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祖籍是福建!农长过个不一样的开斋节!

母亲福建籍贯 农长开斋华巫一家亲

农长沙拉胡丁在面子书贴文,分享他在住家与到贺的华裔亲友共庆开斋。

(新山18日讯)华巫一家亲!拥有华裔血统的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沙拉胡丁昨日在笨珍丹绒比艾的住家办开斋节茶会,与到贺的华裔亲朋戚友乐也融融,共庆佳节。

沙拉胡丁的母亲是华裔,这是他担任部长后首次在家乡笨珍丹绒比艾的住家举办开斋节茶会,约有1000名地方领袖及各族民众到访祝贺。

也是诚信党署理主席的沙拉胡丁今日接受《南洋商报》电访时说,他母亲现年75岁,籍贯为福建,母亲的兄弟姐妹每年都会在佳节时拜访他一家人,昨日也有10余名华裔亲友来贺,也互相赠礼。

谈到今年开斋节愿望,他说,大选后的政权和平移交,国人能以马来西亚人身分和谐生活,没有种族课题被挑起,而在他的家中,不同宗教与种族的亲友可在同一屋檐下共庆开斋节。

马云与林冠英“偷偷”见面的一晚!两人更一起吃牛肉面!

阿里巴巴集团创办人兼董事主席马云说,他昨晚晚与财政部长林冠英会面,两人更在大排档聊至凌晨。

“他邀请我到槟城。昨晚我们在吉隆坡一家卖牛肉面的大排档谈到凌晨2时。我告诉阿里巴巴团队,我们这次来就是为大马带来更多就业机会。”

根据《星洲日报》报导,马云接受本地媒体联访时指出,阿里巴巴在中国创造了3600万个就业机会,而吉隆坡不仅是个国家的枢纽,更是一整个区域的枢纽。

“当然,如此庞大的商业来往肯定存在问题与挑战,有什么大生意是没有问题的呢?这不可能。”

随后,他还鼓励大马人投入开放物流,而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务也希望成功培训及开创属于大马的菜鸟及支付宝,因中国的菜鸟和支付宝是不会来到大马。

財政部长林冠英欢迎阿里巴巴集团继续兑现对大马的承诺,也感谢阿里巴巴集团渴望与新联邦政府合作,促进新投资、为国人创造就业机会和经济机会。

他相信,隨著大马设立首个在中国海外设立的世界电子贸易平台(eWTP),以及数码自由贸易区(DFTZ),能鼓励更多大马中小型企业家参与电商和增加出口量至全球。

林冠英今日出席阿里巴巴集团开设马来西亚办事处开幕礼上,如此表示。

他祝贺阿里巴巴集团在马来西亚开设办事处,並认为这是马中友谊的辉煌象徵,以互相尊重和互利为基础,对两国政府、经贸和人民的合作是个好的徵兆。

他指出,阿里巴巴和马云在我国可谓家喻户晓,尤其是经常淘宝购物的国人,以及使用天猫平台的出口商。

他希望,淘宝和阿里巴巴在2016年收购的LAZADA购物网站能提供一个简易的平台,让大马中小型企业家可销售他们的產品。

双剑合璧出击!!反贪会之后,这次轮到警方出手对付纳吉了!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8日讯)全国总警长秘书处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组预料将在近日传召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录供以协助调查一马发展公司案件。

此外,据消息指出,警方上周搜出的40个名牌包包已完成初步品牌分析,包括罗伯特.卡沃利(RobertoCavalli)、香奈儿(Chanel)、凡赛斯(Versace)、古驰(Gucci)、路易威登(LV)、普拉达(Prada)、L a n g M a r k s、意大利名牌S a l v a t o r eFerrogamo、宝缇嘉(Bottega Veneta)、西班牙精品Bodega、Ghribi及等等。

仍在估算包包价值

据知,警方还在估计这些包包的价值,这是因为所起获的包包各有不同,加上包包会随着时间增值及贬值,因此警方需等专家鉴定后才能公布价值。

根据警方消息指出,随警方上周一连续搜查2间相信是纳吉的安全屋后,警方预料将在近日完成初步调查后传召纳吉录供助查。

针对为何警方至今尚未传召纳吉录供,警方消息指出这是因为警方尚在深入调查此案,而反贪污委员会早在2014年已经着手调查此案。

“根据警方程序,警方在搜证后将会陆续传召涉案者录供,包括纳吉在内。”

警方消息指出,警方搜查的两间安全屋相信和纳吉有关,这两间单位在一年前空置,专门存放物品。

警方在上周一(11日)派出十多名警员连搜2间位于布城的住家单位,其中一间曾是纳吉机要秘书丹斯里苏克里的住家。

根据记者现场观察,2间住家空置很久,屋内放满盒子及物品,警方在搜查后派出警员24小时驻守以禁外人进出。

一马案件即将上演,总检察长迎战纳吉的地表最强律师团!

1MDB案即将“上演” 控辩律师团强强对战

(吉隆坡18日讯)一场精彩绝伦的“律政剧”或将在大马上演!

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是大马近年最受瞩目的案件之一,随着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指政府已有足够证据,提控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与夫人拿汀斯里罗丝玛,控辩双方的律师团队已引起外界关注。

据《星报》报道,拥有丰富商业和资产索回诉讼经验,曾被国际知名刊物《亚太法律500强》长期遴选为大马顶级诉讼律师之一的汤米托马斯,在这个时期受委总检察长,负起彻查1MDB的重任。

据了解,汤米托马斯有逾40年企业和商务律师背景,曾处理多宗公司债务与资产回收案,包括代表大马证券委员会起诉“瑞士共同基金”(Swisscash)投资欺诈案。

值得留意的是,担任1MDB特别调查队成员的前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也是焦点人物之一;他曾着手处理数宗著名的提控案件,包括起诉沙巴前副首长丹斯里百林吉丁岸、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鸡奸案及极端组织奥玛乌纳劫军火案等。

纳吉聘美顶尖律师团

1MDB课题缠身的纳吉,重金聘请多名美国顶尖律师,组成“最强律师团”以对抗检控团队。

报道指出,纳吉这支律师团队料将由美国前总检察长约翰阿什克罗夫特所领导,成员包括著名诉讼律师大卫博伊斯及纽约前检控官马修史瓦哲。

阿什克罗夫特是布什担任美国总统时期的总检察长,并在2001年美国经历9·11恐袭事件后,领导美国司法部渡过艰难时刻;他在卸任后成立“阿什克罗夫法律事务所”,继续在美国司法界发挥影响力。

消息指出,该律师团根据“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将纳吉注册为客户,并注明纳吉为“海外委托人”;纳吉之前也有聘请两名本地律师哈柏星及阿迪慕都兰,两人请辞后改由前律政司拿督莫哈末尤索夫接手。

罗丝玛未聘外国律师

相比之下,罗丝玛并未聘请外国律师,其律师团队包括在应付欺诈和贿赂案有丰富经验的本地律师拿督古马仁德兰及擅长处理法律事务的拿督吉旦兰文森。两人在本月初,陪同罗丝玛前往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录取口供,助查1MDB弊案。

大马年轻富商刘特佐目前下落不明,其律师团队虽不明朗,但他曾聘请英国律师罗宾拉梅担任发言人,后者在近期发电邮至反贪会,要求官员到迪拜见他,以助查1MDB案件。

大马律师公会主席佐治华鲁受访时说,根据宪法,即使在马涉案,只要该案涉及外国司法,纳吉和刘特佐有权依据个人选择,聘请本地或外国律师作为代表。

他续说,外国律师必须符合1976年法律专业法令的要求,取得在国内执业的指令。

多个法律领域“对战”

法律专家认为,1MDB弊案涉及者聘请外国顶尖律师的举动,将掀起由多个法律领域的“律师战”。

资深律师拿督菲洛斯胡先受访时说,涉案人物在聘请本地律师的同时也聘请外国律师,将造成多个法律领域同时进行“法律对战”。

“不过,如果当事人仅针对美国司法部议题寻求美国律师协助,则与大马法律无关。”

他透露,部分律师仅受聘针对案件提供部分策略,尤其是处理高知名度案件,聘请费将依据案件参与程度而定。

该来的终会来!蒙古女郎父亲已经杀到来大马了!

蒙古女郎阿旦杜亚父亲沙里夫会在明日下午3时,会见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

沙里夫代表律师蓝卡巴星接受英文《星报》访问时指出,沙里夫此次前来,商谈有关新政府或重开档案调查蒙古女郎阿旦杜亚被谋杀案件。

他说,如今大马政权交替,或他们会考虑重新开档调查此案。

2006年10月8日,一名样貌姣好的28岁蒙古女郎千里迢迢来马寻情郎,10月19日离奇失踪。

蒙古女郎失踪后,她的2名友人一星期后到吉隆坡金马警局报案,同时也向蒙古驻泰国大使馆求助,但蒙古女郎依然毫无音讯。

直到2006年11月6日,警方在雪州莎阿南打昔梳邦水坝森林处,发现支离破碎的女性骨骸、头发、疑是属于人类脊椎骨,还留下一摊苍蝇围绕、发臭的黑色污迹。警方查证骨骸,证实是失踪了接近一月的蒙古女郎阿旦杜亚?阿美娜?阿都拉。

警方证实凶徒是用C4炸药对阿旦杜亚下毒手,并选择了一个外人都不会到来的荒山野岭行凶。

炸尸地点距离大路大约2公里,除了首500公尺路轿车可驶入,其余的路段就必须驾驶四轮驱动车才能进入。现场有一个明显凹下被烧过的土坑,凶手用手榴弹定位在女死者身上再将她炸死,炸药威力相当惊人;C4炸药是美国最有代表性的塑性炸药,而且不是一般人都能得到的爆炸物。

自己党员涉嫌贪污,他大义灭亲举报反贪会!

土团党青年团长赛沙迪就其同僚被指滥权,在多个斋戒月摊位牟利事宜,向反贪会报案。

“若发现我或他(土团党武吉免登青年团长诺希山)犯错,那么土团党和反贪会对付我就足够了,因为这是严重的事情。”

赛沙迪今午5时10分前往布城反贪会总部报案,接受媒体访问时如是指出。

他说,不论谁最终有罪,他都希望警方和反贪会立即采取行动。

据了解,诺希山(Mohd Noorhisyam Abd Karim)也因斋戒月摊位牟利指控,今日前往金马警区报案,以示清白。

根据《当今大马》报导,报案书显示,诺希山驳斥外界指控,并表明愿意配合警方、反贪会与吉隆坡市政局的调查。

“我为此报案,以否认外界指控。这也有助当局调查若干人士,包括媒体的指控。

“这是为了让洗清我、土团党和行动党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的名誉。”

根据网上流传消息,市政局发出80个位于市中心的斋戒月摊位予诺希山。

这80个斋戒月摊位设于富都(Pudu)迈丁超市外,摆至印度清真寺(Masjid India)外围,可开9天。

市政局向诺希山征收6238令吉费用,包括每个摊位执照费用180令吉(每天20令吉)、空间费用及清理费用。

不过,一些商贩指控,诺希山透过中间人以每个约5000令吉的价格把相关摊位出租。

诺希山则否认收取额外费用,牟取私利,声称收取的费用仅有6238令吉,即市政局所要求的执照费、空间费及清理费。他补充,这6238令吉是所有80个摊位的收费。

巫统党争,三个候选人都是“奸产”!被开明律师轰炸到一文不值!

网络红人兼著名律师阿兹哈哈仑认为,在3名巫统主席候选人中,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最有可能胜出。

他盘点3名候选人即东姑拉沙里、巫统代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以及巫青团长凯里的性格以及胜算,得出上述论点。

他认为,阿末扎希其实就代表着旧一派的巫统,粗暴又傲慢,但这也是导致巫统今日沦落的原因。

“阿末扎希在巫统却是最难以被打败的那种人,他与纳兹里(巫统最高理事)是同一脉的,他会狠狠地斗争,不惜一切。”

阿兹哈在脸书撰文说,巫统老一派“诸侯”以及决策人依然会支持阿末扎希,因为他们坚持以民主主义的右翼思想为中心,也在巫统享有特别的地位。

他认为,与阿末扎希比较,凯里则极端地相反。

“凯里是毕业于牛津大学的年轻人,他虽然没有阿末扎希的博士学位,但他更加务实与聪明,他的英文也比阿末扎希好。

阿兹哈觉得,如果巫统由凯里领导,将会更加开明与进步,然而在巫统党员的内心,凯里始终不够巫统。

“所谓的‘不够巫统’,是巫统的一种术语,意思是指不够‘马来人’及不够‘伊斯兰’,这种人在巫统是会被变成‘被上苍遗忘的人’。”

他补充,“不够巫统”的人,在巫统会面对不被信任以及不妥协的困境。

他以曾是巫统最高理事的赛夫丁阿都拉为例,指赛夫丁还在巫统的时候,是提倡公平与有原则的政治,但这样的好人在巫统党选输掉,就是因为他“不够巫统”。

“相同的,我觉得这就是凯里的致命弱点,真的很不幸。”

至于东姑拉沙里(昵称姑里),阿兹哈指东姑拉沙里有天生的优势,那就是他是一个王子,而巫统总偏爱王子或王族。

“在巫统,来自王室的领袖被称为贵族,如果不是王室成员的话,就会自称英雄。”

他说,东姑拉沙里有倾向开放与先进思维的潜能,因为他有时也会主张自由、民主、公正与公平。

“但他过后又会跳入马来特权与加强伊斯兰的池沼,两边都驾驭自如,这种人在巫统很吃香,同时也无法被定型,有不同人格诠释的空间,根据不同的环境需要而转变。”

他举例,如果东姑拉沙里人在中华总商会开会,他可能会说:“在大马,每个人都享有权益,包括华人。”

“但当他在巫统大会上,他可能又会说:神圣的马来权益必须被捍卫,必要的话,流血也在所不惜。”

因此,阿兹哈结论说,与阿末扎希以及凯里的两种极端性格比较,巫统党员可能选择折中,所以东姑拉沙里可能会在巫统党主席之争中胜出。

Who will win the UMNO Presidency?

The 3 candidates for UMNO Presidency represent three different approaches of UMNO post GE14 that may determine UMNO’s own survival within the context of political relevance in the era of New Malaysia.

The three – Zahid Hamidi, Ku Li and KJ – however, share two common traits that was apparent from their public statements pre-GE14.

Firstly, all of them loyally supported and propped up Najib Razak despite clear evidence of corruption and abuse of power that had disillusioned the majority of Malaysians and caused deep seated enmity even from within UMNO itself.

Despite clear and obvious signs of discontent among Malaysians, all three of them kept on supporting Najib Razak, actively giving him the impression that the Emperor’s new dress was all glitter and glams, ignoring a very ugly nakedness of which the whole world, except within UMNOvilles, had to endure with painful grimaces.

In KJ’s own words, they took their version of Kool-Aid and paid the price, albeit, too late a realisation to make any difference.

Secondly, all 3 of them had ridiculed DrM and Pakatan pre-GE14. But that is what politicians do. Nothing is extraordinary about that. Zahid though followed that up by visiting DrM post- GE14. Awesome stuff.

Outwardly, Zahid Hamidi represents the UMNO of old, the thuggish arrogance that helped to overthrow UMNO from its laurel and into the abyss of political darkness that it is in right now. But, Zahid being the one that has, within UMNO, gone to the proverbial hell and come back alive and better, would be a really tough nut to crack. He is from the Nazri Aziz’ school of refinement. He would fight hard and would stop at almost nothing.

The old warlords and power-makers might still support Zahid. The old, tried and tested ethnoreligio-centric and right-wing mantra, after all, still have a very special place within UMNO.

On the extreme opposite of Zahid’s political posturing is KJ.

Here is a young man from Oxford. He doesn’t have a PhD like Zahid, but is clearly more articulate and intelligent by comparison. His English proficiency is way better than Zahid’s (who would forget the calamitous UN speech delievered by Zahid – OMG!).

In KJ is a face of new UMNO. A more liberal – if ever that was possible – and progressive UMNO. A more intelligent and more- substance-than-form UMNO.

I would make no secret of my hope that KJ would win the UMNO Presidency. Because an UMNO under him would be a great counter-balance of traditions and progression.

But, deep from within UMNO, the likes of KJ is never “UMNO enough.”

Not UMNO-enough – the phrase that describes a certain level of non-acceptance in UMNO lingo. It’s like KJ is not Melayu enough, not Islam enough and hence, not UMNO enough. in UMNO, this is a state of being in a God forsaken place that is neither here nor there.

And when you are in this position in UMNO, there is a certain level of distrust or intolerance that you suffer from.

One of the prime example of not-UMNO-enough was Saifuddin Abdullah. Known for his conviction for fair play and a pricipled political existence, he was by far one of the most progressive UMNO MP. Despite being popular and generally seen as a good man, he lost his Supreme Council contest, simply because he was not UMNO-enough.

The same would, I think, prove to be KJ’s Achilles heel in this contest. Most unfortunately.

Enter Ku Li.

He is a prince. First thing first, UMNO loves princes and royalties.

Even when a chosen leader was not a prince or royalty, UMNO would paint that leader with a tinge of “royalness”. They would call him an “aristocrat.” A certain ex-leader was called exactly that although he was neither a prince nor a royal, albeit the fact that he called himself a “pahlawan.”

He is neither here nor there. Too much of a politician to make any real impact, policy or action wise.

He may one day drift into liberalism and progressiveness, saying something right about freedom, liberty, justice and fairness.

On the next day he may jump into the “hak Melayu” and “mertabatkan Islam” pond. Quite comfortably.

And both in very believable fashion.

UMNO loves this.

Because it is non-conviction at its best. It leaves room for interpretation. And a change of stance, if needs be, later.

Ask Ku Li what he thinks of Malay rights at a Chinese Chamber of Commerce meeting and he might say:

“Everybody has a right in Malaysia. The Chinese do too.”

Ask him the same question at an UMNO General Assembly, and he might say, “the sacred Malay rights must and will be protected with blood, if necessary.”

You just have to love him.

Faced with two extremes that is Zahid and KJ, UMNO would opt for the middle path. The path that has a very thin line between indecisiveness, pragmatism and just plain wishy-washy.

Ku Li, I think, will win the Presidency.

And I say that with no disrespect meant for both Zahid and KJ.

93岁强悍的敦马,就连马云也佩服我国的首相!(内附视频)

中国阿里巴巴集团创办人兼董事局主席马云说,他是受大马多媒体超级走廊(MSC)启发,而开启全球电子商务平台。

马云今日在阿里巴巴集团位于吉隆坡孟沙南区的办公室,在开幕礼致词时说,他对首相敦马哈迪第一次拜相时,所提出的多媒体超级走廊印象深刻。

“所以,是大马启发我创立阿里巴巴集团,今早,我感谢马哈迪给予的灵感。”

“那一天,我翻开报纸,阅读到一则新闻,即马来西亚将设立多媒体超级走廊。当时,我的心想‘哇,这是个天才的构想!’,当时谁会有这种想法想要设计多媒体超级走廊?

“1997年,我对中国人说‘既然马来西亚能够做到(设立多媒体超级走廊),为什么中国不行?’。”

马云也说,将电子世界贸易平台(ewtp)的首个海外落足点设立在马来西亚的原因,也就是马来西亚早在20年前,就已经有了多媒体超级走廊。

多媒体超级走廊是于1996年2月12日由时任首相马哈迪正式推介,当时该计划旨在于加快实现马来西亚“2020年宏愿”,以便让马来西亚于2020年能够从开发中国家挤身进入先进国家。

另外,马哈迪说,他与马云会面时,对许多课题有良好的意见交流。

他在其官方推特说:“我们对广泛课题有良好的意见交流。”

马云今日到马,为吉隆坡孟沙南区的马来西亚阿里巴巴办公室主持开幕。他说,正是马哈迪提出多媒体超级走廊的想法后,自己才受到启发,最终创立阿里巴巴集团。

“我当时(1997年)在读报纸,看到有关多媒体超级走廊的新闻。我觉得,‘哇,这是绝妙的点子’。”

“(我想)若马来西亚能这么做,为何中国不能?为何我不能为自己这么做?”

前朝主子垮台后,亲国阵媒体得到重大挫折!

前朝主子垮台后失势 亲国阵网媒纷纷裁员或倒闭

点击进入《Antarapos》网站,可发现一张显示“工程进行中”的图片告示,并呼吁读者垂注即将来临的“大改革”。(截图:Antarapos网站)

509大选后,媒体衰荣百态尽显,这边厢亲希盟的网络媒体鸡犬升天,那边厢由前朝国阵所创立的网媒们,则面临树倒猢狲散的窘境。没了以往丰厚的金援,亲国阵网媒不是逐一倒闭,就是被迫裁员缩幅挣扎求存。

在国阵执政时代,这些由国阵或巫统培植的网络喉舌,分别是从巫统的“新媒体”部,抑或首相署下的“特别事务局”(JASA)获得拨款及各种津贴资源。

曾经风光一时的亲国阵网媒,不但自由出入官方场合、成员党活动采访大人物,还获得多媒体及通讯委员会(MCMC)的注册,并且得到通讯部发出的灰色网媒采访证。

《透视大马》探悉,其中一个被关闭的亲国阵网媒正是《Antarapos》,如今点击进入其网站,可发现首页仅显示一张“网站建设中”的图片告示,并注明“将有‘大变化’来临,敬请期待”。

成立于2011年的《Antarapos》,以抨击雪州民联/希盟州政府,以及希盟领袖们著称,其幕后班底来自《雪州电视》(TVSelangor)的前职员;《雪州电视》,是雪州希盟政府的官方媒体之一。

《Antarapos》的内部消息证实,在本届大选国阵败选后,巫统领袖已不再金援该网站,以致雇员们全都失业。

不愿透露身份的消息人士说:“也许《Antarapos》会在改头换面后,重新经营。”

该网站最具争议的报道,是于2013年发文影射诚信党主席末沙布,是一位什叶派穆斯林。当时巫统正发起一系列活动,声讨在穆斯林世界内,属于少数的什叶派。

其他亲国阵网媒,例如《Agendadaily》、《KLxpress》及《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BNBBC)等,在个别巫统领袖金主“扭紧水喉”下,已经大幅度缩减各自的营运成本。

巫统“新媒体”部的匿名消息透露:“目前这些网站仍在经营,只是我们不知道还可以撑多久。一部分的写手及雇员已经离开,但还有不少人依旧在工作。”

至于另两个同样耳熟能详的亲国阵网媒《Malaysian Gazette》及《MySuara》,则仍如常持续运作。据悉这两者能继续生存,是因为相对其他亲国阵网媒,它们的立场相对独立。

据了解,上述两个网站的记者,并未被解雇,相反还继续派员采访国内各大新闻事件,网站内容也不时更新。

然而,《MySuara》在消息来源的真实性与正确性方面成疑。该网站于今年2月发布一则“免责声明”,阐明他们无法核实所有消息来源的准确性。

“本网站所刊载之文章内容,皆出自善意并仅供常识参考而已。《MySuara》无法保证,文中所提及之人事物,皆为可信及准确,敬请读者垂注。”

纳吉被巫统策略局出卖?林吉祥都感到震撼无比!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18日(星期一)在槟州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巫统是否会在大会上为着巫统领袖/人员在过去六年间滥用他们的权力影响社团注册局企图破坏或查禁民主行动党而向后者道歉?

我在此要严正警告巫统领袖、有志者和宣传人员,假如他们继续像在之前的巫统大会以及第十四届大选期间—巫统在该届大选落败,终止其作为马来西亚不败执政党的神话—那样散布有关民主行动党的谎言、假新闻和假讯息,他们的恶行就会被揭穿。

我对于(七位候选人中的)哪位会在本月杪的后第十四届大选的巫统党选中当选巫统主席,还有三位候选人中的哪位会当选巫统署理主席,以及九位候选人中的哪位会当选为巫统的三名副主席,不予理会。

但倘若巫统在后第十四届大选时期依然持续着巫统先前的分化及有害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尤其是散播有关民主行动党是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和反王室的谎言、假新闻和假讯息,那么巫统的恶行就会被揭穿。

无论巫统正迈向消亡还是重新崛起都与我无关。但假如巫统领袖继续散布有关民主行动党的谎言、假新闻和假讯息,那这就与我有关。

这篇文告其实是回应所谓的巫统策略通讯单位这个神秘、身份隐晦的组织的完全莫须有的指控,它要求外人不得干涉巫统的内部事务。

这个隐晦的巫统策略通讯单位表示那些如今身处人民公正党或团结党的前领袖和前党员都无权干预即将来临的巫统党选,并说道“外人挑选一些领袖或预测党选成绩是疯狂的举动。”

巫统策略通讯单位接着就做出完全不经查证和没有根据的指控,指称今年的巫统党选和马哈迪时代的“封闭”竞选非常不同,后者类似于“林吉祥领导民主行动党的方式,并受到那个时候的领袖和党员谴责”。

民主行动党党员和马来西亚民众绝不会忘记巫统领袖/人员三番四次要破坏或甚至是查禁民主行动党的企图,这乃是纳吉时代其中一项最恶劣的滥权事件。民主行动党从2012年至2018年之间所承受的苦难,当巫统领袖/人员在这段期间滥用他们的权力影响社团注册局企图籍着民主行动党于2012年的中委会选举是不民主和非法的谎言来打击民主行动党的斗争精神!

这引发了长达六年的苦难、考验和煎熬,全都是由巫统/国阵谋士所预谋来摧毁民主行动党的,包括举行了完全没有必要的民主行动党中委会重选,而社团注册局并非从内政部收到指示,而是直接从首相办公室接收指示!

所以,民主行动党能熬过这六年的苦难而不受损害实在是令人惊异的事,正如马来西亚选民颠覆了主流分析员和民调调查员的期望和预测,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促成和平及民主的政权转移,震惊全世界!

巫统领袖和谋士应该停止假装他们不曾干预其他政党的内部事务。

他们收买前民主行动党党员和“雇佣兵”成为网络打手,捏造谎言成为社团注册局对付民主行动党的根据,但他们都失败了,因为民主行动党领袖都是持守原则、站稳立场的人,并不会在一片谎话中出卖灵魂攻击民主行动党和其领袖。

在这六年间耗费在破坏或查禁民主行动党的行动中的大笔资金是否也源自于一马公司丑闻?这也是值得调查的事项。

本月杪的巫统大会是否会为着巫统领袖和人员在过去六年间企图利用他们的网络打手和雇佣兵去影响社团注册局,以达成破坏或查禁民主行动党让后者成为非法政党的目的,而向民主行动党道歉?

这个只在巫统于第十四届大选遭遇灾难性落败后才冒出来的神秘、身份隐晦的巫统策略通许单位的真面目,是时候被揭示了。

它是否充当纳吉的喉舌和代理人,尽管他已经辞去巫统主席职位,但仍想要“垂帘听政”?

这个巫统策略通讯单位是否和那名告知国际媒体只有傻瓜才不知道美国司法部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盗贼统治诉状里所提及的“马来西亚一号官员”是指前首相纳吉的巫统领袖有任何关系呢?

巫统策略通讯单位宣称警方在第十四届大选后在纳吉的帕威年公寓处充公的总值超过1亿令吉的26种不同货币的现款和约五亿令吉的珠宝、手表和名牌手提袋是属于巫统的。

这项宣称是否是正式发布代表巫统领导层的立场,还是只是由代表身份保持神秘的个别人士的巫统策略通讯单位所发表?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