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最后一次上诉机会!吴易甜母亲:恳求联邦法院能将公道还给女儿!

上诉庭将“男网友杀害15岁动漫迷少女命案”改判为误杀刑罚后,如今控方只剩下最后一次上诉机会,死者吴易甜的母亲沈依玲恳求联邦法院,能将公道还给女儿。

沈依玲形容,这是“最后、仅有的上诉机会”,她只希望犯罪者能获得应有惩罚,而非如现今般,竟反过来颠倒是非黑白,污蔑她逝世的孩子。

“这是最后、仅有的上诉机会。我希望坏人得到应得的惩罚,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扭曲事实,颠倒是非,污蔑我含冤而逝的孩子。我希望,我们可以相信邪不能胜正。”

自上诉庭三司于上周四(12日),一致裁决接纳本案被告潘伟雄的上诉,将高庭裁判的谋杀罪成死刑,改为22年监禁的误杀刑罚后,大受打击的沈依玲,情绪一直都很低落。

她于日前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一字一句道出上述的心声,只希望能把握这最后的上诉机会,向联邦法院五司陈情,扭转上诉庭改判误杀的裁决。

“我要大大声告诉大家:甜甜是一个善良又热心,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她才十五岁,她热爱动漫,对朋友真诚,不该落得如此下场!”

“我希望联邦法院五司可以还我们一个公道,为我们伸张正义。因为她(易甜)用生命捍卫了自己,请司法还她清白。”

在上诉庭推翻高庭判决,并改判被告为误杀后,如今沈依玲为女儿讨回公道的最后机会,就寄托在联邦法院五司身上。(档案照:透视大马)
在上诉庭推翻高庭判决,并改判被告为误杀后,如今沈依玲为女儿讨回公道的最后机会,就寄托在联邦法院五司身上。(档案照:透视大马)
沈依玲证实,本案检控官已答应上诉至联邦法院,不过也强调这是最后一次的上诉机会。

她透露:“检控官说总检察署会在14天内发函上诉,我们的律师也会跟进。”

至于控方对上诉翻案有多大的把握,沈依玲指检控官仅表明“会尽力”,而且届时上诉至联邦法院,所委派的检控官也不一定相同。

吴易甜遭杀害复被藏尸行李箱的骇人案件,经上诉庭三司改判误杀后,引起社会哗然,不少民众表明难以接受判决,纷纷鼓励家属上诉,有者还愿意捐款助家属打官司。

无论如何,沈依玲感谢各界的好意,并澄清她们在此案中属于刑事罪控方,因此无需耗费,而旁听律师也是义务协助,因此不需众筹募款。

这宗命案是于2013年10月21日发生,被告潘伟雄被指于当天下午3时至4时,在雪州双溪威千百家村住家杀害吴易甜,因而抵触刑事法典第302条文(谋杀)。

经过近6年的审讯,莎阿南高庭于去年4月3日,裁决潘伟雄谋杀罪名成立,需判处绞刑。

然而,案件在上诉庭三司接纳被告上诉后出现逆转,在考量谋杀罪名过重的理据后,改判为刑事法典第304(a)条文(误杀)。

三司在讨论后,判处被告刑罚为22年监禁,并从被逮捕日开始计算,被告于2013年10月被逮捕。

【视频】希盟四党发表声明!安华:勿忘前人牺牲否则一切耕耘化为乌有!

在马来西亚迎庆独立日62周年之际,希盟吁促马来西亚人必须坚守中道,拒绝极端政治,勿受种族情绪煽动。

希盟四党党魁发表联合声明,马来西亚人应该拒绝任何极端言论,勿让任何人煽动族群情绪,捞取政治利益。

“……马来西亚别无选择,必须重返中道,摒弃猜疑和陈旧思维,避免侵蚀人民的成就,包括缔造2018年5月9日的重要改变。”

“这一次的独立日,让我们共同珍视我们在这片土地所享有的和谐与繁荣,教育和提醒自己、家人及邻居,必须带着包容的心,相互理解、容忍和对待彼此。”

希盟四党党魁分别是公正党主席安华、团结党主席慕尤丁、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及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

此外,希盟四党党魁也呼吁,大马人应谨记争取独立的斗争历史,以及1963年马来西亚 成立是个多元文化及多元宗教的国度。

四党党魁也提醒,若人民遗忘建国史及发展使命,将失去前人努力耕耘的硕果。

“不管是政治领袖,为国捐躯的军人,或是为国奉献的大马人,如果我们忘了这些前人的牺牲和辛劳,否则先前所耕耘的事物,可能会在转瞬间化为乌有。”


印度与大马自2010年就有引渡条约!律师:逮捕他大马别无选择!

曾在国际法院服务的律师西华纳丹今日指出,若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对备受争议的印度籍伊斯兰传教士查基尔纳益发出红色通缉令,大马别无选择,必须逮捕查基尔纳益。

根据《自由今日大马》报导,印度政府是以散播恐怖主义和洗黑钱为由,而通缉查基尔纳益。

至于红色通缉令,则是国际刑警组织给予国家警队的提醒,以逮捕通缉犯。

西华纳丹说,作为国际刑警组织的成员国,大马必须采取逮捕行动。

“我们必须逮捕查基尔纳益,并将他交给国际刑警组织,再由该组织将查基尔纳益送回印度。”

他说,印度与大马自2010年,就有引渡条约,因此印度不必寻求国际刑警组织协助。

目前身居我国的查基尔纳益,因涉嫌洗黑钱而被印度当局提控。

据印度媒体《The Hindu》报导,印度执法局(Enforcement Directorate)是援引《防止洗黑钱法令》(Prevention of Money Laundering Act),提控具争议性的查基尔以及其他数人。案件已提呈孟买特别法庭审理。

今年8月初,查基尔纳益因发表“华印裔客人论”而引起轩然大波,结果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504条文即故意侮辱及破坏公共安宁罪名来调查他。

查基尔纳益是在丹州的一场活动上致词时,批评那些要求他离开大马的人士。

他说,大马印裔选择支持印度总理莫迪,多过忠诚于首相敦马哈迪。

他还指大马华裔只是“老客人”,如果他应该被送回印度,那么华人也要被送回中国。

今年8月13日,首相敦马哈迪说,若将查基尔纳益遣返,后者恐面对被杀的风险。

今年国庆主题《爱我国家》够讽刺!陈文德:政府送人民“有毒”礼物!

8月31日我国迎来第62周年独立纪念,希望联盟政府将国庆主题定为“爱我国家,廉洁大马”(“Sayangi Malaysiaku,Malaysia Bersih”),然而国内环保分子却对国庆主题表示感到讽刺。

拯救大马委员会(SMSL)主席陈文德指出,政府批准关丹莱纳斯稀土厂“辐射废料不出境”的决定,如同在今年国庆日上,为人民献上一份“有毒”的纪念礼物。

陈文德说,我国历史上有两个“有毒”遗产,第一个是本地货,即霹雳州红坭山亚洲稀土公司的稀土提炼厂,第二个是舶来品,来自澳洲。

“这一份进口的舶来品礼物是对人体有害,我们不明白为何政府可以允许有毒废料留在国内?”

他告诉《透视大马》,今年国庆主题“Sayangi Malaysiaku”(爱我国家)的口号令人感到讽刺,并没有顾及人民的感受。

“新政府并没有为人民带来希望,让人民失望。政府要求人民‘爱我国家’,却又允许莱纳斯有条件继续营运?”

“每一位选民心中都有一把尺,若政府真的爱护我们的国家,就还人民一片净土,不允许莱纳斯继续在马来西亚营运。”

首相马哈迪在4月5日指出,政府向莱纳斯开出新条件,只要莱纳斯许诺原料入境前先“清洗”,则可继续在大马营运,这一项将更新莱纳斯执照的消息,使大马民众大感错愕和遗憾。

尽管政府做出宣布,但是陈文德相信真理到最后一定会胜利,希望政府会回心转意。

“我相信政府会在交出成绩单那一天会考虑到人民的感受,人民如何看待这一个政府,到了裁决(全国大选投票)那一天就有分晓,我相信到了那个时候,政府为讨好选民,一定会宣布其他折中政策。”

“我们会一直提醒人民,政府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

亚洲稀土厂于1979年获大马政府批准,在霹雳红坭山新村拿乞路开设化学提炼厂,并于1982年正式开始运作。

提炼厂是从锡矿废料渣质独居石中提出化学元素钇(Y),钇是一种稀土原料,是科技产品与化学工业中的必要原料。

在加工提炼钇的过程中,会散发具有辐射性的尘埃及气体,并且会遗下辐射性废料。而这些含有辐射性的气体与废料,很可能会透过食物、水或空气被人体吸收,吸入者的免疫系统不但会受破坏,甚至会致癌。

提炼厂经营2年后,当地部分居民先后被验出血液含铅量超标、患上癌症、白血病等等,同时提炼厂附近的居民的先天低能儿、孕妇流产、婴儿夭折发生率也大大提升。

拯救大马委员会曾在818号召人民举行集会,

这个国家无药可救了!马来学者:马来人是拖垮大马的祸首!

我身为大马人、马来人以及那些在学术、宗教和政治机构掌权者,写了21年的想法、批评和建议了,我再也没有什么话想说了。

大马目前正在迈向一个毁灭的道路,而马来穆斯林是拖垮此事的人。

我也已经说过并提出了很多其他方式,但我已经无法提供更多的意见了。

这是我写过的最难以下笔的文章,我作为学者的职业生涯中,第一次想要致电星洲日报以推掉这份请求。

我看到这个国家没有希望了。马来人最终将摧毁自己和其他人。大马唯一的希望在沙巴和砂拉越。

如果他们放弃了伙伴关系,那么大马的想法只是一个笑话。如果我年轻30岁,我会把我的家人带离这个国家并安置在其他国家或至少邻近的新加坡以及沙巴和砂拉越。至少那里还可以喝到拉茶。

宗教司说的话听起来像一个可怕的电影情节中的流氓且不受其同僚的控制,马来人将继续以这种方式接受教育。

资深的马来政治人物和商人继续掌握着这个国家的命运,旧大马刚刚动过心脏绕道手术获得了新生命。

学者仍在算着他们的H指数和SCOPUS资料库的论文,这些学术机构将继续成为与社会和政治发展无关的实体,从纳税人的钱和他们良好的自我感觉中获得养分。

捍卫马来人的宗教、学术和政治,将让国家陷入无意识状态。

我的编辑想知道,还可以改变什么?好吧,我不再有任何想法,除了说……拯救你和你的家人以渡过难关,绑紧腰带并策略性地将孩子送往国外。

我现在开始认真地考虑将我的两名孩子送往国外。大马没有任何东西值得有尊严的人留下。

当一名对印度人的历史知之甚少的宗教司可以做出如此简单和种族主义的言论,并在没有获得其同僚的谴责或提醒的情况下无事脱身,那么这个游戏已经结束了。

当他呼吁努力工作和敬业的华人教育组织违法并罔顾他们60年的贡献,还谈什么尊严?

更糟糕的是,当这名宗教资本主义的代理人来到这个国家,不仅侮辱了其他宗教,还包括我们几代人的社群的存在,部长们与他吃着晚餐脸上挂着笑容的照片,这真的很糟糕。

然后有一个以伊斯兰为名的政党不断向追随者灌输伊斯兰情谊比公民更重要,而那些反对传教士的人是伊斯兰的敌人,然后警察静静地坐在一旁没有任何反应,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训练自己成为专家,对我所知的每一件事情制定成败。我也可以专业地预测别人所做的事情的成败。我可以肯定地说大马是一个失败者。

它在2018年5月9日之前惨败,它在仅仅过了一年之后又再次面临更糟的落败。

起初,这失败是马来选民不愿意改变造成的。然后,两个声名狼藉的马来政党的联姻加剧了这种失败。现在,最小和最不具意识形态的政党完全背叛了人们的信任,而这个政党的首领正在策划一出20世纪90年代的复出秀。

除非出现奇迹,否则大马将在三种类型的国家中,成为第一个被列入“第四世界“的国家。

我们将无处可走,成了“无”,我们被经济、教育、宗教的旧关联困住了,也不尊重其他人和国家。

当有一天,穆斯林被拒绝踏入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就像他们喜欢的讲师一样,就像马来言语所说的:已经跌倒了还遇到楼梯(祸不单行)或已经跌倒了才后知后觉,将会成为严峻的现实。

什么是可能重燃大马的奇迹?只有三件事。首先,通过奇迹般的冲击,公民社会和其他现有政党进行重整,并推出70名独立候选人以推翻希盟的候选人,并与沙巴和砂拉越有尊严的政党结合,然后就可能有机会。

找到70名有诚信且致力于国家建设的各族候选人有多难?他们的名字已经在我的电脑记录名单中。

公民社会、优秀及具备国家意识的非政府组织可以与在上届选举中失去支持的老牌政党的草根基层一起合作。当第15届大选越来越靠近时,希盟委任的公民社会领袖必须回到他们原来的岗位。

第二个奇迹是让10万名或更多马来孩子考取统考,我们必须持续追踪这些孩子并给予他们支援,以让他们从持有古老偏见和来自公立学校的穆斯林和马来人手中拯救我们的国家。

这就是为什么马来政党贬低统考,因为新马来人掌握三语并能够与中国和西方世界联系,他们将根据他们在独中时与其他社群互动的经验来重新制定新的国家建设。

不管希盟政府承认与否,我都认为统考是唯一可以拯救这个国家的因素。被大部分自己种族的人拒绝的孩子将复兴大马的概念,因此,我们必须确保统考的生存和发展。

那些在国际学校接受国际课程教育的孩子,将成为治愈国家的另一股力量,他们也必须获得保护和推广,以让家长有能力负担得起。就让公立学校深陷在他们的问题之中。

第三个奇迹是私立高等教育机构。这些机构已经通过了经济挑战,现在可以通过混合的学术组织来引领国家,以取代以种族为中心及与学术界无关的公立大学。

如果这些私立大学能够醒悟并以正确的思维方式和想法来满足年轻马来人的思想,那么未来将由他们主导。

私立大学必须摆脱赚钱的心态并表明他们可以取代公立大学及自成一格。

私立大学的学者可以成立自己的教授理事会,并制定真正有影响力的研究和策略以推动大马未来的50年,并将学生的才能用于研究和连接世界的行业之中。

未来的行业将不受地理限制,并且不需要像马来市议会这样的组织来批准新建工程。

新的“工厂”在网络空间里并可以离岸操作。各国将与这些没有表现出任何种族和宗教优越感的学生一起工作并避开那些有优越感的人。

世界属于私人企业,因为政府因旧政治而无法改变。

第四个奇迹是私人公司和企业在不受地理限制的世界中汇集资源,以提供财务和基础设施资源,以帮助思路清晰和努力工作的毕业生和年轻技术人才摆脱任何政府的“要求”。

同样的,政府不控制网络空间和离岸交易。大马人将在世界各地工作、生活、玩乐和进行膜拜,同时仍然扎根于“祖国”。

这个国庆日对于我国来说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国庆日,因为它陷入了旧政治思维中。

但是,对于所有大马人来说,这个国庆日是一个新的国庆日,他们热爱这个对彼此信仰和文化深深尊重并互相合作以实现共享繁荣的想法。

我们需要的国庆日是摆脱旧的游戏规则并迈向新的全球化游戏规则,以让我们从90年代的枷锁中获得解脱。

为了拯救大马,我们的孩子必须“离开现在的大马”并拥抱未来的大马,这个大马将跨越全球但同时根植于我们传统信仰和文化之中。

擅自修改公司章程独自操控重要业务!纳吉在SRC拥有绝对控制权!

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前身为登嘉楼投资机构,之后改名为1MDB,而纳吉在2009年出任第6任大马首相之后,修改公司章程,以独自操控该公司的重要业务和事务。

大马公司委员会的助理公司注册员拉菲达雅亚透露,纳吉在2009年4月3日宣誓就任首相后的5个月(2009年9月2日),修改了登嘉楼投资机构的章程。

这意味着,纳吉对当时的财政部(MOF)子公司SRC国际拥有绝对的控制权,这也表示,担任财政部长的纳吉是唯一股东。

该条款根据SRC国际公司备忘录和章程第117条增加,实际上要求包括财务担保和在重要与战略问题上必须得到首相的批准。

SRC国际前董事会主席伊斯米于上个月供证时说,在2012年4月23日的一项特别会议上,就公司章程第117条文进行修改,阐明SRC国际在重要与战略问题必须考量名誉顾问的建议。

2009年9月4日,纳吉签署了将登嘉楼投资机构名称改为1MDB的文件,后者成为一家全资政府机构,并在2009年9月25日通知马来西亚公司委员会。

随着巴基沙烈在2009年10月10日辞职后,洛丁成为1MDB新任主席,并在担任主席5年,因此,公账会是否传召巴基沙烈,胥视洛丁对一马公司债务的解释。

登嘉楼投资机构由前 登嘉楼大臣阿末赛益成立于2008年。

拉菲达雅亚告诉法庭,登嘉楼投资机构初期董事分别是,登嘉楼苏丹后、巴基沙烈、伊斯米和沙鲁。

拉菲达雅今天提交了151份有关1MDB、Mastika Lagenda有限公司、云顶杉源电力(Genting Sanyen Power Sdn Bhd)和丹绒能源私人有限公司(Tanjong Energy Sdn Bhd)的文件。

明天她将再递交26份文件,之后她将接受辩方的盘问。

纳吉在此案面对25项控状,当中包括4项滥权威自己获得23亿令吉,另外21项是和洗黑钱有关,所涉及的款项是一样的,一旦罪纳吉可能需要面对最高20年的监禁。

纳吉的首席辩护律师是沙菲宜,控方则是哥巴斯里南,案件由高庭法官柯林洛伦斯负责聆审。

抵制非穆斯林产品是不对的!企业部长:这不该发生在多元种族社会里!

某非政府组织近期在社交媒体上发动杯葛非穆斯林产品的运动,唯企业家发展部长礼端(Mohd Redzuan Yusof)形容,此举毫无建设性(not constructive)。

他认为,类似的运动不该发生在一个多元种族的社会里。

“比如在北部,约70%的清真商品是由非穆斯林所生产。这不是个问题。”

“有关(抵制)行动是不对的。如果它是清真的,那就足够了。如果它有伊斯兰发展局(Jakim)的清真认证,那就可以销售了。不需要去杯葛,因为这是没有建设性的。”

但不在控制范围内

尽管如此,礼端表示,他无法控制在社交媒体上的类似运动。

他是今午为2019年全国企业周主持推介后,被记者询及时如此表示。

陪同者包括企业部副部长哈达蓝利(Hatta Md Ramli)和副财长阿米鲁丁( Amiruddin Hamzah)。

停办土著企业大会

另一方面,礼端指出,由于新政府盼能更具兼容性,因此不会再有一项专属土著的企业家大会。

“只会有同一个大会,我们要更加兼容和具备明确的方向,所以再也不需要举行另一场土著企业家大会。”

“如果有必要,那我们可以再度举行。”

早前,礼端致词时表示,由26个金融机构组成的大马伊斯兰银行机构协会(AIBIM)共发出约200亿令吉贷款给中小型企业。

他说,有关金融机构已准备好支持政府的2030年国家企业家政策。

【视频】极端马来组织要办集会挑衅,他们报警了!

马来非政府组织“国家斗士红色行动”(GMPN),今天针对UMAH捍卫穆斯林社群集会,以敦促政府解散国会事宜,前往警局报案。

该行动主席拉查里查卡利亚指该集会是一种挑衅,明显就是要挑起种族主义问题,因此警方受促彻查有关集会。

“若国人常把‘团结’挂在嘴边,但在另一边厢又正忙于计划示威活动的话,最终只会把国家搞得一团糟。

“不能否认的是,种族问题正在我国蔓延着,它就像一把火,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阻止这把火蔓延。”

拉查里在报案后也提到,国民必须要一同走出种族主义的圈套,不能再持续被相关问题纠结,不然国家团结之事,将沦为“天方夜谭”。

拉查里查卡利亚就UMAH捍卫穆斯林社群集会事宜报案。左起为莫哈末努尔阿里阿卡巴及阿玆扎沙勒。

他说,如何妥善处理人民的斗争才是现阶段最重要的,并促警方、大马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及相关机构,

应更果断去阻止集会活动,进而维护国家安宁和秩序。

同时,国家诚信党甲洞区部主席拿督莫哈末努尔阿里阿卡巴也提到,

一个国家的安全,可是会影响到该国经济的稳定程度。

“若我国持续处在动荡不安的情况下,游客及投资者将不再前来我国,自然地国家经济也会受到影响。”

最后,他也敦促政府,应将国家繁荣及人民安危作为优先考量,以更有效去解决国家正面对的问题,并设法阻止集会活动的发生。
出席者包括大马烈火莫熄组织主席阿玆扎沙勒


【视频】被林冠英和多人炮轰之后,马智礼公布最新录音还原真相!

教育部长马智礼日前指会探讨迈向单源流教育的建议,遭反对党炮轰;他强调聆听各种建议并不等于接纳或拒绝。

马智礼今日在面子书上公布录音,并写上当时回答记者的完整答案。

“记者昨日询问我,有关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达哈依斯迈建议迈向单一源流学校一事。”

“我给予的完整答案是:我还未研究这项建议,我需要研究这项建议,我会先研究这项建议。”

马智礼所写下文稿为:“I haven’t look into the suggestion yet. I need to look into the suggestion. I will look into the suggestion first.”

他也说,秉着新马来西亚的精神,政府乐于聆听任何建议,但聆听不代表一定接纳或拒绝该意见。

“在这个新马来西亚的时代,所有人能自由发表意见,但也必须为提出的意见负上责任。”

“我希望我这简短的答案,不会遭错误曲解,形成负面的诠释,我促请大家聆听我当时回应的录音。”

民主行动党今日重申,取消多源流学校及成立单元流学校既不是希盟的政策,也不是现任政府的政策;成立单元流学校并没有列在希盟的宣言内,不曾在内阁被提起,甚至不曾在部长级谈话中曾被提及。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指出,多源流学校和教育得到了额外的保护,宣称将其关闭是一种煽动性的罪行。

“即便是国会议员,也不享有国会的免责权,并会因为在国会发表此类煽动性的言论而遭法庭定罪。”

他说,马来西亚人原本应该在国家各族团结与共识之下以默迪卡精神庆祝国庆,然而却还有人继续企图在国家和谐上搅局,询求以单元流学校取代多源流。

“这项针对多源流学校的煽动性攻击很明显违背我国独立的默迪卡精神,默迪卡精神是催生我国联邦宪法的根本。”

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他说,他会探讨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达哈依斯迈所提出,让我国迈向单一源流学校的建议。

他说:“我还没看到有关建议,我会针对此事进行探讨。”

马智礼也是新邦令金国会议员,他今天在教育部颁发国家高等教育基金预付贷款予新邦令金国会选区16名贷款者后,在记者会上这么说。

另一方面,马智礼认为,学生应从小学起加强数理科,让孩子对数理科产生兴趣。

他说,他不久前与负责教育的各州行政议员开会,会议达致共识,

各州政府同意拨出固定款项作为在小学开设数理科补习班用途,设法加强学生的数理科掌握能力。

“我相信在各造合作下,往后修读理科的学生将会增加。

今年6月,首相马哈迪2000年代初推动“宏愿学校”时,面对华社的强烈反对声浪,但如今,马哈迪再度任相后,似乎仍没有放弃类似构思。

《马来邮报》报道,马哈迪昨晚在雅加达与大马人会晤时表示,希盟政府正在研拟一套制度,能够容纳既有的三大源流学校,即国民学校、淡米尔学校和华文学校在同一个屋檐下。

他说,既有的三大源流学校不利国民团结,但是政府不能直接撤除既有的制度,因为这是“人民所要的”。

“因为我们拥有三种源流学校,促进国民团结和整合变得困难,因为政治局势是依据种族需求所设。”

保留母语为教学语

“从政治而言,我们无法承担撤除这三大源流学校的后果,除非这是人民本身提出的要求。”

马哈迪说明,这三大源流学校可以保留母语为教学语,不过,他们可以共同参与运动或课外活动。

宏愿学校是马哈迪首次任相期间,提出2020宏愿时所实施的计划之一,倡议把多源流学校和国民小学同置一个屋檐下,冀望促进种族团结。

不过,关注教育的民间组织却担心,这项计划将会侵犯少数族群获得母语教育的权益,并强迫他们接受单一语言教育。

不满教育制度落伍

报道也指,马哈迪谈到国家教育制度落伍的问题,并指现今制度过于依赖老师,而需要重整。

他说,不是所有的老师都拥有同样的能力和魄力,因此应该将老师的角色转为协调者。

“我发现我们的教育制度已落伍,并不符合现代世界的要求。我们仍然过度依赖老师,不过,不是所有老师都拥有相同的强项。”

“如果学生遇到好老师,那很好;不过,如果他们碰到较弱的老师,问题就来了。”

“我们需要专才透过含有教材的光碟或随身碟,教导我们的孩子。那么所有学生在相同的标准下学习。老师最终只是协调者。”

希盟上台后,马哈迪曾经献议兼任教育部长,并批评马来西亚先进的教学方法落伍,需要启用新的教学方法,如电脑教学。

后来,兼任教长的决定违反《希望宣言》的承诺,马哈迪也打消了念头。

【视频】别把“土著”当护照!铁娘子:拐杖用了60年什么都够了!

贸工部前部长拉菲达她认为,独立之后,希盟政府致力于协助土著,但是随着政府已经协助提升土著,政府就应该协助全国民,不分肤色。

拉菲达向《新海峡时报》说,如今所有人都接受到教育和医疗。

“你就不该一直保持这样的情意结,把这个当成‘护照’,说你是土著,你有这个、那个权利。

这就像是使用拐杖。我们还要用拐杖多久?”

谈到新经济政策时,拉菲达认为,这是513事件后提升全民经济的政策,

“但它并非永久不可改变的政策,不像可兰经,一点都不能修改。”

她说,如今土著掌握30%的财富,当她发现成功的大马人当中也有土著时,她会深感骄傲。

拥有“铁娘子”称号的前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丹斯里拉菲达直言,土著应该向前看,不该再沉浸于“土著应享有各种特权”的论述,并反问土著还要拿拐杖多久?

她忆述,政府在国家独立后寻找方法协助被抛在后头,无法求学或享有其他基本福利的土著,并在那段时期协助及扶持土著。

“是,当然,我们应该为那些有需要的群体协助,不只是土著,而是马来西亚人,不分种族;而今天,所有人都能受教育及医疗服务。”

“你不能一直凭这样的情意结,把这当作是“护照”说你是土著,你有权享有这个、那个,这就像是用拐杖。我们还要用拐杖多久?”

“我们不要再说过去60年的问题,这些都是“超重行李”,就让我们前进,谈现在我们所面对的问题。”

也是亚航X非执行主席的拉菲达接受英文报章《新海峡时报》的专访时表示,政府在513事件以后制定的国家经济政策,是为了通过扩大经济蛋糕来提高大马人的财富分配,但那已经是过去。

“但,这不是个不能改变的永久性政策,不像可兰经,我们一丁点都不能改变。”

“当我们准备新经济政策时,有来自马华的领袖并不认同,所以我用如今和你(记者)解释的方式解释给他们听,土著只拥有1.2%(国家财富),而你(华人)占40%,其余的由外国人掌控。你必须让经济成长。”

“我们不是要拿走你的40%,我们要增加土著的(公司)拥有权至30%,并不是马上就要做到,而是在30年的时间内达到这样的增长。今天,土著掌握了30%的财富。”

她也分享道,当自己读到一些成功故事,知道他们是大马人的时候,她都会感到很骄傲。

“(我)以大马人为先,接着当我知道他们是土著,知道我们的人民都很成功,我会有一种自豪感。”

另外,拉菲达也排除了自己会重回政坛的可能性,强调自己不会再为一个选区的选民服务,而是将所有大马人都当作她的选民。

询及她会否想念过去在选区服务及会见选民的日子,拉菲达回应说:“其实不会,我的选民如今是大马人,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民和国家。”

“当你是一名国会议员的时候,你必须要照顾你的选民,而不只是专注在国家课题,这必须取得平衡。”

她说,自己从30岁受委为上议员后便在基层打滚,后来她也当选国会议员。

拉菲达拥有经济硕士学位,也曾在马来亚大学担任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