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应到了!巫统党选,印尼仔不获柔佛巫统党员支持!

(新山11日讯)备受瞩目的巫统党选党主席职选情出现震荡,如今传出柔佛巫统联委会表态不支持巫统代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竞选党主席一职,而在没有合适人选的情况下,出现支持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竞选党主席的声音。

根据《当今大马》报道,柔佛州共有26个巫统区部,目前仅有3个区部,即东南镇、埔莱以及士基央仍支持阿末扎希在来临巫统党选竞选党主席一职,其余23个区部则表明就算没有其他人选,也不会支持阿末扎希。

一张以东姑拉沙里为巫统主席候选人、莫哈末哈山为署理主席候选人,3名副主席候选人莫哈末卡立诺丁、霹雳州前任州务大臣拿督斯赞比里及巫青团前团长凯里的候选人图像,在媒体的群组内传出。

据报道,巫统柔佛州联委会认为柔州国阵在本次大选丢失政权,主因是受前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的丑闻拖累,时任巫统署理主席阿末扎希在有关一马公司弊案和26亿令吉丑闻中选择为纳吉背书,也不应再竞选党主席,否则将无法改善巫统的形象。

报道称,柔佛州巫统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卡立认为,在此艰难时刻,出身柔佛的现任巫统副主席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是挽救巫统形象的适合人选。然而,随着希山慕丁已宣布在来临党选不竞选任何职位,柔巫统才开始出现了要求元老东姑拉沙里竞选党主席的声浪。

尽管如此,已宣布竞选巫统副主席一职的莫哈末卡立仍被视为「不够资格」挑战阿末扎希,东姑拉沙里又尚未表态竞选党主席职位的时刻,柔佛巫统目前只能继续观望。与此同时,柔佛巫统人士透露,柔巫统态度强硬,即便支持任何人竞选主席,也不会支持阿末扎希。

另外,《每日新闻》报导,柔巫统署理主席兼巫统最高理事拿督阿都拉迪指出,柔巫统没有决定支持哪一位候选人竞选党职,包括主席和署理主席。

「柔巫统让基层自己决定,若有人表态说柔巫统表态支持谁,那是个人立场而非柔巫统的立场。」

此外,昨日在媒体社教群组内,流传一张以东姑拉沙里为巫统主席候选人、莫哈末哈山为署理主席候选人,3名副主席候选人莫哈末卡立诺丁、霹雳州前任州务大臣拿督斯赞比里及巫青团前团长凯里的候选人图像。

敦达因再爆料,政府发现还有很多个小的1MDB!

敦达因:何止一个1MDB?新政府发现很多小1MDB

(吉隆坡11日讯)政府资政理事会主席敦达因揭露,马来西亚有许多机构和公司如同“迷你版”一马发展公司,面对巨大亏损。

他接受“彭博社”访问时说,这些“迷你版”的一马发展公司,包括政联公司和政府机构。

他透露,亏损巨额让他感到惊讶,目前正在收集相关资料。

“若你综合所有(亏损),数目非常大。”

在新政府上台后,尽速调查一马发展公司弊案,财政部翻阅“红色档案”,陆续揭露更多前朝政府的商业弊端。

新政府成立的资政理事会成立后,不断与政府机构及政联公司开会,达因从中取得第一手资料。

他说,他不确定这些主管是否受到委托管理机构或政联公司,但所花的每一分钱都必须运用得当,不应出现滥权。

近期,许多政联公司的总执行长都相继辞职,达因说,政府将通过公开招标,同时鼓励政委官员辞去政联公司的职位。

政府新改革:首相不兼任财长

另一方面,达因接受马新社专访时说,政府进行改革,确保首相不兼任财长,旨在避免利益冲突,以及一马发展公司案件重演。

他说,首相委任林冠英成为财政部长,此举获人民欢迎。

“一旦首相兼任财长,就会失去制衡,可以任意妄为,无人可以挑战他,这是为何我们说,这个职位应该分开,因为这是重要职位,须确保没有利益冲突。”

他指出,在多数先进国和发展中国家,都不会有首相或总理兼任财长职的现象,大马是极少数国家例外。

询及如何确保未来的首相不兼任财长职,他说,须有能够向财长问责的强大内阁,若首相兼任财长,没有人能够批评和制衡他。

该来的终会来!509大选亚依淡之役,刘镇东入稟高庭挑战选举成绩!

经多日沉淀,在509大选以303票饮恨亚依淡之役的行动党亚依淡候选人刘镇东决定在明日入稟新山高庭,挑战亚依淡国席於第14届全国大选的选举成绩。

这也是继行动党金马仑高原国席候选人马诺嘉兰在6月5日就金马伦大选成绩入稟选举诉讼以来,行动党正式提出的第二起选举诉讼。

刘镇东早在5月20日透露,已把亚依淡国席的选举个案交由律师拿督杨映波研究,若有足够基础,他將会在大选成绩公佈於宪报的21天內提出选举诉讼。

刘镇东在亚依淡之役仅以303票的微差票落败,不敌国阵亚依淡国会选区候选人拿督斯里魏家祥,让马华惊险保住最后一个国会议席。

根据选委会发表的文告指出,该会已在5月28日將第14届全国大选成绩在宪报上颁佈,不满国席或州议席选举成绩的人士,可依据1954年选举罪行法令第38条文,在大选成绩宪报颁佈的21天內提出上诉。

火箭以身作则捐钱救国,林吉祥质问国阵是否也效仿?

希望基金上周五突破5000万令吉大关后,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今日宣布,42名行动党国会议员将捐献逾21万令吉予希望基金。

林吉祥今日发文告表示,每名国会议员将捐款5000令吉,有者捐出更多款额,以协助国家度过债务破兆的难关。

他指出,希望基金承接了马来西亚人民不分彼此的爱国情操。

他说,没有人期待希望基金的筹款足以用来清还1兆令吉国债,但马来西亚人民却可透过希望基金来表达爱国情操。

林吉祥追问,国阵或巫统国会议员是否也会捐款给希望基金。

他指出,国家当下困境,正是前朝政府的盗贼统治所致。

“我要问巫统或国阵国会议员,是否会捐钱给希望基金。”

他希望马来西亚的媒体和公民社会能茁壮成长,深耕民主,同时也期待能够出现一个有效率和具建设性的在野党。

不过,他语带嘲讽地表示,国阵巫统过去所种下的恶果,并非是一句含糊带过的道歉就能敷衍了事。

“我不要国阵巫统消亡,不过,若有人想着国阵巫统政府曾犯下巨大和背信的罪行,使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的盗窃统治,让人贻笑大方,能就此轻轻带过,轻易获得原谅,这种想法未免过于天真。”

一天签约惹的祸!反贪会突击大马旅游局!

一天就签约 挪用1196万 反贪会突击大马旅游局

(吉隆坡11日讯)大马旅游促进局总监拿督斯里米尔扎指出,基于反贪污委员会已经到该局带走相关文件,以调查该局只用一天时间仓促与一家本地公司签署合作备忘录一事,因此拒绝进一步评论。

“你应该向反贪会询问此事,因为他们已经取走文件,进行研究。

他今日到Ilham大厦向资政理事会进行闭门简报后,受到媒体追问时,如是指出。

他说,此次简报提及如何推动旅游业,及该局对旅游业未来的展望。

大马旅游促进局前主席黄朱强早前在部落格撰文指出,今年5月6日,大马旅游促进局向Geeko Tech有限公司,支付了1196万3160令吉,但据消息透露,旅游局当时凑不足这笔钱过账,就从2018至2020年大马旅游年运动的宣传拨款中挪用。

他也揭露,旅游促进局只用一天时间,就仓促与一家本地公司签署合作备忘录,透过中国腾讯宣传大马旅游。

他在部落格撰文指出,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的5月6日,大马旅游促进局向GEEKO TECH有限公司(GEEKO)支付了1196万3160令吉,可是根据消息人士透露,旅游局当时凑不足这笔钱过账,就从2018至2020年大马旅游年(Visit Malaysia 2018–2020)运动的宣传拨款中索取。

他说,由于旅游局的小拿破仑发挥了本身小拿破仑智慧及使用“创造型账目”方式,才成功地将这笔付款转账。

他揭露,今年4月4日在吉隆坡一家酒店,旅游促进局与腾讯控股有限公司合作,打造5分钟旅游短片以吸引中国游客游马,以及协助推动大马精明旅游4.0计划,出席嘉宾包括时任文化及旅游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及旅游促进局主席拿督萧家伟。

“当天仪式过后,并没有任何报纸报道有关该局与GEEKO,签署了一份数码销营合约,并涉及一笔价值9969万4000令吉的初步交易。”

他说,GEEKO TECH私人有限公司则成立于上述推介仪式前的约4个月,即2017年11月6日。

他也说,今年4月,在进行了一项国内酒店服务业的资料收集与研究工作后,当局过账了130万令吉给GEEKO,而Delloitte也准备展开250万令吉的研究工作,但由于国阵在选举中落败而造成研究被搁置。

他表示,一个报价谘询及评估委员会按照程序,与GEEKO会了面,以便进一步评估GEEKO提供的建议书。

他说,纳兹里及萧家伟于今年4月4日下午推展了该计划。

合约条文不符标准

黄朱强也出示一份由总监米查签署的信函,即为期2年总值9969万3000令吉的数码销营合约。

他披露,今年4月4日,米查代表了旅游局与GEEKO签署了快速合约,对方的代表为伊丽莎白.简(Elizabeth Ken),这名简小姐并不是GEEKO的董事,只持有GEEKO一股。

“合约其中有条文列明,旅游局无权取消该份合约,这种模式并不符合政府合约的标准,因所有政府合约都必须列明终止条款。”

若人民愿意,我可继续任相。但不知自己能撑多久?

敦马哈迪:愿任相若是民之所望“但不知道能撑多久”

他周一在第24届亚洲未来国际大会上,致词时说,他已成为世界最年长的首相,并打趣说若他到了95岁时仍担任首相,这将会成为一项纪录。

(东京11日讯)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说,他愿意担任首相一职,如果这是民之所望或只要他们仍需要他的服务。

“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不知道我能撑多久,两年之后我就95岁了。”

他周一在第24届亚洲未来国际大会上,致词时说,他已成为世界最年长的首相,并打趣说若他到了95岁时仍担任首相,这将会成为一项纪录。

他强调,为国家服务是他所关心的事。

“若这是人民希望我做的事,我将满足他们的期望。”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特派:侯雅伦·2018.06.11

政府严打贪污,总警长或被撒换!

希盟政府成立甫满一个月,政府高官频频出现调职或辞职的情况,继总检察署及反贪会等出现高层大地震后,有传震波將「殃及」警队高层,全国警察总长丹斯里弗兹可能隨时被撤换!

除了弗兹面临被撤换的命运外,武吉安曼警察总部的3大特遣精英队伍即特別技术情报肃毒组(STING)、特遣精英部队(STAFOC)及反风化、肃赌及反私会党特遣部队(STAGG)也將面临解散的危机。

据消息指出,政府是为了可以更有效管治警队內部运作及杜绝贪污滥权的情况出现,加上要精简人力,提升工作效率及改变警队形象,因此而做出如此安排。传警队高层大地震 全国警察总长可能被撤换

据悉,这些大幅度的警队调动情况,將会在开斋节过后正式「启动」,而首当其衝的正是去年甫受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所委任的警队一哥弗兹。

本报记者今日针对此消息向武吉安曼公关部主任拿督阿斯玛华蒂及弗兹本人作出询问时,阿斯玛华蒂表示,警方目前仍未有任何正式相关调职的通知,而弗兹则截至今早11时仍未有任何回应。

贵为财政部长的林冠英,身家财产大公开了!

4部长公布财长状况

目前,已经有4名部长公布最新财产状况,即财政部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以及来自诚信党的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农基部长沙拉胡丁和卫生部长祖基菲里阿末。

槟州政府于4月公布行政议员及州议员的财产显示,林冠英所持有的产业包括280万令吉(贷款210万令吉)的宾鸿路洋房,2间位于马六甲的店屋,分别是购价43万5000令吉的联名产业以及购价53万令吉的店屋,皆已还清贷款。

此外,林冠英也持有8项股票和信托基金及55万3592令吉的定期存款。

有关的资料可在槟州政府官网www.penang.gov.my“热门议题”中查阅。

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是诚信党主席,他在3月的希盟潜在候选人与Invoke签署协议仪式上,连同130名希盟潜在候选人公开各自的财产。

资料显示,他的净资产为68万8000令吉,他共有4间房产及一片土地,总价值为75万8000令吉,唯一的债务是雪邦房产的贷款7万令吉。

他的储蓄现款为5000令吉,定期存款有10万令吉、朝圣基金局储蓄有600令吉,总数为10万5600令吉。

他也分别在兴业信托单位(RHB Unit)投资20万令吉及友邦保险投资2万令吉,总数为22万令吉。

他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及珠宝、艺术品等。

至于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以及策略局主任祖基菲里阿末截至今年1月31日的净资产,分别为74万570令吉以及198万4050令吉。

有关的资料也可在invoke网站https://invokemalaysia.org/en/asset-declaration-akujanji查阅。

每月收入基金取代BR1M!解决低收入问题远比达先进国重要!给予低收入阶层全面的援助!

考虑设每月收入基金取代BRIM 达因:解决低收入问题远比达先进国重要

达因并不排除,如果政府能够有效地进行投资,相信会有足够的收入协助低收入阶层。(透视大马:档案照)

一马援助金是否会走入历史?前财政部长达因揭露,政府正考虑设立每月收入基金取代一马援助金,给予低收入阶层全面的援助。

根据《彭博社》报道,身为元老理事会主席的达因指出,去年政府共花费370亿令吉提供津贴、援助和拨出一马援助金,这笔款额可以用作设立每月收入基金,让更多低收入基层受惠。

他认为,每年的巨额补贴是严重的浪费,可是这却必须持续。

他并不排除,如果政府能够有效地进行投资,相信会有足够的收入协助低收入阶层。

今年共有7百万人领取一马援助金,而拨出的数额达到61亿2千万令吉。

首相马哈迪已经阐明将会以生活援助金取代一马援助金。

达因透露,目前元老理事会正研究一个更具包容性和持续性的机制,确保能够锁定目标,让更多低收入阶层获得援助。

“解决低收入阶层面对的问题,远比达到高收入国的目标更重要。因此,就算我国能够达到高收入的目标,可是却有多达700万人要领取援助金,这是没有意义的。”

他说:“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在国家富裕之际,人民的福利也必须获得照顾!”

刘特佐,看你还可往哪里逃?敦马强硬手腕让刘特佐无所遁形!

刘特佐可往哪里逃 马哈迪强硬手腕让刘特佐无所遁形

在面对连串的狙击行动,刘特佐在短短的48个人小时内,就通过律师与反贪会进行联系,承诺将会协助SRC国际案件的调查。(图:法新社)

没人可以搞定刘特佐,那可不一定!在首相马哈迪的强硬手腕下,预料年轻富商刘特佐将会乖乖就范现身协助调查SRC国际公司案件。

在马哈迪于5月10日宣誓出任首相职位后,就收到来自刘特佐的信函,尽管尚无法得知信函的内容,可是如果刘特佐以为只是依靠一封信函就可以“打发”马哈迪,这样他就大错特错了。

在一马发展公司的课题上,希盟政府毫不放松,反之更激进跟进一马发展公司案件,其中反贪会发出文告急晤刘特佐协助调查就是最佳的证明。

与此同时,在反贪会发出文告后,新加坡政府也发出声明早在两年前已经向刘特佐发布红色通缉令。

在面对连串的狙击行动,刘特佐在短短的48个人小时内,就通过律师与反贪会进行联系,承诺将会协助SRC国际案件的调查。

来自政府的消息告诉《透视大马》,政府冀望可以获得刘特佐的配合,鉴定一马发展公司被挪用的资金在国外购买的资产,同时也要确保资产可被索回。

可以确定的是,刘特佐的代表律师已经与反贪会进行联系,惟无法确定刘特佐会在海外或是透过通电或电邮与反贪会进行配合。

不过,大马政府已近作好准备聆听刘特佐叙说一马发展公司的来龙去脉。

目前,尚未无法得知刘特佐深处何地,不过有人曾看过他出现在泰国、香港、澳门、中国和中东等国家。

尽管首相马哈迪承认知道刘特佐的“藏匿点”,可是知道藏匿处于要拘捕他是两回事,毕竟我国政府在刘特佐身处的地点并没有引渡权力。

就算,刘特佐身处在我国具有引渡权的国家,要将他引渡回国也需要冗长的时间,这包括索回挪用一马发展公司资金购买的资产。

因此,反贪会与执政府唯一能,就是与刘特佐进行联系,并透过他索回所有挪用一马发展公司资金购买的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