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 Aug 6th, 2020

Harapan News

最热辣的大马政治新闻台

国阵有这3层重伤,已沦为一艘“末日沉船”!

1 min read

成员党出走、内斗纷乱、转型困难 学者指国阵沦末日沉船

面临成员党陆续出走、巫统内斗纷乱,以及转型困难,这3层重伤的国阵,恐怕已沦为一艘“末日沉船”。(图:欧新社)

成员党陆续出走、巫统内斗纷乱,外加各党单元族群色彩转型困难,在学者眼中,于第14届全国大选溃不成军的前朝执政联盟国阵,如今身受多处致命伤,已沦为一艘毫无希望的“末日沉船”。

本届大选尘埃落定后,失去中央政权及多个州政权的国阵,迄今仍未从大败中看见复苏的迹象,更有甚者,不少西马成员党正反思续留国阵的必要。与此同时,东马的国阵势力,如今已来到近乎瓦解的边缘。

《透视大马》本周四(7日)报道,砂州首长、砂州国阵主席兼土保党主席阿邦佐哈里,已于上月31日与首相马哈迪会面,表达该党脱离国阵的意愿,并支持希盟中央政府,以维持“砂州与大马人民利益的完整”。

尽管国阵代主席阿末扎希,努力哀求阿邦佐哈里留下亦无效,土保党退出国阵的决心不容小窥。一旦土保党脱离国阵,意味国阵在第14届全国大选仅有的79个国席,将再减少13席。

在学者看来,东马国阵成员党的出走潮势不可挡,随着它们对国阵越加不信任,越不愿在2021年砂拉越州选中被国阵拖累,这股去意也将涓滴成河,把国阵最后一道堤坝冲垮。

大马国际伊斯兰大学(IIUM)政治科学系主任东姑莫哈末莫达教授,告诉《透视大马》,沙巴及砂拉越州的国阵本土成员党,从来都不需靠国阵这个联盟来生存。

“它们的离开绝非不可能,尤其在国阵缺乏领导下,出走潮将来得更快。”

另外,澳洲塔斯马尼亚大学亚洲研究所主任詹运豪教授则预测,沙州巫统将另组新政党或与其他政党合并,至于砂州国阵成员党,或将另组新联盟,并与中央希盟政府保持友善关系。

然而,东马成员党出走潮,绝不是国阵目前面对的唯一重伤。随着前国阵兼巫统主席纳吉,因为在大选惨败而黯然下台,国阵与身为领头成员党的巫统,目前处在一个可谓群龙无首的状态。

东姑莫哈末认为,纳吉的仓促离去,留下领导真空的窘境,在缺乏有力领导下,国阵以至巫统出现内斗纷争,毫不令人惊讶。

他指出,由各族成员党所组的国阵,正是因为每个成员党的族群色彩过于鲜明,才会在大选中吃败仗,也迫使这些成员党思考,他们在新政治版图下的地位。

“当初国阵筹组由各族组成的政党,如代表华裔的马华及民政党,还有代表印裔的国大党,正是想凸显多元族群的理念。不过如今这些成员党所扮演的角色已被否定,意味着它们没有留在国阵的必要,进而使国阵存在的正当性受挑战。”

詹运豪分析指,国阵尤其是巫统若想继续生存,转型势不可免。但相对于较年轻、规模较小的成员党,巫统这个老派成员党的转型道路,恐怕是一条荆棘之途。

他点出,回溯过往巫统主席的记录,历届领导人在改革方面往往只达到“半调子”。更别说即将来临的巫统党选,参选的领袖,几乎都是“纳吉一党的老家伙”。

“做为一个在大马政坛长据61年的政党,你唯有采取政治‘切腹’(日本武士自杀殉道)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激进方式,才能达到改革目标。”

据报道,来届的巫统党选,参选者可说是来自现有的同一班底,包括前副首相阿末扎希、前森州大臣莫哈末哈山,以及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阿都拉曼。

参选者之中,甚至有如今被我国警方通缉,借由“老鼠道”狼狈逃到国外的大港区部主席嘉玛,他已报名角逐巫青团长一职。另一位身为党员的争议部落客Papagomo(万莫哈末阿兹里),也竞逐成为巫青团执委。

东姑莫哈末建议,新的巫统领导层,必须与纳吉划清界限以明哲保身。“我想东姑拉沙里能做到这点。”

身为巫统元老之一的东姑拉沙里,将以81岁之龄考虑角逐党主席,虽然他非来自纳吉一党,但他是否有能力带领巫统真正迈向转型,仍是未知之数。

新闻背景:透视大马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Newsphere by AF themes.
×

Like us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