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宣布超严禁烟令!

日本为了能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举办期间给外国人留下一个非常好的印象,现在开始实施史上最严厉的禁烟规定。

不仅公共场合全面禁烟,而且吸烟者可能求职时都要面临困难了。

据日本《朝日新闻》20日报道,日本东京政府近日和企业合作,推出“史上最严禁烟规定”。

日本软银集团即将开始实施“上班时间全面禁烟”的规定,即使员工在与客户应酬时也不准吸烟。

还有企业决定从明年开始,在新员工履历表中增加“是否吸烟”这一项,规定“吸烟者一概不予录用”。

放眼吸烟率降至12%

据了解,日本政府为了给2020年的奥运会营造一个健康、整洁、现代的东京,计划在2020年之前将吸烟率从现在的17.7%降低到12%。

不仅是日本企业,也有日本的大学推出严厉的禁烟措施。

据日本《读卖新闻》20日报道,日本长崎大学本月19日决定,今后将不录用有吸烟习惯的教职员工。

如此严厉的禁烟措施,引来日本烟民的一片“哀嚎”。

很多烟民谴责这些措施属于对吸烟者的歧视,甚至是侵犯个人自由。

泰国40度高温!惊传出人命!

泰国近日普遍高温40摄氏度以上,酷暑难消。泰国《世界日报》报道,武里喃府娘隆县传出有人中暑猝死。

据报,56岁的巴腾本月20日在家洗澡消暑时突然发生痉挛,踉踉跄跄走出卫生间求助,家人紧急通知救援队,但救援队赶到时,巴腾已经昏迷不醒。

救援队竭尽所能抢救巴腾,但还是无力回天。其家属认为,巴腾是因中暑猝死,因为他平时身体强健,并无先天性疾病。

气象厅早前表示,泰国正面临极端天气,泰北地区最高温度达44摄氏度,曼谷最高温也达40摄氏度,部分地区可能创下历史新高气温。

一带一路峰会登场,这几个大国首脑竟然缺席!

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周四将在北京登场,预计将有37个国家领袖和国际组织出席。

不过外界发现,出席这次峰会的,基本上是一些小国家,美印日欧等大国首脑却多数都缺席,而且这次峰会还面对着不少质疑。

据法新社周三发自北京的消息,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发言人日前已透过电邮告诉法新社,“美国没有派华盛顿官员参加一带一路论坛的计划。”

同时,美国驻华大使馆发言人还呼吁所有与会的国家“确保其经济外交倡议务必遵循国际公认的规范和基准,促进可永续的包容性发展,并增进良善治理和强健经济制度。”

据公开的资讯,不但美国不会出席这次的“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而且印度、日本以及意大利之外的几乎所有欧洲大国,都不参加这个会议。

实际出席这次峰会的主要是亚洲一些国家的领导人。

欧盟国家虽出席论坛,包括意大利总理孔特(Giuseppe Conte)和匈牙利总理奥班(Viktor Orban),还有缺乏资金的欧洲国家领导人们都选择出席,但是,德国、法国和多数欧盟国家仅派遣部长级官员出席。

一些外交官员私底下对破坏欧盟团结对抗中国的成员国不假辞色。

一连3天的会议今天即将开场,但截至周四,外媒仍抱怨,中国主办方仍没有提出详细的会议日程表,只列出3天议程内的重点议程。

周四首日是12场合作论坛及企业家大会,周五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首脑论坛开幕式发表演讲,周六则是领导人圆桌峰会。

马来西亚2024年可成为高收入国!

尽管外围逆风吹袭,世界银行乐观大马2019年可取得4.7%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相比2018年亦录得4.7%增长,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4.7%预测相符。

先进国门槛
人均收入须1.2万美元

世界银行也预期大马2020年经济增长略降至4.6%,以及预计大马于2024年才可达到先进国的人均收入1万2000美元门槛。

大马是在90年代时设定于2020年达致先进国收入,当时马币兑美元稳在2.50至2.60之间,过去一年马币游走于3.8至4.2之间。

大马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里察利阁发布大马前景报告指出,大马受私人消费持续烘托,家庭在稳定就业与收入支援,一些社群受惠于生活援助金。

大马固定资本形成受私人界投资带动而有望微扬,但公共投资则继续走疲,而美中贸易战在某种程度上会对大马贸易与出口造成某些冲击。

里察利阁说,尽管在美中贸易战中不排除大马从两国避关税而受惠,但大马仍需多元化出口,同时急需营造更佳国内经商和投资环境促进私人投资。

他说,美中贸易战冲击各贸易国贸易,全球金融市场情绪的转向,对我国近期经济形成下行风险。

报告说,在国内,大马债务偏高和过于依赖石油收入,这在外围震荡来袭时限制了调整的灵活度。

“国内的私人界和高家债仍然是宏观财政稳定的风险,这也限制了家庭的开销。”

世银认为,大马要取得更迅速和兼容并蓄的经济成长,其首要挑战是劳动力的生产力,这有赖强化的人力资源发展。

世银指出,大马在人力资源指数录得0.62,堪比其他中高收入国,不过与竞争者相比则远远逊色。

世银指出,大马的优先措施应是改善学习成效和素质,可从儿童营养、强化社会保障系统保障家庭,从而可投资于人力资源升级。

世界银行在“逆风而行”亚太报告所发布报告中预期,大马财政赤字预期占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的3.4%,预期2020年跌至3.0%。

世银特别提到大马贫穷率今年持续下行,根据大马这个中高收入国每人每日5.5美元比例看,该贫穷率有跌至1.4%之势。

世银指出,政府推行对准低收入群的B40保健基金、B40保险计划和可负担房屋等措施,进而改善这个社群。

全球与区域增长方面,世银指出,全球经济在先进国与新兴国经贸减速下,预期由2018年的3.0%减速至2.7%。

东亚(包括中国)仍保韧力,由2018年的6.3%减至6.0%,其中中国从2018年6.6%减至6.2。

东盟方面,去年成长5.2%,今年预测保持5.2%,对今年大马和印尼预测不变,保持4.7%和5.2%。

东铁大马城利经济

里察利阁认为,大马重启东海岸铁路(ECRL)与大马城计划,中期大马经济向好。

不过他认为,对各项计划的选择宜谨慎,希望政府可利用公共资金促成经济成长,同时在实施和管理亦须具效益。

他说,大马的债务仍处于可管理水平,去年取消消费税(GST),换之以销售服务税(SST)后,有幸受高油价局部抵销。

基于未具体了解大马废除收费大道详情,他不愿针对这项措施对大马政府债务冲击置评。

他指出,虽然总体上来说大马是净出口国,不过若汽油津贴额高可能形成负担,这还需看6月至7月出台的重点津贴措施,希望津贴持稳而不侵蚀我国石油收入。

他认为,大马应多元化出口和收入来源,不能过于依赖石油收入,宜透过营造更佳投资环境吸引国内外投资。

大马世银资深经济学家肯纳辛乐指出,不管是在农业或各领域的多元化措施,都有利于风险管理。

好消息!雪隆水供今日起全面恢复正常!

国家水务委员会(SPAN)今晚宣布,截至晚上11时,雪河第二期滤水站(SSP2)的电供系统维修工程已经完成,国家水务委员会宣布明日将恢复水供。

该委员会在官方面子书发表文告指出,并指关于该滤水站更换水管零件和电供问题,已全部解决。

文告指出,当局目前正在进行测试工作,一旦测试完毕后,从明天开始将分阶段的把水供输送给用户。

它指出,雪州水供管理私人有限公司(Air Selangor)和该委员会,将继续监督恢复水供供应情况,确保水供能如期恢复供应给用户。

另一方面,雪州水供管理私人有限公司在文告中指出,随着SSP2供电系统维修工程完成后,滤水站的水供将会重新启动及监督水供输送到主要水池,预计这项工作需费时24小时。

该公司为了雪河第二期滤水站进行加强电供设备工程,从本月4月24日起,巴生/莎阿南、八打灵、鹅唛、吉隆坡、瓜拉冷岳和瓜拉雪兰莪等577个地区,共62万835个户口或414万3465个用户,料断水长达86个小时。

国家水务委员会宣布雪河第二期滤水站(SSP2)的供电系统维修工程已完成。

超强风暴将袭击泰国,游泰民众多加注意安全。

泰国气象厅指出,本月26-28日期间,夏季风暴将从泰国东北部和东部开始,逐渐席卷北部和中部。

届时,各部域将出现雷阵雨、强阵风、冰雹以及霹雳闪电等恶劣天气,建议民众24小时密切关注天气变化。

此外,气象厅提醒各相关部门也要提前做好准备,以便随时为灾民提供援助,各地方行政组织需检查当地建筑、广告牌以及社区和路边的树木等,以确保构架坚固,不会造成危险事故。

在遭受夏季风暴侵袭期间,民众本身也需提高警惕,避免站在大树或不够稳固的广告牌和建筑物下,不要靠近断裂或掉落的电缆电线。

大马酒王在新国歌台,大喊私会党口号被捕!

被控在去年七月歌台表演时高喊跟帮派有关联口号的马来西亚籍男艺人在庭上认罪后,被判处罚款1000新元(约3000令吉)。

外号“黑人”的39岁被告吴伟宗,被控触犯《防止骚扰法令》。

案件发生在去年9月7号晚上10时30分左右。当时,被告在义顺一个泊车场举行的七月歌台晚宴上,高喊同帮派有关联的口号,引起在场一些观众的不安。

有人将被告的言行拍下后放上网,警方也在接获报案后,展开调查。

吴伟宗

据报道,伟宗在唱歌时有一名男子一直要求他喊口号,而伟宗将麦克风交给旁人时,看见对方喊出口号后,现场气氛仍然热闹,他因此也放心地喊出口号。

事后他在面子书上贴文表示无奈,称并不知道在新加坡不能喊口号。

国阵执政州又出花招~坑金马仑农民的血汗钱!

5月1日起,我国出口新加坡的新鲜蔬菜及水果,都必须拥有“我的食物标签”(MyFood Tag)认证及厂地清单,违者过不了长堤,南马出口商普遍上已提出申请,但金马仑逾百名菜农届时料受影响。

卫生局的这项认证措施只针对出口商,菜农不受影响,但若菜农也涉及将蔬菜出口至新加坡,就必须申请。

据了解,申请获批后,“我的食物标签”认证,不可转借他人。

金马仑蔬菜约三、四成是出口新加坡,为国家赚取了不少外汇。

无论如何,业者们认为,卫生部现阶段为了要鼓励业者响应申请,故豁免收费。至于该认证有效期多久,是否如一般准证一样按年更新,他们无法得知,只获悉以后需更新。

他们也认为这措施的实施有过于仓促之嫌。

马来西亚菜农总会会长陈苏潮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解释,“我的食物标签” 认证只是针对出口商,菜农无直接影响。但若菜农也是出口商且有将蔬菜出口至新加坡,就必须申请。

他表示,其实,该认证条例已存在多时,但没被执行,可是因近期有出口狮城的生菜被验出农药超标,新加坡政府为了确保加强管制食品安全,而与卫生部达致协议,实施这条例。

陈苏潮

他说,有了这认证,一旦上述新鲜农产品在食品安全上出现问题时,卫生部就可在第一时间查出违规者及问题源头。

“据知,柔南一带出口商大致上都了解该措施,也都已申请,至于多少申请已获批准,我手上无确实的资料。”

陈苏潮说,该认证不可转借他人使用,而且需要更新,但目前还不清楚文件有效期是多久,到底是每半年或每年更新一次?这有待卫生部正式发出指示。

他说,拥有认证的有关新鲜农产品即可出口新加坡,农产品也不必逐一贴上卫生局的招贴,只需要有认证文件佐证即可,因为在包装时已贴上联邦农业销售局的招贴。

他指出,若出口商没有该认证文件作为佐证,顶多是无法将产品出口,不会受到惩罚。

123公司获批准文件

新措施下,凡是有关出口的各环节,例如收集中心或仓库、屠宰场、处理场、运输及零售的业者,都必须向卫生局申请该认证及厂地清单,才获准把蔬菜及新鲜农产品出口至新加坡。

根据卫生部网站,截至今年1月31日,国内共有123家公司已获得“我的食物标签”认证,金马仑有25家。

至于厂地清单,是要填表申请把新鲜农产品到新加坡的场地和相关资料,列入当局的记录。

出口商:增加工作量

金马仑一名出口商刘世雄受访表示,“我的食物标签” 条例牵涉到国内相关的出口业者,但因当局的宣传渠道不当,造成宣传不足,无法将信息有效传达给涉及的业者,单是在金马仑,相信只有逾10 %出口业者了解情况而已。

他说,这无疑已增加出口商的工作量。

“其实,目前农产品的出口,牵涉的部门已嫌太多了,而且每3、5年就会有个新部门介入,在这之前,业者须贴上联邦农业销售局的招贴,如今又要附加卫生局的食物标签。”

他也认为,“我的食物标签”与联邦农业销售局(FAMA)的评级、包装与标签(GPL)规则,有所重叠。

关毅夫

蔡依锰

关毅夫:菜农与狮城老板接洽

金马仑菜车公会主席关毅夫估计,金马仑有逾百名菜农,将受影响 。

他指出,金马仑大部分菜农本身也是菜商,平时是直接与新加坡老板接洽。

建议拟不同申请标准

“但是,为了节省营业成本,有关菜商并没有本身的收集中心与运输,都是在菜园直接将蔬菜装箱后转交运输业者,托它们将蔬菜出口至新加坡。”

他表示,在卫生局所规定的程序中,没有收集中心或亦非运输业者,就无法符合提呈申请的条件,这些菜商的蔬菜要如何出口去新加坡,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他建议当局,另外为这类菜商,拟定不同的申请标准,否则这类菜商将受严重冲击。

卫生局会派官员鉴定审查

金马仑菜农公会总务蔡依锰吁请金马仑相关业者,前往金马仑卫生局提出申请。

他说,业者只需准备公司资料等相关文件,再到卫生局填妥表格即可。当局过后会派官员到有关地点鉴定及审查,一旦符合所有条件与标准,就会批准有关申请,若不符合卫生条件,就需加以改善,才能获准出口去新加坡。

“据知,目前还有一些相关业者正在申请中,希望当局加速批准,避免影响菜业运作。”

业者也可浏览官网http://fsq.moh.gov.my/v6/xs/page.php?id=215,以了解详情。

业者的怨言或投诉:

●条例宣传不足,执行太仓促

●太多部门牵涉,管制条例有重叠

●佐证的文件有效期不明朗

●一些菜商根本无法符合申请条件

●申请的审批耗时太久

李文材

李文材:仅出口狮城需认证

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医生接受本报询问时透露,目前只有新鲜蔬菜及水果,需要“我的食物标签”认证,暂时也仅限出口新加坡才需要认证,其他国家还不需要。

“虽然只有出口新加坡需要这认证,然而卫生部鼓励食品工业的企业也申请,确保食品安全及协助企业建立品牌,长远来看,这有利于促进出口。”

他提及,每个入口食品的国家,都有个别的食品安全监管制度,例如有些国家接受我国的良好生产规范(GMP)认证,危害分析及关键控制点认证(HACCP)或农业部的良好农业规范(GAP)认证。

询及业者若没有“我的食物标签”认证,是否会被惩罚,他答说,该认证有效期限是3年,申请方面属自愿性质,然而若新鲜疏菜和水果没有该认证,就不能出口新加坡。

“认证的内容是包括产品出处、储藏、运输、加工及销售的验证,从申请至批准,大约需要2个星期。”

新国公仆来马遇车祸,1岁女儿 没了爸!

狮城公务员骑摩哆到大马吃早餐,与误闯长堤摩哆专用道的轿车相撞,重伤挣扎3日过世,女儿才1岁就没了爸爸。

《新明日报》报导,一辆新加坡注册轿车星期天(21日)上午10时30分误闯摩哆专用道后,欲后退驶回轿车通道时,疑撞到一辆尾随而来摩哆,骑士受伤入院。

死者蔡宇恒。

这名骑士是29岁的公务员蔡宇恒,他在医院挣扎了3日后,昨日离世。

死者的大姐蔡小姐(33岁,行政人员)感叹,弟弟年轻有为,与同龄的太太(银行职员)结婚一年多,女儿才1岁。

“弟弟常和朋友一起骑摩哆到大马,家人也担心他的安危,不时都会提醒他路上小心。”

她叙述,事发当天,弟弟与友人各骑一辆摩哆,要到大马吃早餐,出事后被送往当地医院,隔日转到新加坡陈笃生医院治疗,昨天血压骤降,心脏衰竭离世。

据她了解,肇祸司机曾到医院探望,“他当时告诉我妈妈,他无意酿祸,当时车子停着,还不断强调不关他的事”。

被询及是否将原谅肇祸司机,她表明家属仍在悲痛中,难以谈原谅,但希望目击者出面,为弟弟讨回公道。

“我们只想将事发来龙去脉搞清楚,希望目击者能够出面解释事发经过,或出示任何相关的行车记录器画面,给家人一个交代。”

轿车误闯长堤摩哆专用道,疑欲后退时撞倒摩哆。

大马马来人阵线(JMM)主席拿督阿兹万丁终于判罪了!

大马马来人阵线(JMM)主席拿督阿兹万丁今日在两间推事庭被控恐警官和羞他人。

46岁的阿兹万丁分别在推事索丽哈及推事莫哈末阿兹占面前,否认有罪。

在索丽哈面前,被告被指于2018年12月25日傍晚6时15分,在巴生恐巴生新镇警局局长哈仑助理警监,也就是恫言要攻巴生警局,抵触刑事法典第506条文。

罪成者,可被判最高7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在莫哈末阿兹占面前,被告被指于相同地点、日期和时间,蓄意侮及挑起阿鲁姆甘(49岁)的怒火,并知道此事将可能破坏和平,抵触刑事法典第504条文,罪成可被判坐牢长达两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法庭批准阿兹万丁的两项控状以1万3000令吉,外加1名担保人保外,并择定于5月24日重新过堂。

被告也须每月1次到邻近的警局报到,直到案件审结为止。

本案的主控官是莫哈末费鲁兹副检察司,阿兹万丁的律师是依查。

媒体早前报道,阿兹万丁于2018年12月25日,在大马人民行动组织(Geras)在巴生艺术广场举行的集会上致词时,发表挑衅言论,包括如果致死消拯员莫哈末阿迪的人没有被捕,他将攻击巴生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