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开高危区,香港仍安全!

香港局势近日升温,一名在香港留学的大马学生表示,自己在香港待了几年,对香港当前的局势感到担心,但也没有到十分绝望的地步。

在香港城市大学念书的陈同学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说,她本身知道该如何通过当地新闻,去了解和避免前往敏感地区。

图来源:互联网

她说,现在觉得香港危险是必然的感受,毕竟香港治安向来十分好,不过只要避开发生冲突的部分地区就可以了。

“我知道许多才刚到香港念书的大马学生非常担忧,特别是家长,而且交换生也感到害怕,如今学校提早结束这一学期,继续留在香港也不方便,所以大家选择先回到大马。”

不过,她表示暂时没有离开香港的打算,也有香港的朋友和其他国际朋友留在这里,除了交通比平时不太方便以外,造成的影响并不严重。

“我居住的地方也算安全,况且我也很关心香港的情况,所以暂时不打算离开。”

赴港前要留意动态

陈同学说,发生冲突的地点无法确定,为了安全起见,也不建议在这个时期前来香港旅游。

图来源:互联网

她说,其他没有被影响到的地区还是很安全,只是每一次冲突发生的地方都不确定,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不太建议这个时期过来旅游。

另外,在香港理工大学留学的萧同学称,以他所知,香港目前局势主要为“局部地区忽有示威游行冲突事件。”

他认为,基于香港目前示威冲突地难以预料,如果有意前往香港的大马人,最好还是依据大马驻香港领事馆的消息,必要时还可以关注香港当地的新闻媒体,留意最新的动态,并避免前往有关地区。

“就我个人而言,安全保障是其中一个隐忧,特别是前阵子在另一所大学念书的朋友,就反映了催泪弹在宿舍范围内近距离发射,而示威冲突就发生在近宿舍范围内。”

“虽然目前冲突尚未发展至理大宿舍,但为以防万一,就我所知,理大马来西亚学生会正和校方各处查询若冲突发生时的紧急应对措施。”

他表示,会考虑尽快回马,但基于个人因素,还有待确认回马的日期。

他说,昨晚路经红磡海底遂道收费广场(位于理大旁边),发现行人天桥已被示威者封堵,而收费亭也被大肆破坏。

“对于校园的情况,我本身觉得示威者固然有自己想要争取的诉求及表达诉求的方式,但作为以教学为目的的校园设备及设施,我并不忍为对其破坏是个妥善的表达方式。”

基于安全考虑,香港教育局已宣布全港学校在周四停课,随后外交部也针对前往香港发出劝告。

另外,大马驻香港领事馆也帮助留学生返回大马。

根据外交部网站,大马驻香港领事馆在11月14日载送14名大马学生搭乘飞机返国。

大马驻香港领事馆也称,如果在香港的大马学生,由于公共交通中断导致前往机场遇到困难,或无法使用大学提供的巴士,可以与领事馆联系,以获得建议或帮助。

避开热点地区 勿拍摄画面

数日前访问香港的马华前副总会长颜炳寿指出,根据他观察与香港友人聊天,认为香港局势不算危险。

图来源:互联网

不过,颜炳寿认为,如果要去香港,要避开热点地区,避免做出被示威者认为属于挑衅的举动,比如拍摄设置路障的画面。

颜炳寿也是马华居銮区会主席兼远景研究中心(CENBET)联合主席。他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如此表示。

他说,香港没有发生法大规模暴动,也不是恐怖主义行动,而是出现零星的骚乱,主要是激进分子和黑衣人破坏公物,针对的对象不是普通民众。

他表示,此次去香港,主要目的参加在香港大学举办的国际论坛,后来为了避免示威行动的影响,该论坛更改至其他地点。

他称,自己活动范围是在中环一带,亲眼看到示威者在搬砖头设置路障,不过警方在维持秩序时还算是克制。

黑龙江大兴安岭出现极寒天气,刷新今年入冬新低温度!

尽管目前不过11月中旬,但新华社指出,受冷空气影响,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气温近日持续走低,呼中区、漠河市等多个地区最低温度甚至已接近零下40℃。

报导称,呼中区曾因创下零下53.2℃的极低温度而被称为“中国最冷小镇”,周五当地最低气温一度降至零下38.3℃。漠河市近两天的气温也不断下探,漠河市洛古河村周四早晨气温一度来到零下37℃,刷新今年入冬以来的新低。

沈阳民众穿上厚重的御寒服装。(图:法新社)

受低温影响,呼中区呼玛河两岸出现了雾凇美景。漠河市的街头,民众纷纷穿上厚重的御寒服装。

随著气温持续走低,当地旅游热度却不断升高,近几日前往漠河等地的火车票已十分紧俏。善用“冷优势”,黑龙江近年来许多地方已成功打响冬季旅游品牌,吸引大量游客前来亲身体验零下40℃究竟是什么感觉。

(图:法新社)

5个月射近万枚催泪弹,港警认会释出毒物。

香港反《逃犯条例》(或称反送中)示威浪潮持续延烧,至今届满5个月。民间团体“全港反送中联席”指,香港警察在这段时间内,已施放最少9362枚催泪弹。警方稍早坦言,催泪弹会释出对人体及环境有害的类戴奥辛(二噁英),燃烧塑胶还会释出更多。

香港电台报导,全港反送中联席周五召开记者会表示,统计警方记者会提供的资料显示,自今年6月12日至11月13日以来,港警已在香港各区发射最少9362枚催泪弹。

图来源:互联网

联席成员之一朱慧芳表示,催泪弹的毒性会随著时间、环境及温度改变,对人体的皮肤、肌肉、气管、荷尔蒙及生育系统等都有伤害。近日,一名香港记者被确诊罹患氯痤疮,是人体累积高浓度戴奥辛毒物的病变。

对此,香港行动部高级警司汪威逊周四曾称,将类戴奥辛和警方的催泪弹相提并论,“令人摸不著头脑”,然而汪威逊周五却又承认,催泪弹会释出类戴奥辛。

汪威逊表示,释放类戴奥辛的源头,最主要是燃烧塑胶,而“暴徒”每天都烧塑胶,又称警方施放催泪弹的目的是为了阻止“暴徒”,并非制造污染。

“港府警方须负主责”

图来源:互联网

另一边厢,香港民意研究所周五发布民调显示,分别有83%及73%的受访者认为,香港政府和警方需要为社会暴力升温负上很大的责任,而认为示威者需要为此负上很大责任的仅有40%。

民调还显示,有80%示威者赞成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在反修例事件当中使用武力的情况。

发现73宗疑似H1N1流感,文冬医院大戒备。

文冬县内发现73宗疑H1N1流感病患者,文冬中央医院也做出防范的措施,所有咳嗽、伤风和发烧的症状的患人求诊前,必须先到急救室外先进行检验。

这73宗病患者中包括53名中学生、11名幼稚园学生和9名洗肾病人,但病情受到控制。

文冬中央医院急救室前贴上多张通告,有H1N1流感症状先进行检验。
医院急救室前设立检验帐棚,先为咳嗽、伤风和发烧的症状病人进行检验。

《中国报》记者今午到该院急救室前采访时,看到该院在大门前贴上多张通告,并设立检验病人的帐棚,当保安人员看到记者到来时,招来多位保安人员,并警告不能做出拍照,如临大敌在急救室前。

文冬医院传出有H1N1流感后,谣言满天飞,甚至有些病人不敢到文冬医院接受治疗,以免受感染。

(本报欧盛财摄)

文冬中央医院洗肾中心最先爆发疑患上H1N1流感。

彭亨州卫生局主任拿督英迪拉沙阿里指出,流感病症已受控制,并没有发现新的病例。这些病例都有所不同,毫无关系。

“文冬卫生局已经积极制止和进行防范的措施,全医院和卫生局都有足够的医药设施应付这次流感。”

他说,初期发现病例于11月5日,牵涉在文冬医院洗肾病人。

他也说,至今大多数已经无大碍,1位在关丹中央医院,另外2位尚在文冬医院接受治疗。

“第二季发现病例牵涉11位就读于猛巴卡学前班的学生,以及第三季则出现在县内一所寄宿学校,53位学生受感染。”

医院内很多人已戴上口罩。
医院内的保安如临大敌,在急救室前禁止拍照。

只喂生菜及水果,狠心夫妻饿死1岁儿子!

据《每日邮报》报导,这对夫妻育有4名孩子,平时只给他们吃生菜和水果,最小的儿子(18个月大)送医时,体重竟只有17磅(约7公斤),医生诊断指孩子死于营养不良。当地警方表示,奥莱利夫妻育有4名子女,分别为11岁、3岁、5岁与18个月大。

今年9月,最小儿突然停止呼吸,紧急送医后发现孩子虽已18个月大,但体重只有7磅,约是7个月婴儿的体重。验尸后发现,他出现脱水、肝脏衰竭和手脚肿胀等症状,皆是营养不良的病征。

调查后发现,两个3岁与5岁的孩子也很瘦小、脸色苍白且皮肤发黄。

原来除了11岁的女儿是奥莱利太太与前夫所生,会定期在亲生父亲家长住之外,其他孩子在家只吃水果和生菜。

奥莱利夫妻目前被警方依照误杀及疏忽照顾儿童罪起诉。不过,该对夫妻的律师表示,孩子在去世前就已经生病,且其他孩子并没有营养不良,只是“天生个子小”。

The Rock巨石强森又传死讯!!

The Rock巨石强森(Dwayne Johnson)最近忙著为新电影《JUMANJI: The Next Level》(野蛮游戏:全面晋级)宣传,但是网络上却突然流传“巨石强森死亡”的消息,让许多人大吃一惊!

封面图片是注明著消息来源是英国广播公司(BBC)。(面子书截图)

经过媒体在网络上查证,面子书14日开始就出现“巨石强森死亡”的链接,标题写著巨石强森因特技失败而死亡,享年47岁,而且封面图片是注明著消息来源是英国广播公司(BBC)。

成千上万的粉丝在各种社交媒体平台上分享了这个“消息”。

巨石强森本身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对此做出回应,但是他的官方Instagram却在15日上载了一段《JUMANJI: The Next Level》的片段,间接打脸假新闻!

官方直接打脸!(图取自IG)

巨石强森是好莱坞收入最高的演员之一,也是前WWE明星。他并非首次被误传死讯。

这名拍摄《玩命关头》的巨星,常出演高难度的动作片,而因此在2011和2014年都曾是“被死亡”的主角。巨石强森和女友劳伦哈珊(Lauren Hashian)今年8月18日官宣结婚,全球粉丝为他献上深深的祝福。

暴徒破坏道路和铁路!出动解放军清理干净。

香港部分大学周六上午仍有“反送中”黑衣示威者占据并破坏附近道路和铁路;至于最为严重的中文大学,示威者大致已经离开,但早上仍有直升机在中大附近进行监视。

据台湾中央社报导,在理大附近的红磡海底隧道,其行政大楼周五晚遭黑衣人进入破坏。周六早上9时许,有黑衣人向红磡火车站路轨投掷汽油弹,令东铁线往来红磡和旺角之间的服务停顿。

东铁线行走于新界东,由罗湖至红磡,每天载客量非常大,连日来因为受到黑衣人破坏,长时间几近停运,只能局部行走。

另外,九龙塘浸会大学一带的道路连日来被示威者以砖块等堵路,外界相信这些示威者来自浸大校园。据报导,由于道路阻塞,附近的浸会医院备受影响,至今有15%手术被取消。

(图取自东网)

解放军浸大外清路障

至于中大,校内黑衣示威者经过近几天与防暴警察激烈冲突后,周五晚开始撤出校园。综合报导,中大二号桥的黑衣人目前已完全离开。

自周一起,中大被黑衣示威者占领,他们守住每个校园通道。在各通道中,中大有一条桥横跨附近吐露港公路,称为二号桥。

连日来,黑衣示威者不断从桥上向下投掷杂物和汽油弹,令公路瘫痪。吐露港公路是新界东北最重要的命脉公路。

黑衣示威者占据二号桥多天后,周五晚突然离去,防暴警察周六已进驻并清理桥上和桥下杂物。目前吐露港公路全部行车线重开,浸会医院一带路障已清除。

据香港媒体报导,周六下午多区有人清理路障,其中在九龙塘联福道,大批人下午从解放军驻港部队军营走出,协助清理路障,当中有人承认是解放军驻港部队人员;亦有穿制服的消防员参与。另有全副装备的防暴警到场,但未见警员协助清理路障。

(图取自东网)

警出动直升机监视

据报导,中大学生会方面周五晚安排车辆接走校内示威学生,大概有三四百人,其他外来示威者也跟著离开,而中大保全周六早已陆续回到校园。

中大校长段崇智周五发表公开信,呼吁占据学校的人离开,并说“假如大学不能继续履行其基本使命及任务,我们须寻求相关政府部门协助,以解除当前的危机。”

不过,警方周六早上仍有直升机在中大附近进行监视,以防还有示威者留守。

坚守在吐露港公路上方中大二号桥的示威者,周五一度开放南北各一线车道以示善意,要求港府承诺如期在24日举行区议会选举,并释放所有被捕者与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香港政务司长张建宗回应,不容许任何人以市民福祉作要胁,并表明拒谈条件,引发示威者不满,再度全面封堵吐露港公路,周五晚上从桥上往下扔掷各式杂物至路上并丢汽油弹焚烧。由于情势升级,中大校方启动人员撤离计划。

目前,除中文大学已宣布本学期提前结束外,岭南大学、公开大学、树仁大学及香港教育大学等多所大学周五也宣布,本学期剩馀的课堂全部停止,改为网上授课。

顾着自拍威尼斯水灾奇景,男子下一秒悲剧发生了!

意大利威尼斯周二遇上自1923年有纪录以来第二最高涨潮,更造成全城严重淹水,当地官员更形容威尼斯“遇上毁灭性世界末日水灾”。不过,就有游客把水灾当成“奇景”拍摄,结果一不小心跌落水中,差一点要灭顶。

英国《每日邮报》报导,近日一段影片在网路上疯传,一名男游客前往威尼斯旅游,却遇上这场洪患。

视频载图

影片显示,男游客把水灾当成奇景想自拍,于是拿著自拍棒,在水中找寻最佳位置,但他没想到走了两步后,再往前一步,刚好是运河处,随后他整个人连同自拍棒,全部掉进水里差点灭顶。所幸男子没事,只是全身湿透,但也扫了他自拍的兴致。

威尼斯大淹水造成古迹损害惨重,尤其是圣马可广场与教堂因位处低洼处,淹水情况严重,圣马可广场目前也已经暂停开放观光。

报导称这波淹水潮已持续3~4天,但淹水至今仍未退去,周五淹水水位仍高达150公分,但已比周四的水位降低,淹水区域也从80%降为70%。

市长布鲁尼亚罗预估,全城的损失费用恐高达10亿欧元,圣马可教堂大主教莫拉葛立亚(Francesco Moraglia)也表示,教堂正承受著“无法恢复的损害”。

▼影片取自YouTube,如遭删除请见谅。

俗语说“穷到吃土”,这位奇人却吃土吃上瘾!

“吃土”一词是指钱花太多的月光族窘境,然而在印度却有一位奇人身体力行,非但每天都吃土,甚至还可以取代正餐,一天吃的量多达1公斤。

48岁的努卡拉住在安德拉邦境内的一个乡村,他在日前先拜神,然后对着摄影机表演吃土,随后津津有味的嚼食。

(图取自互联网)

努卡拉吃了一把泥土还不够,又从地上抓起第二把、第三把大口吃下去,然后大口喝水,并将残余的土沙吞下肚内,让旁观者看到啧啧称奇。

根据努卡拉自述,他从20年前开始吃土,还很自豪地说,自己从来未生过病。

闯入MBI集团创办人儿子豪宅,嫌犯尚未落网!

3男携假炸弹及利刀闯入MBI集团创办人张誉发的儿子张逸明(译音)豪宅的案件,事发至今近两周尚未有嫌犯落网,警方指若发现中国籍嫌犯逃离大马,将寻求国际刑警帮助追查嫌犯的下落。

即将调任的东北县警区主任再玛尼高级助理总监今早在东北县警区移交职权后说,警方已掌握3名涉案中国籍男子的身份,并相信嫌犯还留在大马境内。

他说,警方的调查并没发现3名年龄介于30岁至50岁中国籍男子的出境记录。

“一旦发现他们的行踪,将马上进行逮捕行动。”

他指此案将在刑事法典第307条文(企图谋杀)及1960年军火法令第8条文调查。

这起事件是于11月4日晚上,在甘密山豪宅区一间三层排屋内发生,3名疑是MBI金钱游戏的中国籍男性投资者,透过隔壁空置的单位翻墙潜入事主的住家,持刀要挟事主张逸明退还投资的金钱,最后索钱不果而逃离现场,留下2枚看似土制炸弹的假炸弹。

事主的妻子在事后报警,警方前来展开调查,并通过弹小组引爆当时还未查证为假炸弹的土制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