穆斯林不安,同样夸张失实、荒谬和不负责任。”

他指出,那些散播行动党抱持一个基督化议程的人士都是恶意破坏者,他们无非就是想要马来西亚失败。“要相信民主行动党和我想要废除掉伊斯兰教的官方宗教地位,以建立一个马来西亚基督国实在是需要莫大的勇气,因为我本身甚至都不是基督徒!”

“民主行动党有关伊斯兰教作为官方宗教的立场是清楚和明确的,我们已经多次表达我们对基本的宪法规例的全力支持。”

“我毕生所信奉的政治信条就是,没有任何一个负责任的马来西亚政治运动是会反任何种族或宗教的,我们不可反马来人、反华人或反印度人、反卡达山族及反伊班族,我们务必要拥护马来西亚精神,还有支持马来西亚全民的基本权益,无论他们是来自哪个种族、宗教、区域或甚至是党派。”

林吉祥说,他深信假如“癫狂”的纳吉主义继续成为巫统的主导力量,巫裔对它的支持将会在数年内进一步削减。

“这是因为我不相信马来西亚人,无论他们是巫裔、华裔、印裔、卡达山族或伊班族,还会想要马来西亚重蹈过去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的覆辙,这些过往的政治手段只不过是要支撑起马来西亚的贼狼当道政权!”

巫统霸占人家的地还大声骂人!

甲洞国都花园一片绿肺地段,疑被巫统霸占15年之久,以兴建休闲中心之名,成为巫统区所。

据了解,位于国都花园9/42路的地段,巫统甲洞区部在15年前将四分三的地段兴建一间甲洞休闲中心,而且约在一年前,该休闲中心要进行重建工作,引起周遭居民抗议。

甲洞社区服务中心主任余保凭指出,该区部用“甲洞休闲中心”名义,避开敏感问题,而获得吉隆坡市政局批准兴建,可是事实上,这所甲洞休闲中心是巫统甲洞区部会所。

“从当年初建,直到2015年1月3日举办活动筹获400万令吉,声称要增添运动器材,可是至今一无所有。”

他今日联同民主行动党候任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巡视休闲中心地段时,向媒体这么指出。

他说,居民多番向市政局投诉,却不见有何行动。

余保凭说,约一年前,该休闲中心开始重建工作,却没竖立告示牌。据了解,是要将兴建少3层楼高的建筑物。

“我们要求市政局和土地局调查这片地段的拥有者和土地用途。如果不属巫统,必须把地还予人民。”

对于公众筹款,他要求巫统甲洞区部主席拿督斯里里祖安交代,否则将投报反贪污委员会。

62岁居民协会代表林丽爱透露,居协曾向政府投诉,可是不受理会。

“我们只是要求有公共场所给小孩们休息和游玩而已,难道这要求很过分?”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兼候任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杨巧双助理谢有坚也有出席,他透露,杨巧双已于3天前致函予市政局查询土地的拥有者,至今未获回复。

林立迎特别助理蔡宗荣、助理游佳豪、士拉央前市议员黄伟强也出席记者会。

余保凭(中)与谢有坚(左)及林立迎巡视甲洞休闲中心,查实土地拥有权。
余保凭(中)与谢有坚(左)及林立迎巡视甲洞休闲中心,查实土地拥有权。

林立迎:地段挂“巫统甲洞区部”招牌

林立迎透露,一直以来,该地段是挂用“巫统甲洞区部”招牌,而不是休闲中心。

他说,重建工程从去年开始,直到本届大选前就暂停。

他透露,去年2月,里祖安的妻子丹斯里玛蒂娜受委为总稽查司时,曾引起争议,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却坚持这项委任。

“我想问总稽查司,从去年2月开始,曾为我国调查什么?国债高达1兆令吉,她身为总稽查司为什么没阻止?为什么没有揭发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司公司事情,她是否还合适担任该职位?”

里祖安(右1)气色匆匆斥责余保凭等人擅闯私人地段。
里祖安(右1)气色匆匆斥责余保凭等人擅闯私人地段。

图进入休闲中心 激怒巫统党员

林立迎等人试图进入甲洞休闲中心,不料激怒数名巫统党员,引发小争执。

他与余保凭在在休闲地段召开记者会后,便进入已围起来的休闲中心,随后有数名巫统党员不满他们随意进入。

里祖安随后赶到向媒体说,该地段是给予当地各族群居民便利,作租借举办活动和婚礼等,由于活动空间不大,如今需做提升工作。

里祖安:筹款是家事。
里祖安:筹款是家事。

他指出,市政局已表明这片土地不属市政局拥有,而是发展商。

“已倒闭的发展商没把土地交给市政局。我们若要重建,就须解决土地问题才可动工。”

对于400万令吉筹款,他强调,这是家事,何须公布?

“如果想知道,就投报反贪会,我会给予解释。”

华小统考是两回事!

巫青团长拿督阿斯拉夫日前表明反对承认统考,却被网友搜出他早前接送女儿到华小上课的照片,揶揄他表里不一,一边不承认统考,一边却送孩子接受中文教育。

阿斯拉夫早前指出,巫青团不同意国家承认除了现有政府考试证书以外的证书,认为拥有和承认二至三个(考试)制度将无法建立起团结的国民身分;惟部分网友显然对这个说法并不买账。

一些网友在更搜出早前阿斯拉夫在Instagram,上载自己到华小接送女儿的照片,想以此打脸后者,部分网友更留言标签阿斯拉夫为“伪君子”。

不过阿斯拉夫随后出来灭火,强调华小和统考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他在推特上贴文解释,华小属于国家教育体系和政策的一部分,并且受到1996年教育法令的约束,相反统考则不符合国家教育政策。

“至于我送孩子就读华小证明了我不是种族主义者。”

另外,阿斯拉夫也曾于去年在Instagram上载了一个视频,里头是女儿阿兹莎书写中文和教导他简单词汇的短片,父女相处场面温馨。

刘特佐在香港被媒体大爆料!

刘特佐的香港公司晋玮金融(Jynwel Capital)如常运作,但注册名称已改为Quinton Investments。

刘特佐的母亲吴玉幼持有半山豪宅福苑一个高层单位,刘特升报住于此。图取自《香港01》
刘特佐的母亲吴玉幼持有半山豪宅福苑一个高层单位,刘特升报住于此。图取自《香港01》
(香港13日讯)一马发展公司(1MDB)弊案主嫌刘特佐,被香港媒体揭发,虽然他现在正在躲避各国单位的追捕,但其在香港金融中心中环的公司,却还如常运作,他母亲亦持有香港西半山豪宅单位,与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人民银行前行长戴相龙的女婿车峰等名人为邻!

香港著名网络媒体《香港01》报导,马来西亚前首相纳吉的一马发展公司(1MDB)贪污案中,其中一个关键人物、与纳吉继子相熟的马籍华裔富商刘特佐,持有香港身份证,港府拒绝新加坡要求引渡。

他早前离港前往澳门,消息指他已离开澳门潜逃内地。

《香港01》记者发现,他被注销大马护照后几日,急急把香港公司改名,又关闭公司网站。位于中环的公司如常运作,但职员对记者三缄其口。而刘特佐亦涉嫌在香港购买名画和钻石洗黑钱,他母亲亦持有本港西半山豪宅单位。

刘特佐(Low Taek Jho)现时行踪成谜,新加坡警方7月11日公开,曾在2016年4月向港府请求协助,按照两地之间的协议,临时逮捕(provisional arrest)刘特佐并移交新加坡,惟遭香港当局拒绝引渡。有报道指,刘和家人及随行人员,在7月7日仍在澳门。

澳门保安司司长黄少泽11日指,该名马来西亚籍人士已不在澳门。

外电报道,他已经从澳门潜逃到内地,不过《南华早报》引述内地官员消息指,刘特佐并不在内地。

杨美盈发现官员有不良文化!

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直言,她甫上任即强烈感受到部门官员唯唯诺诺的“作风”,完全是名副其实的“根据命令”行事,不敢表达意见,这种不良文化必须根除。

她在受委部长后的8至9天办公时间内,就已感受到政府部门官员唯命是从的不健康文化。

杨美盈今早到AiFM电台接受访问时说,一些公务员有时候对部长过于恭敬及依顺,无论部长是男女老少,公务员都100%跟着对方说法行事,完全没有自己的想法,这是不健康的。

她不排除过去也许是部长较年长和有经验,所以公务员都不敢作声,不敢有自己的想法,更勿论创意。

她因而决心在部门营造官员有想法有创意的文化,并指自己有年轻部长优势,有助促成这个新文化,从而让部门更加有活力。

“我希望自己提出A、B、C或D的看法后,官员可以对此发表意见或提出其他的建议,我希望听到更多新的看法,而不是我讲的,大家全盘照收。

“我希望年轻可以成为我的优势,部门会一改过去唯唯诺诺的作风,公务员能够参与提供意见和建议,让部门更加活化。”

杨美盈强调,官员或公务员参与提供意见或建议,会建立他们对发展项目的归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