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未来推出硬币付款,不过有限制使用。

(新加坡21日讯)新加坡政府决定修改货币法令,民众未来使用硬币付款时,每种面值的硬币最多只能用20枚。

教育部长、新加坡金融管理局董事王乙康昨日在国会为货币(修正)法案提出一读。

这项修正法案一旦获三读通过,付款人以5分( 约15仙) 、1角(约30仙)、2角(约60仙)、5角(约1令吉50仙) 或一新元( 约3令吉)硬币付款时,每种硬币都不能使用超过20枚。

目前,货币法令规定,面额为5分、1角和2角的硬币,个别只能用于支付2新元(约6令吉)为顶限的款额;5角硬币只能用来付顶限为10新元(约30令吉)的款额。若以1新元硬币付款,则没有款额顶限。这样的限制是为了避免为商家带来不便。

金融管理局去年3月曾探讨将所有硬币的付款顶限统一为10枚,并向征集公众的意见。

2014年发生两起以大量硬币付款的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引起民众关注。有民众反映应对1元硬币设付款顶限,以免类似恶作剧案件重演。

提炼金属物主管,以四种方法自盗153万金属物!

(新加坡21日讯)提炼及重铸金属物公司主管监守自盗,以4种方法偷走包括金条的金属物,总值51万3125新元(约153万9375令吉)。

被告是40岁的马来西亚籍男子萧池民,案发时,他担任该公司助理营运主管。他面对失信与牴触贪污、贩毒和严重罪案(没收利益)法令的3项控状。

被告的职责是处理內部工作程序,如计算金属物、包装並分派金属物到公司其他部门及处理给顾客的货物。他的工作范围允许他进入放置金属物的保险柜房。

去年7月至12月,被告共失信13.046公斤的金属物,总价值51万3125新元,包括金条、金块及金片,被告会將物品放入自封袋,想出4种方法「运出」公司,即藏入包包、间隙、鞋子及草丛,

首个方法是接受保安处检查前,以信封遮著有金属物的自封袋,再將自封袋与信封放进包包,把包包放在员工储存柜中。因包包没有进入受保护的范围,因此不会受检,之后再折返取货。

第二个方法是趁人少时,將自封袋藏保安处附近的一个边门间隙,该边门通往一个不常使用的会议室。他之后再回去取货。

第三个方法则是在送货时,將金属物藏在鞋內,因他知道保安只会检查身体而非鞋子。当上货完毕,被告会將金属物拿出藏在附近草丛,待放工后才取回。

最后一个方法,则是藏金属物于鞋子后,把鞋子脱下放在鞋架上才去检查处,隔天他会重返鞋架取回金属物再放入员工储存柜內。

被告將部分金属物拿到马来西亚,卖给柔佛的一间黄金买卖公司。该公司的一名合规官电邮被告公司的总经理,確认黄金的来源,才揭发被告罪行。

而公司总经理之前点算时,发现黄金不见,但他不知黄金去向,直到收到电邮,才赫然发现,今年5月8日报警。被告今日俯首认罪,被判入狱三年。

把黄金带到新山出售

被告卖掉从公司偷来的1.6公斤金属物,多达11.496公斤金属物却藏在租赁单位。

被告成功將金属物「运出」公司后,就將贼赃藏在新加坡一间租来的单位內。

去年12月5日,他把600克的金属物带到新山售卖给一名销售员。

今年4月9日,被告在新山售卖一公斤的金属物给另一名销售员。被告在这两次交易中获得25万5700令吉。这些钱都存入他在马来西亚的银行户头,他也用以投资股票。

警方在突击被告的家时,搜获剩余的11.496公斤金属物。(人名译音)

新元对马币创下一年新高,换钱过年好时机。

(新加坡22日讯)换钱过年的好时机!新元对人民币的银行间兑换率创下六年新高达5.0662,坊间昨天可换到5.0458。新元对令吉也创下一年新高,市面上可换得3.0524,加上学校假期旅游潮开始,换钱人潮大增三成。

年终学校假期进入第一周,钱币兑换市场就闹哄哄。

因为来自中国和马来西亚的打工族或居民多,人民币和令吉的兑换率创新高总是牵动人心,也带动市场。

根据彭博社数据,昨天(11月20日)新元对人民币的银行间(interbank)兑换率就创下六年新高的5.0662,坊间多家兑换商都开出超过5.05的好康,吸引人潮。今早坊间新元对人民币的兑换率微降到5.0458。

六年前,新元对人民币的兑换率曾达到5.16的水平,而在七年前的8月也曾创下5.35的历史新高水平。

由于换人民币和令吉很划算,牛车水钱币兑换商最近迎来比平日多三成的人潮。(档案照)
至于新元对令吉的银行间兑换率,今天也创下3.0529的一年新高,是去年11月27日闭市的3.0583水平以来的一年新高。

根据get4x.com网站的最新数据,今早我国的兑换商,开出一新元换3.0524的好康。

牛车水珍珠坊Crante钱币兑换商合伙人黄素珍受询时说,由于兑换率好,加上学校假期刚开始,国人纷纷准备去旅游,最近人潮比平日多了约三成。

“当中四成来换人民币,两成换令吉,另外一成换美元,这三种货币就构成七成的生意。”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11月21日的《联合晚报》。

〔视频〕街道行劫失手,匪徒跪地求饶!

匪徒街道上抢劫失手,结果遭民众合力逮捕;匪徒事后也跪地求饶,求事主原谅。

社交网站今日传出一则仅7秒长的视频,视频中疑是匪徒的男子被数名彪悍的男子捉着,而匪徒则一脸惊慌求饶。

然而,上传视频的网民仅指出事发地点在新山,则没有说明准确位置和案发时间;同时也没交代更多详情。

匪徒被民众逮捕后,跪地求饶,希望事主原谅。


华巫混血婚礼,马来习俗,舞狮助兴,展现出大马族群相互包容的一面。

华巫混血新郎上周六喜迎巫裔为妻,虽然依照马来婚礼习俗进行婚礼,但一对新人特邀狮团到场助兴,令出席婚宴宾客大为欣喜,展现出大马族群相互包容的一面。

华巫混血新郎上周六喜迎巫裔为妻,虽然依照马来婚礼习俗进行婚礼,但一对新人特邀狮团到场助兴,令出席婚宴宾客大为欣喜,展现出大马族群相互包容的一面。

宾客在婚礼上,近距离观赏狮团表演,也与新人在狮子前一起合影,其乐融融的画面获得网民一致赞好。

华巫混血林哲曼(译音)(Lim Zhe
Man@MohdZheman Lim)说,其父亲为华人,母亲为巫裔。今日迎娶努丽娜(Nurlyla NaziraYefle),婚礼完全按照马来婚礼习俗进行。

他说,因其亲朋戚友都是不同种族,再加上鲜少有巫裔在婚礼上邀请狮团助兴,因此在婚礼前策划邀狮团助阵,获得双方家庭赞同。

受邀前往助兴的群鹰体育会狮团,将其舞狮表演及新人合影上载至其脸书专页,获得数百人按赞。

〔视频〕政府这样对他们,他们感到失望。

土着团结党前创党党员阿尼娜周一(19日)在面子书上载一个视频,显示3名男子焚烧希盟政党T恤,并指他们的举动显示希盟支持者如今对希盟背叛穆斯林感到失望!

在该段时长2分钟32秒的视频中,3名男子在地上铺上报纸后,其中2人分别负责淋上火水及用打火机在报纸堆上点火,另一人则拿起国家诚信党的党员证书,连同希盟各政党的T恤一同焚烧。

在那过程中,包括掌镜者的4名男子,一边看着被焚烧的T恤及党员证书,一边说:““我们已经对国家诚信党没有兴趣,再见希盟,再见诚信党,我们已经没有兴趣了。”

阿尼娜则在该段视频的贴文中说,希盟支持者于5月9日感到高兴,如今对背叛穆斯林的希盟感到失望。

(视频取自Anina Saadudin面子书)

甲州天文学馆“拆除”,重新打造一站式旅游中心。

甲州旅游、文化及文物行政议员拿督贾拉尼坦言,耗资千万令吉打造的天文学馆属前朝的白象计划之一,当局已在5个月前擬新计划,打算將其拆除及重新命名,改成一站式旅游中心。

他指出,州政府、天文学馆有限公司新任首席执行员莫哈末阿里夫与一家有意打造冰雪乐园的私人公司,將签署合约,以联合落实该项计划。

他在记者会上表示,这间于2009年开始运作,坐落在爱极乐国际贸易中心附近的天文学馆多个设备包括望远镜残旧,每月都在面对亏损,管理非常糟糕。

「看起来就如一栋危楼。这个旅游景点的出发点是好的,我们需要想办法让它转亏为盈,因此我们著手討论未来计划。」

他表示,他们原本打算近期內暂时关闭,没想到发生墻和天花板倒塌意外,所幸昨天是公共假期,员工没有在馆內工作。

「馆內共有8名员工,將暂时享有有薪假期,我们也在著手安排著一个办公室让他们继续工作。有关当局也会进行清理工作,把它围起来,禁止外人进出。」

贾拉尼向媒体出示计划书时初步计划將整栋建筑拆除,或只留下基部。除了易名,也会提升其用途。

「爱极乐是多数游客到马六甲游玩时必经地点,因此我们计划提供一站式的服务,涵盖天文学馆、冰雪乐园、旅游资讯、餐饮店、精品酒店、纪念品、各观光景点售票处、部分政府机构办事处等。」

他透露,初步预计建筑费用需耗资2亿令吉,营业成本则是3000万令吉,將参考臺湾、中国及德国的技术落实这项计划。

「计划今年內会展开,预计2020年竣工。」

石墙倒天花板坍塌 天文学馆即日起禁止进入
马六甲21日讯 马六甲天文学馆(Planetarium Melaka)一楼的一道墙昨午不知何故倒下,导致天花板坍塌,州行政议员拿督苏菲华合与公共工程局將在一星期內完成调查工作,同时即日起暂时禁止民眾和员工进入。

这起事件是于昨天下午1时30分发生,事发地点属于展览区一部分,所幸当时没有任何人在馆內,因此没造成人命伤亡事故。

掌管公共工程、交通及公共设施事务的苏菲华合今早与甲中央县公共工程局工程师依斯迈巡视事发地点后表示,该馆共有4道墻,每道墻长7公尺,宽5公尺。

他说,如果事发时刚好有人经过,以该道墻的面积,相信可压倒4至10人。

「据观察,其他3道墻倒塌风险颇高,因此为了安全起见,需暂时休馆,直到调查工作完成或有任何新建议为止。我们会要求公共工程局总部派员前来调查。」

他续称,调查的內容包括倒塌起因、建材素质、设计等。初步观察,不排除是大风所致。

「我们也需要研究所需的维修费,不过看来继续开馆的可能性不大。无论如何,一旦调查报告出炉,我们將公布。」

陪同巡视的还包括爱极乐消拯局局长莫哈末韩丹、甲州公共工程局建筑物副主任沙罗扎曼等。

雪州苏丹一声令下,24小时内双语路牌拆到完。

雪州苏丹沙拉弗丁殿下一声令下,沙亚南市政厅昨日下午开始拆除位于梳邦新村的双语路牌,在短短24小时内,该村的44个双语路牌全数被拆,让该村目前处于“无路牌状态”。

该村村民希望沙亚南市政厅尽快重新安装全新路牌,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雪州苏丹沙拉弗丁殿下周一谕令州政府,最迟必须在12月苏丹华诞前,撤下所有在沙亚南区内的双语路牌。

甘榜村民号召25日示威抗议

与此同时,梳邦新村双语路牌风波继续延烧,梳邦马来甘榜村民及两个非政府组织恫言将在这个星期日(25日)早上10时,号召1000人前往该村示威抗议爪夷语路牌换至中文路牌!

梳邦新村村长曾正文告诉星洲日报,他在两天前接获这个消息,指他们因不满该村设立双语路牌,恫言将号召千人前往该村示威。

“我将把这个消息转告梳邦警区主任,要他关注此事及确保村民的安全。”

据了解,武吉巴达路(Jal a nBukit Badak)是梳邦马来甘榜及梳邦新村的交界路,部份甘榜村民因此不满该路出现设有中文字的双语路牌。

亚航宣布好消息!游子们可以安心回家过年。

交通部长陆兆福今日为游子捎来好消息,亚航除了会在农历新年期间增加更多航班,还会以固定票价增加额外的深夜班机,让游子们安心回家过年。

每逢过节,回家机票昂贵都是游子们心中最大的忧愁,尤其是来自东马沙巴及砂拉越的游子们,从西马半岛往返东马的机票,都是游子们的重大负担。

今年,游子们可以减轻负担了,陆兆福今日联同亚航总执行长东尼费南德斯一同为亚航推介农历新年期间额外增设的固定票价深夜班机。

陆兆福指出,2019年农历新年期间,即2019年1月30日至2月12日期间,亚航将会以固定票价增加额外的深夜班机,包括吉隆坡——槟城,单程票价为99令吉;吉隆坡——美里/诗巫/古晋,单程票价为149令吉;吉隆坡——亚庇,单程票价为199令吉。

陆兆福说,除了每天一班的固定票价深夜班机,亚航也会在农历新年期间增加航班,虽然其他航班并非固定票价,但随着航班增加,价格也会受到控制,希盟政府将会确保提供便宜的机票给游子们回家过年。

“亚航提出增加航班获得政府内阁批准,我们也欢迎其他航空公司提出增加航班申请,目前除了亚航,马航也有增加航班,但并未设定固定票价。”

同时,陆兆福也宣布,政府将批准亚航增加飞行东马,亚庇——诗巫,以及亚庇——民都鲁的两条“乡区航线”(RAS)。

他说,之前这两条航线只有马航飞翼(MAS Wing),亚航已经申请飞这两条航线多时,在经过内阁批准后,决定把这两条航线交给亚航来飞。

陆兆福希望新增加的乡区航线可以带动诗巫的经济,特别是旅游业。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对交通部长今日公布的消息表示欢迎,不断地斗争了5年,终于盼来了好消息,让她非常感触。

刘强燕接受《火箭报》访问时指出,自她在2013年首次中选为国会议员,她就一直在国会上针对国内机票价格事宜,尤其是佳节期间票价偏高的课题发声及争取,希望交通部可以制定一个合理廉价的票价,让游子可以在佳节期间回家与家人团聚。

她说,然而,前朝政府一直没有正视这个问题,虽然佳节期间,航空公司会增加航班,但机票价格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负担得起,以致大部分游子唯有放弃回家过年的念头,无法在过年期间与家人共聚天伦。

“如今,希盟政府不但严正看待这项课题,也已经着手推出解决方案,虽然目前只有每天一班深夜班机是固定票价,但我相信这对大部分游子而言,已经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新政府已经在做出改变,这是好的开始,也是我们乐见其成的,我希望接下来,会有更多航空公司可以加入,推出其他时间的固定票价航班,这样对于一些要带小孩回家的家庭,就会更方便处理。”

刘强燕也说,除了农历新年,希望交通部也应该在其他佳节,如开斋节、圣诞节、丰收节,同样设定固定票价班机,让游子们可以回家共庆佳节。

另外,她也表示感谢新政府批准亚航增加飞行亚庇——诗巫及亚庇——民都鲁航线。

“这也是我过去一直以来争取的课题之一,过去乡区航线只有马航飞翼,机票票价居高不下,随着亚航的加入,对两地的游子来说肯定是另一项佳音。”

你们阻止不了我,为人民发声。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说,网上联署请愿运动要求他辞去部长一职的举动,并不会阻止他为人民发声,更不会妨碍他履行部长的责任。

“在这民主的国家,每个人都有联署的权利,就继续吧。不过,我劝告电讯公司要谨记提升服务,这样,大马人都会支持你。”

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受询时说,身为一名部长,他有责任提出质疑、尝试改进每件事,务求改善部门所面对的事情。

“我不会停止为人民发声或履行我身为部长的职责。”

他说,人民都会在他的推特上留言投诉。对此,他都一一做出解释。

有关在网络上流传的请愿书,是指哥宾星自上任通讯及多媒体部长至今,马电讯股价下跌的情况,而要求他辞职。

马电讯股价跌不能全怪通讯部
哥宾星说,他理解股价的情况,惟马电讯(TM)属于庞大的机构,股价受影响的因素很多,不能完全归咎于通讯部。

“这并不代表部长或政府官员不能问或说什么,如果是这样,我们讨论的就不会有任何改变。我们希望所谈论的事情能使到情况获得改善。”

“在这个行业中,客户和服务都非常重要。我认为,马电讯具有很大的潜力,不仅仅是在国内,而且要成为全世界的电讯龙头老大。”

他说,他是以部长身份帮助马电讯,该公司也以推特回应表示会与他见面,就让双方尝试讨论和解决问题。

他指出,他不能单方面评价马电讯过去一年的努力,这是由马电讯自行去讨论,只不过现在所谈的,是要反驳该公司的股价下跌而全盘归咎于通讯部的指控。

“怎么可以责怪我?你是否要告诉我(股价下跌)别无其他原因?应该要现实一些,有那么一天,你可能会看见,其他电讯公司的价格也会下跌,但销售却增加,产生效益。”

应看看整体结构
他认为,各方应该看看整体结构,是否还有衍生其他问题。

不过,他承诺他将会继续完成职责,提出疑问,解决人民所面对的问题。

另一方面,针对马电讯首席执行员再现人事变动,代首席执行员拿督巴兹兰奥斯曼离职以后,由现任首席营运员英历莫达暂代该职,哥宾星说,他将会和该公司领导会面,并讨论委任有潜能的接班人。

“在会面之前,我不方便对外透露太多。”

他表示,巴兹兰奥斯曼并没有与他见面,但是他有收到对方离职的信息。至于离职的原因,他并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