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 Aug 6th, 2020

Harapan News

最热辣的大马政治新闻台

新政府新作风,人事大洗牌还会陆续有来!

1 min read

希盟执政人事大洗牌 迄今11高官显要地位不保

希望联盟新政府于5月10日上台执政后,我国多个政府部门、官联公司机构的领导层纷纷出现人事大洗牌,迄今1个月内即已有约11名高官和主管,在接到新政府的明示或暗示后,主动请辞或被撤职,预料这股“离职风”将持续刮动。

这些已辞职、被撤职的高官显要,分别是:前财政部秘书长依尔万、前总检察长阿班迪、前反贪会主席祖基菲里、前国家银行总裁莫哈末依布拉欣、前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主席伊沙沙末、前马电讯集团首席执行员莫哈末沙扎里南利、前大马寰宇电视台首席执行员罗哈娜、前联邦土地发展局主席沙里尔。

至于传出即将离职消息者则有:大马交易所首席执行员达祖丁、国油公司主席西迪哈山,以及国油公司薪酬委员会主席莫哈末奥玛。

政府彻查1MDB弊案 高官人事“大风吹”

据了解,被令退位的高官显要,或多或少都与新政府刻下积极查办的“一马发展公司”(1MDB)贪腐弊案有关,包括依尔万、阿班迪、祖基菲里,以及莫哈末依布拉欣等。

曾宣布纳吉在一马案中“无罪清白”的阿班迪,在希盟执政后被勒令休假,并且于日前遭到终止合约。(档案照:透视大马)

上述高阶领导,在一马案中分别曾为前朝政府及涉案的前首相纳吉,试图袒护辩解或以公职身份为纳吉开脱,例如曾宣布纳吉在一马案中“无罪清白”的阿班迪。

在一马案爆发后,临危受命兼任一马公司主席的依尔万,同样扮演着案件的关键角色,他同时还是国行董事局成员。

一人兼顾财部秘书长、一马公司主席、国行董事成员,3个环环相扣重要职位的依尔万,被指滥权掩盖一马公司丑闻。他也是新政府上台后,最早一批被暂停职务并禁止出境的高官,其公务员合约亦已缩短至本月14日为止。

至于执掌反贪会不到2年的祖基菲里,是于2016年7月29日接替提前退休的前反贪会主席阿布卡欣,当时正值总检察署、反贪会及国行各造如火如荼调查一马案的高峰期。

原属总检察署追税执法组主任的祖基菲里,2016年空降成为反贪会一哥,而祖基菲里一直被视为纳吉亲信属意的人选。(档案照:透视大马)


随着当时反贪会高层的人事洗牌,原属总检察署追税执法组主任的祖基菲里,空降成为反贪会一哥,而祖基菲里一直被视为纳吉亲信属意的人选。

与阿班迪同时期上位的祖基菲里,随即接替了反贪会调查一马案的的负责人工作,由两人主导的调查团队,曾多次宣称纳吉并未在一马案中涉及贪腐。

个人廉正受质疑 挂冠求去

周三(6日)正式辞职的前国行总裁莫哈末依布拉欣,道出其离职的理由,是为了确保个人廉正不受质疑,同时也维护国行的形象和信誉。

“在无法获得公众的信任之际,我选择放弃国行总裁的职位。我无法在个人和国行形象受影响的情况下继续出任国行总裁职位。”

莫哈末所指的争议事件,正是今年初爆发的“国行20亿令吉收购政府土地”案,抨击者称这项购地交易,是为了要协助一马公司偿还欠债。

除了涉及一马案的高官,数名同样受贪腐丑闻缠身的官员,也面对黯然下台的命运,如曾涉及“联邦土地权遭转卖”事件的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主席伊沙沙末。交通部已证实他于5月30日离职。伊沙沙末在担任陆交会主席前,曾于2011年至2017年1月期间担任联邦土地发展局主席,任内被揭发多达16个联土局地段遭低价转售。

虽然牵涉上述大案,但依旧无阻伊沙沙末的官运亨通,他于去年6月卸下在联土局的职务后,在反对声浪下,受委为陆交会主席。(档案照:透视大马)


其中最为显著的是今年初甫被揭发的“士马勒路黄金地段低价转售”丑闻,共有4幅高达2亿7000万令吉的联土局土地,于2015年遭暗中转移所有权,但联土局却未获得一分一毫。

虽然牵涉上述大案,但依旧无阻伊沙沙末的官运亨通,他于去年6月卸下在联土局的职务后,在反对声浪下,受委为陆交会主席。

官联公司高管重新洗牌

除了涉及贪腐丑闻者,被指曾经为纳吉与国阵进行形象包装、宣传美化的官联公司和媒体企业大人物,也纷纷被冲刷下台。

马电讯集团首席执行员莫哈末沙扎里南利,还有大马Astro电视台首席执行员罗哈娜,也分别传出辞职消息。前者是于即日起辞职,而后者将于明年1月杪离开岗位。

尽管马电讯方面强调沙扎里是基于“个人原因”而呈辞,惟消息却指,希盟政府内有人不满沙扎里于本届大选期间,为国阵扮演品牌包装的幕后掌镜人。

沙扎里南利辞职后,该集团副总执行长巴斯兰将会出任代总执行长职位。(图:脸书)


此外,掌管国家石油经济命脉的两位巨头,即国油公司主席西迪哈山,以及国油公司薪酬委员会主席莫哈末奥玛,也被传出即将离职的消息。

根据财经网站《The Edge》报道,两名国油高层的离开,与前国油公司主席、政府元老理事会成员哈山马力肯,是否将重新回巢国油,有着微妙的关系。

另一个西迪哈山离职的原因,也与他担任“90年代国行炒外汇亏损案”皇委会主席的身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上述在纳吉指示下成立的皇委会,主旨调查首相马哈迪曾于1990年代,涉及的国行炒外汇亏损315亿令吉案件,是否涉及舞弊滥权行为。皇委会较后还根据调查结果,向警方投报要求彻查涉嫌失信及瞒报损失的马哈迪等人。

新闻来源:透视大马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Newsphere by AF themes.
×

Like us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