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回呛马智礼!火箭的立场不变,希盟不能成立单元流学校!

民主行动党今日重申,取消多源流学校及成立单元流学校既不是希盟的政策,也不是现任政府的政策;成立单元流学校并没有列在希盟的宣言内,不曾在内阁被提起,甚至不曾在部长级谈话中曾被提及。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指出,多源流学校和教育得到了额外的保护,宣称将其关闭是一种煽动性的罪行。

“即便是国会议员,也不享有国会的免责权,并会因为在国会发表此类煽动性的言论而遭法庭定罪。”

他说,马来西亚人原本应该在国家各族团结与共识之下以默迪卡精神庆祝国庆,然而却还有人继续企图在国家和谐上搅局,询求以单元流学校取代多源流。

“这项针对多源流学校的煽动性攻击很明显违背我国独立的默迪卡精神,默迪卡精神是催生我国联邦宪法的根本。”

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他说,他会探讨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达哈依斯迈所提出,让我国迈向单一源流学校的建议。

他说:“我还没看到有关建议,我会针对此事进行探讨。”

马智礼也是新邦令金国会议员,他今天在教育部颁发国家高等教育基金预付贷款予新邦令金国会选区16名贷款者后,在记者会上这么说。

另一方面,马智礼认为,学生应从小学起加强数理科,让孩子对数理科产生兴趣。

他说,他不久前与负责教育的各州行政议员开会,会议达致共识,

各州政府同意拨出固定款项作为在小学开设数理科补习班用途,设法加强学生的数理科掌握能力。

“我相信在各造合作下,往后修读理科的学生将会增加。

今年6月,首相马哈迪2000年代初推动“宏愿学校”时,面对华社的强烈反对声浪,但如今,马哈迪再度任相后,似乎仍没有放弃类似构思。

《马来邮报》报道,马哈迪昨晚在雅加达与大马人会晤时表示,希盟政府正在研拟一套制度,能够容纳既有的三大源流学校,即国民学校、淡米尔学校和华文学校在同一个屋檐下。

他说,既有的三大源流学校不利国民团结,但是政府不能直接撤除既有的制度,因为这是“人民所要的”。

“因为我们拥有三种源流学校,促进国民团结和整合变得困难,因为政治局势是依据种族需求所设。”

保留母语为教学语

“从政治而言,我们无法承担撤除这三大源流学校的后果,除非这是人民本身提出的要求。”

马哈迪说明,这三大源流学校可以保留母语为教学语,不过,他们可以共同参与运动或课外活动。

宏愿学校是马哈迪首次任相期间,提出2020宏愿时所实施的计划之一,倡议把多源流学校和国民小学同置一个屋檐下,冀望促进种族团结。

不过,关注教育的民间组织却担心,这项计划将会侵犯少数族群获得母语教育的权益,并强迫他们接受单一语言教育。

不满教育制度落伍

报道也指,马哈迪谈到国家教育制度落伍的问题,并指现今制度过于依赖老师,而需要重整。

他说,不是所有的老师都拥有同样的能力和魄力,因此应该将老师的角色转为协调者。

“我发现我们的教育制度已落伍,并不符合现代世界的要求。我们仍然过度依赖老师,不过,不是所有老师都拥有相同的强项。”

“如果学生遇到好老师,那很好;不过,如果他们碰到较弱的老师,问题就来了。”

“我们需要专才透过含有教材的光碟或随身碟,教导我们的孩子。那么所有学生在相同的标准下学习。老师最终只是协调者。”

希盟上台后,马哈迪曾经献议兼任教育部长,并批评马来西亚先进的教学方法落伍,需要启用新的教学方法,如电脑教学。

后来,兼任教长的决定违反《希望宣言》的承诺,马哈迪也打消了念头。

刘特佐至今下落不明 !沙菲宜:你们要如何定罪纳吉!

一马发展公司(1MDB)案今日开审,控方在开审陈词时形容前首相纳吉与一马公司关键人物刘特佐串谋及精心策划来获得个人利益,反遭纳吉代表律师沙菲宜泼冷水,因至今仍不见刘特佐踪影。

沙菲宜说,要证明纳吉与刘特佐合谋精心策划一马公司丑闻并不容易,因为刘特佐还在潜逃。

他说,控方要将SRC国际案与今日开审的1MDB案联系起来也不容易。

“我希望他们能证明纳吉与刘特佐勾结,正如公众所看到,即使SRC国际案审讯中,也很难讲两者联系起来。”

他是今日在法庭外,这么告诉媒体。

1MDB案今日开审,控方律师哥巴斯里南开审陈词时说,刘特佐是重要任务,还参与了一马公司前身,即登嘉楼投资发展局,如今仍在潜逃。

沙菲宜质疑控方是否可以证明所提及的论述,因为刘特佐至今逍遥法外。

“谁与谁勾结了?”

他称是刘特佐误导银行、一马公司,甚至登嘉楼投资发展局。

“我倒要看看控方如何证明。”

沙菲宜还说,由于其当事人(纳吉)接受的款项是来自沙地阿拉伯的捐款,因此控方很难提控纳吉洗钱的指控。

“我的客户(纳吉)一直相信钱是来自沙地阿拉伯的捐款,因为他遇到沙地国王,并给了他42亿令吉。”

“虽然这笔钱在纳吉的户口,但是这是捐款。”

沙菲宜质疑控方如何证明纳吉伪造文件?

“他一直认为这是捐款,控方要如何证明我的客户伪造文件?即使可以证明这一点,也必须证明是纳吉伪造,我不不需要理会刘特佐是否知道这一点。”

去年9月20日,纳吉在一马公司资金案下,被控25项控罪,其中4项为滥权贪腐罪,涉及22亿8293万令吉;另外21项则是接收与转移超过20亿8147万令吉非法收益。

66岁的纳吉面对4项滥权贪腐控罪,涉嫌通过个人银行账户收取总额22亿8293万7678令吉41仙的资金,这些钱疑似源自一马公司。

余下的21项控罪则是洗钱控罪,涉嫌接收、使用与归还20亿8147万令吉来自Tanore金融公司的非法收益,即所谓的捐款。

人未到 钱先到 张念群拨沙巴三华小150万助建校

在上个星期,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到访沙巴州佳雅师范学院之后,两天之内旋风式到访当地三间华小,为沙巴的华社捎来喜讯,宣布总数达到150万的建校拨款,逐步实现希盟政府对华校和人民的承诺。

张念群于里卡士中华学校致词

新政府上台之后,改掉了前朝政府先开空头支票,钱却迟迟未过账的陋习。

受惠的这三间华小,在副部长莅临之前就已经在8月13号获得财政部批准,通过银行转账获得拨款,实现希盟政府的“人没到,钱先到”新政策。

电子转账除了可以加快拨款的速度之外,还可以避免在过程中被有心人士中饱私囊。

最重要的是,确保政府拨款的每一分钱,都是用在学校和学生的身上。

张念群副部长与里卡士中华学校校方大合照
此外,这次的拨款也显示新政府不会忽略东马的学校,对所有学校给予一视同仁地照顾和拨款。不管是5000万的维修和提升特别拨款,还是教育部为华校新争取到的2000万新建和搬迁拨款,东西马的华校都能够得到公平的分配。

这次受惠的华小包括:

1.亚庇里卡士中华小学获得建校拨款25万令吉

2.亚庇雅导华小获得建校拨款25万令吉

3.孟加达善牧小学获得搬迁和建校拨款100万令吉

亚庇雅导华小

亚庇雅导华小大合照

孟加达善牧小学迁建动土礼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政权更替之后,沙巴州的兰瑙培文小学,也获得50万令吉进行因地震破坏的重建计划,目前工程也已经进行最后的阶段。

政府的拨款来自人民所缴交的税。

因此,人民的钱必须要用在人民身上,取之人民,用之人民。拨款数额的透明公布是新政府带来的一大改革。

欢迎大家继续互相监督,确保教育部每一笔拨款都是用在学生的身上,一起走向一个更好的新马来西亚。

再逼学爪夷文就不让孩子上学!印裔组织:张念群不敢回答我的问题!

大马印裔教育转型协会主席依朗葛温今日狠批评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爪夷字单元对话会上,无法给予令人信服的回答,许多重要的问题,还得劳烦另2名非教育部的副部长代答。

依朗葛温说,本身代表印裔团体,出席张念群在本月21日召开的国民型小学四年级马来文课的介绍爪夷字单元对话会,另2名赴会的副部长为乡区发展部副部长西华拉沙与青体部副部长沈志强。

“我完全感到震惊,西华拉沙和沈志强在回答,应该回答问题的张念群却不说话。我们是在讨论国家的教育政策,却由其他部门的副部长代答,而我们谈论的是国家的未来。”

他说,对话会的出席者当时提出许多问题都没有被回答,尤其是4年级以后的爪夷字体课程。

“最重要的问题,为何要在各源流学校介绍爪夷字体;他们回答,让学生了解国家字符,但这只是四年级的课程,那五、六年级要教什么呢?他们没有任何答案。”

24个组织组成的反爪夷文书法行动小组(SEKAT)要求教育部暂缓执行教导,好让相关问题取得明确的答案。

行动小组秘书亚伦多拉沙米说,该组织希望与政府展开对话,以寻求一个各方都能够接受的解决方案。

亚伦也警告说,若政府没有满足双方对话的要求,他们也将说服家长停止送孩子上学,以示抗议。

“我们希望和相关部门和利益相关者对话,而且我们希望推介教导爪夷文书法的想法被暂缓,直到有个明确的方案。”

他今日在隆雪华堂召开的记者会上说,“如果不满足我们的要求,我们希望家长不把孩子送往学校。我们将会举行相关活动,说服学生旷课。”

同时出席这项记者会的社运人士,包括来自达雅权益行动小组、半岛婆罗子民协会、大马兴都桑甘及淡米尔基金会的代表。

在国民型教育团体表达反对态度后,政府在本月初宣布继续执行在小学四年级教授爪夷文书法的政策,只是将会落实部分调整。

根据最新的决定,爪夷文的上课节数将会减少,并需要获得学校家教协会的批准。

然而反爪夷文行动小组对于这项妥协并不满意,更呼吁探讨简化教学程序的方法,来降低学生和教师的负担。

这个团体也一致赞同政府强化向非巫裔学生教导国语。

其中一名主讲人沙溪古马也说,相对于学习爪夷文书法,非巫裔学生应该更多学习国语。

“我们应该让他们学习国语,让他们掌握这个无言。为什么要教授这个只带来少许益处的东西?”

沙溪也是兴都权益委员会联邦直辖区主席,他说,“现阶段,有些非巫裔学生已经很难在语文课考取好成绩,如果你增加新的项目,他们更难负荷。”

上周五中午,共有两人因为就此事在十五碑举行集会而被警方逮捕。

集会总协调乌马甘达及大马华校生协会主席陈纹达两人在集会上发言后,就被警方带走,并录取口供。

跟他吃饭这是种侮辱!安碧嘉:我对赛沙迪很失望!

律师公会前主席拿督安碧嘉斥责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前几天才要求将备受争议的印度籍伊斯兰传教士查基尔纳益遣送回印度,而如今却款待对方。

安碧嘉今日发表推文时,针对赛沙迪呼吁大马人“往前迈进”,因为查基尔纳益已道歉事宜,直斥对方行为媚外。

“这没帮助!你的第一直觉是正确的。而你现在是媚外,我们不需要什么道歉。

“这是侮辱。你是我欣赏的部长之一,而这很令人失望。”

昨天,赛沙迪说,大马人如今该前进了,不要纠结于查基尔纳益的争议性言论。

不过,约一周前,赛沙迪因查基尔纳益的煽动言论,而要求将对方遣返。

赛沙迪分别在推特和Instagram上载他与查基尔纳益共聚晚餐的照片。

尽管警方已禁查基尔纳益在大马,甚至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任何言论,赛沙迪依然在社交媒体上载他与查基尔纳益的合影照。

青年及体育部部长赛沙迪在家中设夜宴,款待争议伊斯兰传教士扎基尔耐克,还将两人欢愉聚餐的照片上载到社媒专页,引起网民愤怒,群起炮轰赛沙迪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

网民不忘“提醒”赛沙迪,他早前是其中一名率先抨击扎基尔应被遣送回国的部长,而且当时还措词强烈地说:“扎基尔人身攻击了我的华裔和印裔兄弟!”

在本周六这场峰回路转的夜宴中,赛沙迪透过推特及脸书专页,告诉国人说“人谁无过?”,而且“扎基尔已道歉了”,为扎基尔求情。

“没有必要再捶胸顿足,让情况变得更糟了。让我们继续迈进吧,这国家需要的是疗愈复原。”

然而,赛沙迪的“温情喊话”却不获公民组织领袖及网民买账。人权律师安美嘉在推特回应表明,她对自己曾经看好的赛沙迪,感到非常失望。

“这一点都不疗愈!你一开始的表现才是正确的,如今你却选择屈膝!我们不需要这些胡诌的道歉之词。”

“这真让人感到受辱!你曾是我青睐的部长之一,但如今却让我失望不已!”

另一位推特用户@ashvinmenon也质问赛沙迪的行为:“我希望你能明白,与这位羞辱了国家一半人民的家伙会面,带出了什么讯息?”

其他网民则炮轰赛沙迪言论反复无常,先是批评扎基尔,如今却为对方求情。

@SokanMalaya07图文并茂上载赛沙迪当初批评扎基尔的新闻,还写到:“你是位百分百的伪君子,之前你还表态说要将扎基尔驱逐。”

@newstradr则质问赛沙迪,是否还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你还记得自己曾说过‘对我华裔及印裔兄弟姐妹的攻击,如同攻击所有大马人’这句话吗?或许这则新闻能唤起你的记忆!”

无论如何,一些网民还是欢迎赛沙迪与扎基尔会面一事。

@eqwanroslan说:“扎基尔是一名良善的穆斯林,他甚至愿意与曾要求驱逐他的部长会面。”

@akify2k则感谢赛沙迪,肯勇于认错。“谢谢YB肯认错,我尊敬你。”

扎基尔因为在早前的讲座中,接连发表“印裔不忠”及“旧客人华裔应先走”的荒谬言论,结果引起举国哗然,警方较后更多次传召他录供,并禁止他再次公开演说。

赛沙迪:人家已道歉就无需再逞英雄造成情况更加混乱!

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今日表示,印度籍传教士扎基尔已经道歉,国人应该向前看,无需再逞英雄及造成情况更加混乱。

他今日在推特上载与扎基尔一起用餐的照片及合照,并发文说,没有一个人不会犯错,

他自己也曾经多次犯错,在受到批评时坦然面对。

“扎基尔已经道歉……不必再拍胸膛(逞当英雄)及造成情况更混乱。

让我们向前看,这个国家需要复原。”

他指出,大马是一个多元种族和宗教的国家,

中庸胜过极端,团结就是我们的力量。

“每个族群都有贡献,他们是大马人民,和我一样。异中求同,一起更强大。”

体现真正各族和谐精神!3B茶室每天吸引许多各族顾客上门光顾!

经营了13年的关丹3B茶室,有华人负责的茶水部,马来及印度式的美食,每天吸引许多各族顾客上门光顾,强烈体现大马3大民族应有的和谐生活。

3B茶室位于关丹英迪拉马哥打14工业区,所谓3B,即寓意3 Bangsa(3个种族)。东主朱敏宾(53岁)负责茶水,并把摊位出租给巫裔及印裔穆斯林,出售马来蒸饭、椰浆饭、羊肉饭、杂饭等。

他今日受询时说,2006年,他将其米仓改装为茶室,并想着要融入3大民族特色,便召集友族加入设摊位。

“逢周一至周六,有许多公务员、附近厂家员工来用餐,顾客涵盖3大种族及外劳,非常热闹。”

他说,也特别教会巫裔妇女烹调华人式杂饭菜、加哩面,所以华裔食客也很多。

“之前有印度人在此设摊,但结业后就改由印裔穆斯林接手。”

他赞扬,这里的巫裔食客很亲切及很老实,若忘了付钱,翌日来用餐会主动还钱。

他说,目前都是聘用巫裔员工泡茶水,偶尔人多时,也会帮忙泡茶。

“巫裔茶客也爱喝我泡的茶水,不会嫌弃。”

针对坊间都指如今各族关系已不如以往般和谐,朱敏宾则不认同,

他说每天都与友族接触,大家相处融洽,彼此并没有因肤色不同而排斥。

“这或许是政治人物之间的沟通问题,至于草根的居民生活依然融洽,希望这种生活模式不会改变。”

嘛嘛档被指金援扎基尔!业者出面反驳:“这是无稽之谈!”

马来西亚穆斯林餐厅业者公会(Presma)强调,被指捐款予具有争议的印度传教司的马来西亚印裔穆斯林餐厅公会(PRMM),其实不存在。

马来西亚穆斯林餐厅业者公会代表阿里沙扎罕(Ali Shajahan Kamaruddin)向《透视大马》指出:

“我们已经调查了 ,该协会是不存在,我们不明白为何Presma会被扯上关系,这根本是无稽之谈。”

他说,大马穆斯林餐厅业者公会在全马有4000名会员。

至于马来西亚印度餐厅业者公会(Primas)主席姆都沙米(T Muthusamy )也表示不曾听闻该协会的存在。

“我曾与印裔穆斯林协会的非政府组织会面,但不曾听闻该协会的名字。”

他说,社交媒体流传该协会在全马拥有1万7351名会员的说法是不合逻辑,全国不可能有1万7351间印裔穆斯林餐厅。

社交媒体目前疯传呼吁大马人杯葛捐款予扎基尔奈克的印裔穆斯林餐厅,根据有关讯息,有关协会在全马拥有1万7351名会员,并于每月捐献17万5000令吉予扎基尔奈克。

姆都沙米说,会员不可能在公会不知情的情况下捐款,一般上任何捐款必须经过会议白纸黑字记录。

他认为,该协会拥有1150名会员,25%为印裔穆斯林,其余则是经营香蕉叶饭餐厅的业者。

他不排除当中有人利用扎基尔奈克炒作这项课题,但他也不愿进一步评论这项课题。

“这是涉及种族与国家的敏感课题,而且警方也在调查当中,且交给警方调查吧。”

扎基尔奈克近期在国内发表的言论引起鞑伐,包括质疑本地印裔对首相的效忠以及质疑华裔为访客,理应比他先离开大马的言论。

不过,这名争议的传教司则宣称本身的言论已被断章取义,警方至今也两度传召他录取口供。

武吉阿曼刑事罪案调查局总监胡兹,警方援引刑事法典504歧视及威胁公共安全条文调查扎基尔奈克。

哄骗女童摸自己的“鸟鸟”,变态男的车被人纵火焚烧!

社交媒体流传一名男子涉嫌诱骗女童抚摸其生殖器官,并答应该名女童事后购买礼物作为补偿。据悉,该名男子已向警方自首。

根据社交媒体流传的短片,该名男子是将一名女童带上轿车后座,并脱下裤子,露出生殖器官,并哄骗该名女童抚摸其生殖器官。

短片中,该名女童曾告知男子想要停止,不过该名男子却继续哄骗女童,更答应将在事后为女童购买礼物。

该名男子也在过程中亲吻女童及做出不雅的举动。另外,社交媒体流传另外一部约8秒的视频,显示有一辆轿车被纵火。

根据了解,有愤怒的民众因不满男子的行为,而纵火焚烧男子的轿车。

在视频流传后,数名民众已针对此事向警方报案。该名男子也已向警方自首。

森州刑事调查主任将于今午2时针对此事召开新闻发布会。

出手毫不留情!《印裔中五生案》嫌犯直接洒咖喱粉袭眼再行凶!

印裔中五生一案,据悉,2名嫌犯疑在行凶时用咖哩粉洒向死者斯里达兰因,导致死者无法睁眼而丧失反抗能力。

据了解,根据警方所搜获的证物中,有一罐咖哩粉,据知是嫌犯用来让死者的双眼在沾上辛辣的咖哩粉后无法视物,双眼被灼伤后也会失去反抗能力。

据悉,上述仿如电影情节的案情,是2名嫌犯在接受调查时所披露。

据知,2名嫌犯在案发后,也以拖把清理沾满血迹的地面,而男嫌犯的衣服因沾了鲜血,

女嫌犯便把死者的T恤给予男嫌犯更换,以免在回家时引起他人的怀疑。

此外,据了解,警方也在现场起获一把水果刀、一束相信用来捆绑死者双手的塑料绳子,以及此案的导火线,即男嫌犯的手机。

上述案件是于本月5日中午时分,发生在甘文丁美景花园一间排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