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 Aug 7th, 2020

Harapan News

最热辣的大马政治新闻台

团康导师猥琐学员!王诗琪狠评警方不能让这些禽兽横行霸道。

1 min read

在“团康导师猥亵学员”一案中,协助受害者报警的行动党无拉港候任州议员王诗棋抨击警方的录供程序僵化,导致受害者必须为同一案件奔波多地录供,形同“惩罚”受害者!

王诗棋指出,尽管她协助的该名受害者,是在不同州属和地点遭性侵,但施暴者皆为同一人,为何警方不能将报案机制中央系统化?

“为何不能让身心疲惫的受害人,能在同一地点报案和集中录供,而非如今般,需要奔波不同州属和地点,才能进行举报程序。”

她是于今早,带领20多位“狼导师”被告李明锭的团康舞蹈班学员,前来布城儿童性罪案法庭,聆听被告的面控程序后,向在场记者发表上述谈话。

王诗棋透露,她是于上个月接到受害者的求助,发现案情严重后,立即决定带对方报警,但接待的沙登警方,却以首次案发地点在马六甲,而要求她先到甲州报警。

“我们连夜前往甲州报案录供后,又漏夜赶回来甲洞警局和吉隆坡警察总部报案,因为警方说,每一宗案件都需到相关事发地点报案。结果,最后录供的吉隆坡警方却反问,为何我们不一次性地投报所有案件?究竟哪一种做法才对?”

她抨击,警方现有的“细分地点”报案和录供方式,使得受害人在身心受创后,还要奔走多处,一再重复同样的案情,形同“惩罚”本已痛苦的受害者。

“此案的受害者父母,就因为这个原因(报案累人)差点放弃投报!而这也使得不少受害人,不愿出来报案举证。”

她指出,本身已经透过该党峇都加湾国会议员卡斯杜丽,将“要求报案系统中央化”的建议,带上国会讨论,希望内政部及警方能做出调整。

据了解,该名受害者学员是于去年杪,随身为导师的被告前往马六甲参加活动时,在酒店首次遭被告威逼口交,之后回到雪隆后,又多次在对方胁迫下被迫就范,直到今年8月无法忍受下,受害者才告诉父母此事,接着向王诗棋求助。

王诗棋遗憾地说,她认识被告约有4年,期间经常与对方合作办团康活动,甚至还把被告介绍给其他团体认识,岂料知人知面不知心。

“我很难原谅对方的行为,没想到他利用我介绍的雪州政府相关平台,做出这些事情。”

目前,单是这名受害者,即已对被告做出12项投报,警方分别于本月22日(4项控状)及今日(8项控状),将被告控上布城儿童性罪案法庭。

被告李明锭,今日分别面对4项刑事法典第377C条文(违反自然性行为)的罪行,以及另4项抵触2017年性侵儿童罪行法令第14(a)条文的罪行。

在被告表示不认罪后,法官允许被告以8万令吉保释外出,外加一名担保人,同时设下多项限制,包括需交出护照、每月到警局报到,还有不得接近和联络受害者。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Newsphere by AF themes.
×

Like us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