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隆新高铁将亏2009亿? 首相:拿出证据来吧!

取消隆新高铁将亏2009亿? 马哈迪:拿出证据来吧

马哈迪促请国阵的前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拿出实据,证明希盟政府取消隆新铁计划,将导致政府蒙受2009亿令吉亏损。

首相马哈迪今晚促请国阵的前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拿出实据,证明希盟政府取消隆新高铁计划,将导致政府蒙受2009亿令吉亏损。

马哈迪说:“拿出证据来向我们证明,不要空口说白话。当我们(希盟政府)说政府背负的国债高达1兆令吉时,我们有文件可以证明。”

前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表示,首相马哈迪领导的希盟新政府终止“吉隆坡——新加坡”高铁(HSR)合作计划的决定,是目光短浅的行为,忽略了高铁能助刺激周边经济发展的事实。

他说,前朝国阵政府大力推动隆新高铁计划,正是因为看中它,能够刺激沿铁路地区的经济发展这项优点。

他今日发文告指出:“隆新高铁的未来发展潜能,不会逊色于连接台北及高雄的台湾高铁,以及连接东京和大阪的东海道新干线高铁”

“然而,马哈迪却认为,隆新高铁的运作无法获利,指这项短程建设耗资庞大却无法带来回酬,这其实是肤浅的看法。”

Advertisements

大马极端份子再现!极端组织:不能让非巫裔掌权太多!

阿米努丁雅亚说,地方政府选举只会让更多非巫裔和非穆斯林掌握权力。-Miera Zulyana摄-

(吉隆坡29日讯)一个穆斯林非政府组织联盟反对政府推动地方政府选举的建议,并指这项制度只会让更多非巫裔和非穆斯林掌握权力。

乌玛(Ummah)秘书处主任阿米努丁雅亚今日发表文告时说,让公众投票只会让非巫裔得利。

“若真的发生这种事,非巫裔不但会主导城市行政,且还能掌握国家财富。”

他还说,数据显示,在城市地区,非巫裔比巫裔人口多。

“非巫裔已控制经济,如今他们也将掌控城市的财政。届时,他们会否将所征收到的数十亿令吉,为伊斯兰和巫裔斗争?我没信心。”

他还说,让非巫裔出任市长,只会将巫裔推向公共房屋、寮屋区或被边缘化至郊区。

不仅如此,他认为,若非穆斯林在地方议会掌权,届时非伊斯兰宗教场所会比清真寺更多。

上周,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说,大马将在未来3年内恢复地方政府选举。

纳吉大部分的保镖和职员被政府撤走!

面对多个单位的调查之际,前首相纳吉今天透露,希盟政府已把他大部分的保镖和职员撤走。

“过去数星期以来,新政府撤走我所有的保安人员、警卫和助理,只剩下一名随扈(aide-de-camp)。”

纳吉今日在面子书发表上述谈话,并上传他逐一向他们敬礼告别的照片。

他说,他们是首相办公室或首相官邸的保镖、特别行动队伍、警卫和其他职员。

“无可否认,当我们彼此告别时,他们充满情绪,有的还哭泣。”

“我和我的家人不会忘记他们过去9年所付出的贡献、友谊和忠诚。他们有的甚至从我担任副首相时就开始为我们服务,如今将近14年了。”

此外,纳吉也敦促新政府照顾他们的福利。

大马经历独立以来首次的政党轮替,或让新加坡人有所启发。

首相敦马哈迪认为,大马经历独立以来首次的政党轮替,或会让邻国新加坡人有所启发。

他接受英国《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访问时认为,新加坡人民必定也像大马人一样,厌倦了独立以来必须要面对的同样政府和政党。

新加坡自独立以来,也是由人民行动党一直掌权至今,长达59年。

马哈迪曾于1981至2003年期间,担任第4任首相;而他于第14届大选后,出任第7任首相。

马哈迪一直被认为与新加坡的关系“水火不容”,不过,他也曾否认对新加坡存有敌意,甚至声称和已故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的关系犹如“兄弟”,两人仅会为了各自国家的利益而坚持己见。

另外,马哈迪认为,虽然希望联盟政府领袖不受种族主义影响,但基层的种族主义情绪仍根深蒂固。

现年92岁的他说,由于年事已高,所以他希望尽可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各种事项。

他重申,他之后将会交棒给希盟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只是对方需要多点耐心。

他说,安华如今已判若两人,而他也意识到事情不会按照自身的想法发展,所以他必须再有点耐心。

他强调,他在任相时期,不是位独裁者,而如今他也成功让马来西亚“再次民主”。

他说,他现在急于让马来西亚恢复昔日的辉煌,所以想抓紧时机,完成自身的任务。

林吉祥说出事实,一句话点出纳吉的“死穴”!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形容,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人生中最重大的失败,就是去相信他自己高薪聘请的顾问所撰写童话故事。

他说,纳吉並非没有意识到,一马公司(1MDB)是他的死穴,但他最后却选择相信,1MDB是可以被蒙蔽的,最后让成自己成为现代版没穿衣的皇帝。

「纳吉一直以来都活在他自己以及高薪顾问所创造出来的泡沫世界里,完全和现实脱节。」

林吉祥今日发文告说,现在回顾过来,在现今这个资讯时代,纳吉的做法愚蠢之极,他在投票日前夕,还坚信自己不但会大胜,还能带领国阵重夺国会2/3多数议席优势。

他说,在大选前,就连国会都不被允准调查1MDB丑闻的真相,而国会议员则不许针对1MDB丑闻发问或辩论。

「我自己就被冻结国会议员资格两次,两次都长达6个月,这基本上都和1MDB丑闻有关。」

为何压制一马丑闻?

他表示,本身在国会的最后一次会议中,被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视为「幽灵」。

「就连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都不被容许调查纳吉在1MDB丑闻里的角色,这就是为什么纳吉不敢接受我的挑战,公开说出公账会报告里任何有为纳吉脱罪的章节。」

林吉祥说,大马人民务必要感到庆幸,多亏他们的爱国精神和对国家的热爱,才能將马来西亚从一个失败、流氓和贼狼当道的前景中拯救过来。

「但纳吉还是应该解释,假如他真的毫无隱瞒,那么为何他在大选前,会全面压制1MDB丑闻?」

他说,国阵在第14届大选的大约730名的国州议席候选人,也与纳吉划清界线,要求前首相证明自己在1MDB丑闻上是清白的。

关丹阿亦布爹中学新校舍问题多多!赛夫丁:为学生安危 挡雨石棚需改全石灰

新校舍问题多多.阿亦布爹中学全日制无法落实

耗资1080万令吉的阿亦布爹中学新校舍竣工快一年了,至今还未获得入伙纸,并连累学校落实全日制的计划!

挡雨石棚内参有发泡胶,轻易破损。(图:星洲日报)

(彭亨.关丹28日讯)耗资1080万令吉的阿亦布爹中学新校舍竣工快一年了,至今还未获得入伙纸,并连累学校落实全日制的计划!

校舍问题包括沟渠没有沟盖、抽水马桶浮球不能操作、课室没有指示牌及以混有发泡胶的挡雨石棚等,这些问题都需要重新维修。

此外,足球场凹凸不平,学生一不小心随时会受伤。

竣工一年拿不到入伙纸

校长廖锦兴指出,新校舍于去年6月2日建峻,但入伙纸证书已经快1年还未拿到,导致新校舍还不能迁入使用,让原本要实行全日制无法落实。

他说,根据了解,新校舍还有2个条件尚未符合,分别是校舍附加费(VO)和工程延长(EOT)还未签署,让入伙纸证书才拖延至今。

他于今午接待候任德伦敦州议员沈春祥、候任英迪拉马哥打国会议员拿督赛夫丁、工程局、州教育局、市议会和消防局等人到到学校勘察新校舍时,如此指出。

他说,学校共有1900名学生,分别是上午班1300人和下午班600人,当新校舍在建峻后,校方将要落实全日制,一旦落实全日制需要52间课室,加上新校舍其实尚欠12间课室。

耗资1080万令吉的阿亦布爹中学新校舍,仍有许多建筑弊病需要重新维修。(图:星洲日报)

沈春祥(左起)与赛夫丁到学校勘察问题。(图:星洲日报)

廖锦兴(右)带着赛夫丁(左)和沈春祥到草场了解草场如何凹凸不平。(图:星洲日报)

要求承包商速解决‘缺陷’

“但至今,新校舍一直不能启用,让校方也无法落实新制度,再加上建设仍有许多的‘缺陷’,校方要求承包商能尽快解决这些问题。”

他说,校方于上周接获投报指挡雨石棚破损,并露出石棚里头是参有发泡胶感到惊讶,而今午沈春祥和赛夫丁,一起到学校了解有关事项。

“当我知道这件事时,我也吓了一跳,但经过今午承包商代表解释,其实该挡雨石棚的构造是符合规格的,同时只是作为装饰品作用,是不能承担重量。”

草场沟渠须改善

他说,校方也对草场凹凸不平感到不满,也要求承包商能填平球场,以免使用者不慎弄伤。

“另外,就是沟渠没有沟盖,这也非常危险,担心学生在越过沟渠时,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沟渠受伤。”

赛夫丁:为学生安危
挡雨石棚需改全石灰

赛夫丁指出,经过与承包商了解后,新校舍的确还有许多建设的问题,也促请承包商尽快维修及解决问题。

“我与沈春祥会关注此事,要承包商及州教育局建筑主任能,在7月15日解决上述的问题。”

此外,他说,至于挡雨石棚虽然是符合标准,但基于学校学生的安危,他也促使承包商把挡雨石棚重新拆除,改为全石灰的挡雨石棚。

所有的挡雨石棚都需要重改全石灰棚。(图:星洲日报)

沈春祥拿着破损的挡雨石棚查看当中的质料。(图:星洲日报)

让华裔重掌财长,证明新大马政府要认真改变种族政治的决心!

旺阿兹莎指出,让华裔重掌财政部一事,证明新大马政府要认真改变种族政治的决心。 -Razak Ghazali摄-

(吉隆坡29日讯)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指出,委任华裔重掌内阁最重要部门——财政部一事,证明新政府是认真要改变种族政治的意图。

不过,旺阿兹莎说,纵使希望联盟政府真的想改变,但由于马来人占多数,因此有必要解决相关问题。

“我承认这(任务)很艰难,因为土著就占多数,而多数贫困人士也是土著,或特别是马来人,所以必须要有政治意愿,来解决相关事实。”

据新加坡《TODAY》报导,旺阿兹莎表示,委任林冠英为财长,证明了希盟的决心。

“委任一位华裔财长部长,是继续前进最好的方法,这让所有种族都一体化,所以这不是‘装点门面’(Tokenism),我也不能接受。”

她表示,她也意识到脱离种族(政治),将会是一个需要长期进行的努力。

“自从试图维护‘马来主权’的巫统掌权以来,种族政治一直是它们奉行的政治。”

“但慢慢地,这国家必须走向‘全民至上’的局势,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迈入‘精英治国’(Meritocracy)的模式……每位马来西亚人都觉得这是我们的家园和国家,我们要一起重建这个国家。”

首相考虑下一步,就是要对付充满马来种族主义的国家干训局!

(吉隆坡28日讯)首相马哈迪说,希望联盟政府将研究是否废除国家干训局。他说,政府发现国家干训局与数个机构,是为国阵的利益而设。

“我们发现许多机构的成立,不是为了政府,而是为了国阵,并应用公帑支付薪金。”马哈迪也是土著团结党总裁。他今日主持该党最高理事会后,在记者会这么说。

干训局散播种族思想

团青团长赛沙迪昨日建议政府,废除国家干训局,因为它的创设已乖离正轨。

过去,在野党不断批评国家干训局不断在公共机构和学校等地方,散播种族主义思想,因而要求解散这个机构。

例如,2010年9月,时任国家干训局副总监哈敏胡先(HamimHusin)在一场巫统闭门会议中,发表种族歧视的言论,轻鄙地形容华人是“丹凤眼”(si sepet),而印度人则是“酒徒”(sibotol)。

此事曝光后掀起轩然大波,除了在野党相继抨击外,就连马华、民政与印度国大党等国阵成员党,都促请政府全面检讨国家干训局课程,并纪律对付哈敏胡先。

国家干训局的课程纲要和思维倾斜的讲师,一直引人诟病。马来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课程内容,惹来非议,凸显马来族群,忽视其他种族的贡献,甚至制造误解,在学员心中种下仇视友族的种子。

这都不是新鲜事,巫统前资深部长纳兹里多年前也承认,干训局的课程纲要确实有种族主义,其马来主权的中心思想不符合一马精神,必须调整修改。

反对党多次鞭挞干训局的种族主义色彩,认为废除该局是最佳做法,以免偏见的培训影响下一代。培训官和讲师的狭隘观点,引发后患无穷的偏见。偏见常使人误入歧途,困扰社会和带来痛苦。

朝野马来政治人物比华裔更熟悉干训局的运作。他们当中不少曾接受干训局培训,也有曾担任领导的人,如前伊党雪州行政议员哈山阿里(干训局主任)、公正党的佐哈里阿都和赛夫丁等。

干训局要调整的岂止课程内容,更重要的是思维,特别是强化马来主权的思维。捍卫和推广马来主权似乎成为干训局的主要议程,有时也以爱国糖衣包装马来主权观念。

努鲁:国家干训局长期滥用破坏团结

(槟城28日讯)公正党副主席兼峇东埔国会议员努鲁依莎说,现阶段必须有更正当的理由去废除被指破坏国民团结的国家干训局(BTN)。

她回应记者提问是否该废除该局的问题时说,干训局长久以来一直被滥用来洗脑,并未真正用以弘扬、推广爱国主义及促进国民团结,这才会出现废除该局的看法。

她今日受邀参观槟州技术发展中心时说,她也从大学中取得有关干训局的成效报告,最终都是以负面观感居多。

“我是思想较开放的人,我理解国家需要一个机构或单位来推广爱国精神及国民团结。我国也有不少类似的单位,问题只在于那些单位有没有发挥其角色,或只是用来洗脑?”

如纳吉被捕或被控,他将会用和安华一样的这招“保命”!

一名熟悉纳吉案件的律师透露,纳吉代表律师莫哈末尤索夫将使用同样的理由申请撤销检控。尤索夫曾是第二律政司,也曾在2014年净选盟3.0法庭审讯中为安华辩护。

心怀恶意。

和1998年的安华一样,纳吉肯定会以“怀有恶意”为由否认一切指控,包括一旦他在本周被捕或被控后,也一定会想尽办法撤销诉讼。

目前已经获得国家元首全面特赦的安华,也曾指控,当局于1998年逮捕、拘押和提控他的做法是怀有恶意的。

对纳吉而言,新任反贪污委员会主席苏克里上任后的发言更显示,调查纳吉像是为私仇多于公事。

在这两宗相隔20年的检控中,安华和纳吉甚至可能面对同样的检察官,使用同一个辩护团队。

一名熟悉纳吉案件的律师透露,纳吉代表律师莫哈末尤索夫将使用同样的理由申请撤销检控。尤索夫曾是第二律政司,也曾在2014年净选盟3.0法庭审讯中为安华辩护。

讽刺的是,尤索夫曾在2008年的肛交案2.0中负责提控安华。他是于2012年阿都干尼出任总检察长后,离开总检察署。

如今,尤索夫可能将和也是一马公司专案小组成员的阿都干尼杠上。据称,阿都干尼早在2015年“被退休”前夕,就已经准备要就SRC国际公司一案提控纳吉。

《透视大马》探悉,基于现任总检察长阿班迪已经被要求告假,总检察署准备委任阿都干尼出任纳吉案的检察官。

另外,律师公会前主席拉古纳(Ragunath Kesavan)也将加入检察团队,协助阿都干尼提控纳吉。阿都干尼“被退休”后,到拉古纳的律师楼实习并成为执业律师。

拉古纳将追随纳吉私人律师沙菲益的步伐,在刑事案件中出任检察官。沙菲益是在安华肛交案2.0一案中出任检察官。

《透视大马》也探悉,反贪会在盘问了纳吉两天后,已将近完成整个调查工作。

纳吉或许将成为这宗被形容为全球最大盗贼治国案件中,第一位被控上法庭的人。报道称,涉案人士从一马公司这个国家主权基金中,盗走了至少450亿美元。

如果纳吉真的被控,他也将是马来西亚史上第一位面对刑事检控的前首相。

三年前,纳吉因为涉嫌从SRC国际和岸外公司Tanore Finance Corp中分别收取4200万令吉和26亿令吉巨款而面对调查。

但调查工作没有下文。纳吉政府被指干涉和关闭了调查特工队。

消息人士透露,调查团队已经就SRC国际一案草拟了控状。67岁的北根国会议员将必须向法庭解释,为何4200万令吉的款项会辗转汇入到他的银行私人户头。

SRC国际是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子公司,于2011年1月成立,旨在发展马来西亚能源安全。但从一开始,该公司的运作就非常神秘。

一年后,SRC国际脱离母公司,并取得退休基金局(KWAP)一笔40亿令吉贷款。

2014年12月至2015年2月期间,SRC国际将一笔5000万令吉的资金转给子公司Gandingan Mentari,该笔资金接着转给Ihsan Perdana —— 一家承包一马公司社会企业责任工程的公司。

正是Ihsan Perdana将一笔4200万令吉的款项汇入了纳吉的私人银行户头。

纳吉坚持自己没有犯法,也坚持自己不清楚钱从哪里来。

预料,纳吉的辩护将会强调,一切金钱流向都是财政部、SRC国际和Ihsan Perdana个别人士的决定,而他本身并未发出任何要求汇钱的书面指示。

据悉,调查团队仍在草拟26亿令吉一案的控状,但由于该笔资金来自外国户口,因此案件更为复杂。

纳吉已经否认26亿令吉是一马公司资金,并坚持那是来自沙地皇室的政治献金。他也坚称自己已经归还了大部分捐款。

但反贪会主席苏克里上周指,该会曾派员到沙地调查并会见所谓捐钱的王子,但王子却无法提供任何证据证明钱是他捐的。

新任希盟政府已经承诺会把所有一马公司丑闻涉案者绳之以法。财政部部长林冠英也表示,会尽可能追回一马公司所流失的款项。

新闻来源:

逞英雄假厉害威胁店主酒类下架,警方终于出手了!

闯便利店要求酒类下架案 警接3投报开档调查

逾十人围在冰箱前拍摄及监督店员下架酒类。(取自网络)

(怡保28日讯)警方已开档调查一群男子闯入怡保曼锐一家连锁式便利店要求酒类下架事件。

霹雳州刑事调查主任耶雅高级助理总监说,警方总共接获便利店员工的3项投报,并援引刑事法典第448条文(闯入),传召所有涉及人士协助调查。

他说,调查报告将会尽快完成,以便呈交副检察司定夺。

耶雅今日发文告指出,本月24日下午4时15分,一群自称来自非政府组织的男子与几名曼锐村民,闯入该处一家便利店,指责该店售卖酒类。他们之前也曾促请店家不可卖酒,因为该区大部分居民是信奉回教的马来人。

“有关男子要求不可售卖冰箱里的酒类,指示店员把它全部取出,收入货仓,同时也警告工人不可以再重犯,否则他们会采取强硬行动。”

耶雅提醒公众不要“擅自执法”,以为别人违法就私自采取执法行动,反之应向有关部门举报,作进一步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