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伊党求诚信党助推355修案,末沙布神回伊党!

希盟执政联邦后,伊党副主席莫哈末阿玛呼吁诚信党协助推动355号法令修正案。不过,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表示,希盟政府的当务之急是肃贪。

莫哈末沙布也是国防部长。他今晚在槟城打昔牛汝莪出席开斋活动后,受访时回应莫哈末阿玛的言论。

“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肃贪。这是第一要务。举例而言,我们成立了一马公司特工队,而我们的发现十分惊人。”

“我们必须先肃贪,因为这攸关国家福祉。如果我们不肃贪,国家就会破产,所有人都会遭殃。”

“末沙布还是末沙布”

末沙布也表示,自从上任为国防部长后,他的生活习惯略有改变,但“末沙布还是末沙布”。

他强调,今晚的开斋活动乃是他自掏腰包,而非动用公款举办。

“以前我在咖啡档喝咖啡,现在有一些限制,因为总是有保安人员跟着我。”

“以前我畅所欲言,现在要谨慎发言,因为可能涉及国家防务等课题。”

“但我还是末沙布。”

给大马首相的两封匿名信,警察海军贪污丑闻大曝光!

“警队海事机构涉舞弊”‧2匿名信促敦马拨乱反正

这两封匿名的致首相公开信自上周四起开始出现在一个名为Berita HairanOnline脸书专页,之后陆续被网民转载到其他脸书专页。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27日讯)希盟执政不到一个月,坊间近日相继流传指控大马皇家警队及大马海事执法机构存有大量舞弊现象,促请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彻查并拨乱反正。

这两封匿名的致首相公开信自上周四起开始出现在一个名为Berita HairanOnline脸书专页,之后陆续被网民转载到其他脸书专页。

指修船费比买新船贵

其中一封相信由一名大马海事执法机构人员发给马哈迪的公开信,力数大马海事执法机构高层滥权贪污及管理层在前朝政府执政时只会阿谀奉承,要求首相正视及调查。

公开信中指出,该机构以不合理的1300万令吉购买了9艘巡逻艇、一些船艇的维修费甚至比购买新船的价钱高,但维修后的船艇仍无法良好运作。此外,该机构透过委任中介公司寻找维修公司,并非直接委任维修公司。

信中也提到该机构高层向一间相信属于前任首相署某部长亲信的船厂购买第一代巡逻舰,但舰艇却仍有部份装备缺失,没有根据合约完成工程即交货,涉嫌舞弊。

“最悲哀的是,机构最高管理层以国阵政府领导人的出生地来为舰艇命名,如KM北根、KM峇眼拿督及KM亚娄等,负责行政的机构副总监拿督阿都拉曼更曾要求我们在全国第14届大选时投票支持国阵。”

信中还指,海事执法机构每年将数十万令吉耗在人事更迭上,但却只有官员频密升职,基层则被忽视。

“我们希望尊敬的敦(马哈迪)可以就上述的事件进行调查,并采取必要的行动。”

低阶警员数警队9宗罪

而另一封自称是低阶警员写给马哈迪的公开信,则力数警队过去的9宗罪,并要求敦马尽快采取行动拨乱反正。

该公开信没有写明写信人的身份,但内容却道出警队内的弊端及潜规则,包括贪污、贿赂上司以获得擢升及挪用公款等,并指这些行为让警队成为人民唾弃的机构。

此外,信件内容也道出低阶警员应得的津贴常被扣押迟发,而高阶警官却通过举办宴会强制下属出席并缴纳金钱。

据该公开信也呼吁敦马彻查高阶警官拥有大量来源不明的财产,并撤换现有的高层。

海事机构总监:指控无证据

“下士未获擢升发黑函”

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拿督苏克里回应大马海事执法机构一名队员致首相的公开信时指出,他个人对此不知情,不过他将交由情报审查委员会研究此事,如若指控确实属实,反贪会将展开调查。

而大马海事执法机构总监拿督祖基菲里则指出,调查显示这封公开信只是一名不甘心没有获得擢升的下士,一时气愤之下在网路上发布的黑函。

他说,信内的指控缺乏足够的证据。

“我们在这封公开信在网路传出后,已马上进行内部调查,并查明这封信是一名在该机构装备管理部门任职的一名下士发布到网上。”

他指出,初步相信这名下士是因为不满在近期的升迁名单中名字被排除在外,而在气愤之下作出这种违反纪律的行为,我们已向对方发出要求解释信,勒令其在14天内作出解释。

“针对这封公开信中作出的指控,这名下士其实可以通过正确的渠道如反贪污委员会、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及首相署公共投诉局,而不是在通过网路发布,并指这样的行为已抹黑大马海事执法机构的良好声誉。”

他不担心反贪会针对这封公开信内的事项展开调查,并承诺,若反贪会要调查,他们会给予充份的合作。

至截稿未能联系总警长

至截稿时,本报仍无法联系上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弗兹,而武吉阿曼企业通讯组主任拿督阿丝玛华蒂受询时表示,目前不会就这封公开信发表任何意见。

给大马第七届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公开信

尊敬的敦,首先,我们身为大马海事执法机构的一分子,在此祝贺希望联盟政府在敦的领导下,成功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扳倒国阵,成立一个更为公平的新政府。

我们想让敦知道,在国阵政府执政时,大马海事执法机构在购买及维修船舰上,出现许多不合理及涉嫌舞弊的地方。举例说,大马海事执法机构以每艘1300万令吉的价钱,购买了9艘舷外巡逻快艇,这个价钱对一艘只是18公尺乘4公尺大小的快艇而言实在太贵,这个价钱甚至已经可以购买一部战斗机。

不仅与此,机构在维修部份舰艇上的花费甚至比购买一艘新舰艇还高,而且即使舰艇进行维修后,仍无法良好地运作。此外,机构还委任了一间MSM公司作为寻找维修公司的中介,为甚么机构不要直接委任有能力维修舰艇的公司,而是委任中介公司?

除此之外,机构在购买第一代巡逻舰时也出现滥权的情况,机构向一间坐落在巴生港口,相信属于某首相署部长亲信的造船厂买船,但这些花费巨款所得的舰艇却没有依据合约完成,比如KM峇眼拿督及KM斯里阿曼船舰在交给机构时有装备缺失,跟合约说明的不一样。

最令人悲哀的是,机构最高管理层原来是奉承者,在为从日本购回来的舰艇命名时,以前首相的出生地命名为KM北根,以及以负责大马海事执法机构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沙希淡出生地命名的KM亚娄,还有以前副首相出生地命名的KM峇眼拿督;负责行政的机构副总监拿督阿都拉曼还曾在邮寄选票汇报会上,要求我们投票给国阵。

还有,机构管理层经常频密地更换官员及职员,浪费了数十万令吉。不过,机构只重视官员擢升,有些官员在一年内升职2、3次,但基层却经常被忽视。

我们希望尊敬的敦可以就上述事件进行调查,并采取相应的对付行动。

来自大马海事执法机构装备管理处的代表

大马皇家警队基层警员致首相的公开信

尊敬的大马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你好,我们身为警队一分子,在此对敦再次成为国家领导人,给予最高的祝贺。

随着希望联盟胜选及敦成为首相,我们相信国家可以改变及迈向更光明的前程,不过有几个警队的问题有必要让敦知道。

警队高层,特别是全国总警长、全国副总警长、部门总监及领导高层一直以来为了自身的利益谄媚于政治人物,并没有遵守忠于君国的宣誓及承诺,为此他们可以在警队中进行一些不道德的行为,如奉承者获得擢升,甚至出现更多供警队高层升职的职位,低阶警官们则得不到机会擢升或升职。

除此之外,警队管理层也涉嫌贪污、偏帮及过份的种族主义,使得擢升警阶面试变质,沦为如快速致富般的敛财工具,这点相信敦也可以从一些高级警官拥有大量财富中看出。

这些因拥有不寻常财富而应该被调查的事件已导致警队成为一个没有诚信的机构,甚至被社会藐视及受辱。

高层贪污的行为让很多警察配备都不符合经济效应,包括警车和摩哆车。我们身在底层的警员也经常因高层举办盛大的宴会,被迫缴费及强制出席,他们甚至有时还会向一些外面的罪犯要求捐款。

在一些于豪华酒店举办的荣休晚宴上,我们必须缴付300令吉及送上逾千令吉的礼物,全国总警长也收下了州总警长送上数万令吉的名表,这些钱都是用警员和低阶警官所缴交的费用购买的。

虽然征收消费税每天带来上千万令吉,但前首相却减少了津贴的拨款,导致一些警员的服装、鞋子和手机津贴延迟发出。

我们也对一些认真付出的警员功劳被无视,但警队领导却持续获颁授勋衔、奖章或者升职的情况感到灰心;政府对警队的拨款许多被用来装修高级警官的办公室、住家,甚至购买官车,国家关键成效领域的拨款也被用作举办宴会的费用,警员的福祉无人关注。

我们明白敦目前正忙于改变及处理国家大事,不过我们还是想再次请求敦注意我们面对的问题,警队作为一个保护国家安全及社会和谐的重要机构,这些有问题的警队高层应该被勒令退休,或是让那些真诚、诚实。

果然宝刀未老!首相说出减少国债至8000亿的方法!

首相敦马哈迪指出,政府有能力通过各种方案将国家的债务从1兆亿令吉减少到8000亿令吉,包括解散一些不必要的机构。

他说,他领导的希望联盟政府“继承”了前朝国阵政府因管理糟糕而留下的“烂摊子”,前朝政府向外国、外国银行和本地举债,结果令国家债台高筑。

他接受“美国之音”广播电台的访问时说,希盟政府不会允许国家的债务达到这样的水平。

减开支降2千亿债务

他说,政府的初步行动审查国债的数额,并致力通过减少政府开支来减少2000亿令吉债务。

他指出,政府的第一步当然是确保我国能够偿还债务,并致力减低本金的数额。

“我们看到政府中有许多政治委任者,这些人是为党做事,不是为政府服务,因此,我们需要裁减政治委任的人数,以及解散一些不受政府管辖,但使用政府拨款的机构。”

马哈迪说,最糟糕的是一马公司(1MDB),政府已设定了贷款上限,以确保债务处于可控的范围内。

“但是,这间政府全资拥有的公司却不受法律和政府条规的约束,导致该公司大量举债,(然后)借入的资金消失和被窃取,这是政府考虑立即撤销它的因素之一。”

他指出,拿督斯里纳吉领导的国阵政府摧毁的行政和金融体系,使我国陷入严重的债务危机。

他说,纳吉政府没延用原有的体系,甚至启用新的制度或专制的制度。

“我担任首相的22年很容易,(因为)我继承了现成的制度,我所要做的只是引入新的想法,以便加速马来西亚的发展;但现在我正在处理一个已经被摧毁的国家,其金融体系已经分崩离析了。”

专注提升教育技术

未来几年能成先进国

针对财政部长林冠英指国债已高达1兆873亿令吉,或占了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0.3%,马哈迪强调,由于两位前首相改变了国家的方向,导致我国未能实现2020年宏愿的目标。

不过,他相信马来西亚在未来几年能够取得先进国的地位。

“我们可以通过专注于教育和技术方面,比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在更短的时间内成为先进国。”

询及对付恐怖组织哈里发国的策略时,他指出,我国的有关当局有能力控制该组织在我国的活动,避免它蔓延和引发不必要的事件。

“我们担心大马人参与哈里发国,还有一些大马人前往叙利亚参与IS的活动,但是,目前这都在我们控制的范围内,这种激进活动和思想并没有在我国传播开来,导致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件。”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2018.05.27

林财长说出事情的真相,又有83亿在纳吉的手“不见了?”

林冠英连环反击纳吉 “83亿美元去了哪?”

(吉隆坡27日讯)一马发展公司(1MDB)课题,让现任财政部长林冠英与前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扛上,除逐一回击纳吉指责,林冠英还反问纳吉,总值83亿美元(约326亿令吉)的款项去了哪里?

他说,纳吉不必计较“救济”(Bailout)字眼,因政府过去为1MDB摊还69亿8000万令吉,的确是“救济”该公司,并形容为国内历史上最大“救济”数额。

他今日发出文告时点出3项计划,要纳吉做出解释,即2009年与2011年,该公司与Petro Saudi国际公司合资的18亿3000万美元(约71亿9000万令吉)、2012年以35亿美元(约137亿5000万令吉)购买发电厂,以及2013年30亿美元(约117亿8000万令吉)发展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

“纳吉与其计较有关字眼,还不如向民众解释83亿美元的去向?”

林冠英也说,前朝政府在2010至2012年间,以廉价方式将TRX的70英亩和大马城的486英亩土地卖给1MDB,唯该公司却无法发展,为何政府还要赔偿数十亿令吉给1MDB?

他在此提醒纳吉,财政部并非以免费方式接管1MDB资产,包括从社险贷款8亿令吉,接手TRX CITY公司,以及贷24亿令吉接手大马城公司;而有关社险的贷款将在2020年到期。

“1MDB根本没有资格再向财政部索偿,反观,因为财政部承担该公司贷款,理应给予财政部赔偿。”

林冠英强调,财政部将与一马发展公司调查特工队紧密合作,取回被偷走或“消失”的资金,同时惩罚涉及国内最大宗贪污滥权者。

刘特佐风流快活的日子在倒数当中,政府下决心要将他绳之以法。

(吉隆坡27日讯)有着“娃娃脸”的36岁大马富商刘特佐的“花花公子”般的生活可能正在倒数中,因为政府下定决心要将他绳之以法。

刘特佐被怀疑是一马公司(1MDB)丑闻中的关键人物,这宗丑闻被形容为世界最大宗的欺诈案,也是拖垮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案件。

曾参与1MDB案调查工作的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前高级官员阿都拉萨依德利斯接受《法新社》访问时说,首相敦马哈迪领导的新政府已重新开始调查1MDB弊案,并想方设法将刘特佐带回马来西亚。

他相信刘特佐是此弊案的主谋。

“他必须被捕并带回马来西亚,这样我们才能收回隐藏在国外的所有钱。”

刘特佐被指从1MDB窃取巨额的款项,挥霍无度,其生活奢华程度令人咋舌,除了一掷千金收购房地产、艺术品和游艇,他更不惜重金与帕丽斯希尔顿(Paris Hilton)等名人大办奢华派对。

曾坐游艇航行避耳目

随着大马当局加速调查一马公司弊案,刘特佐乘坐被指用从一马公司窃取的钱购买的豪华游艇在亚洲四处航行以避人耳目,直到早前该游艇在峇厘岛被扣押。

《华尔街日报》报道,他在泰国度假岛屿普吉岛等待选举结果,惟目前下落不明。

在纳吉领导的国阵在5月9日的大选中挫败后,刘特佐的自由可能进入倒数阶段了,因为人民对1MDB丑闻已怒火中烧,这令政府不得不加速调查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