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 Aug 15th, 2020

Harapan News

最热辣的大马政治新闻台

历任首相最差劲的一位,纳吉活在自己泡沫世界中!

1 min read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9日(星期天)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马来西亚过去一个月奇怪的政治拉拢

正当马来西亚人民呼吸着2018年5月9日的自由新空气和重生,亦步亦趋地开展新马来西亚进程,这也是一些政治力量进行奇怪的政治拉拢的一个月,他们是之前的当权者和那些希冀成为能够支撑着之前当权者的“造王者”。

其中最佳的例子莫过于倒台的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因着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持者、朋友、巫统党员以及巫统领袖连绵不绝的造访,以“表达他们的祝愿、支持以及寻求对时事课题的意见”,而设立办事处,它也形同巫统另一个权力中心。

然而,他却丝毫没有为他为马来西亚所带来的灾难,或他对巫统/国阵所造成的毁灭表现出忏悔,不像他的表兄弟那样在昨天宣布他完全意识到第十四届大选的成绩昭示着巫统进行大幅改革的必要,还有他也不会参选在本月杪的巫统全国选举里,抑或是像一些中阶巫统领袖般将巫统眼下的光景比拟成迫切需要新的船长来补救和开往新境界的末日“沉船”。

纳吉反而展开攻势,且比他担任首相的时候更频密出现在公共场合里,他也申诉希望联盟政府正试图抹除他过往的政绩。

纳吉是否会承认他为期九年的第六任马来西亚首相任期下的所作所为,是所有马来西亚首相当中最差劲的一任:其中一个就是一马公司国际洗钱丑闻的耻辱和恶名,并导致在“饱经忧患的世界里成为一盏明灯”的国家的马来西亚梦想贬损成环球贼狼当道和由最差劲的人所领导的政府的国家?

巫统领袖,包括巫统代理主席,似乎都已经消失于公众场域,让纳吉和一个在巫统/国阵遭受5月9日选举灾难后冒出来的神秘及身份隐秘的单位巫统策略通讯单位可以为所欲为,这不禁令人质疑这一切是否只是纳吉宣传机器的伪装和代理人,和一马公司总执行长阿鲁甘达在第十四届大选前频频谈论“一马公司基金单位”的手法雷同。

尽管纳吉承担起巫统的选举灾难的责任,并辞去巫统主席职位,但他仍旧活在泡沫世界里,将巫统/国阵的落败归咎于毁谤。

更令人震惊的是,现有巫统领导层似乎也都深陷在虚幻和否认的情绪里,巫统代理主席拿督斯里扎希甚至以其他国家长久执政的政党在落败后得以东山再起的例子作为勉励,但他却拒绝承认要为极为阴险和不负责任的诉诸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的竞选运动负责的正是巫统/国阵本身。

本月杪的巫统大会攸关巫统精神的存亡。

正如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巫统代理主席扎希拜访他时告诉后者,巫统已经背叛巫裔,它的领袖都只关注在自身利益上,这就是为何巫统现在会被憎恶,因为它已经偏离它崇高的斗争目标了。

本月杪的巫统大会是否会斥责和驳斥纳吉掌政时所留下的“一马公司和环球贼狼当道统治”,还是它会捍卫和为之申辩?

纳吉是否会建立另一个巫统权力中心,并继续在幕后操盘?

纳吉在第十四届大选前夕,多次重复他的弥天大谎,宣称第十四届大选其实是巫统所领导的国阵和民主行动党所领导的希望联盟之间的战役,而敦马哈迪医生被委任为领袖和成为在野党联盟的标志性人物只是幌子,民主行动党和我才是幕后真正的主子。

纳吉如今是否会承认他在大选竞选期间散播了赤裸裸的谎言、假新闻和假讯息,而本月稍后的巫统大会是否会拥抱清廉、诚实和具有道德的政治,并全力驳斥这样的恶毒及不负责任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

有迹象显示那些希冀可以在第十四届大选成为支撑起那名盗贼也似的首相的“造王者”的人士,如今正进行着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

正如正义在2018年5月9日得胜,尽管面对的是极为恶毒和不负责任的种族、宗教、恐惧、仇恨和谎言政治行动,所以我也对于会有更多马来西亚人能够超越族群、宗教和文化分歧,以马来西亚人的身份团结一致实现国家在”饱经忧患的世界里成为一盏明灯“的马来西亚梦想,抱持着希望。

林吉祥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Newsphere by AF themes.
×

Like us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