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 Aug 15th, 2020

Harapan News

最热辣的大马政治新闻台

五零九变天那夜关键4小时,还好有他们的帮忙。

1 min read

变天那夜的“关键4小时”

5月9日开票夜那一晚,国内外媒体挤满希盟总部,见证我国未来历史的关键转捩点,改写大马人被国阵霸权统治了一甲子的命运。(图:欧新社)

5月9日开票夜晚间10时至隔日凌晨2时,这4个小时发生的变化,是决定我国未来历史的关键转捩点,改写大马人被国阵霸权统治了一甲子的命运。

在人民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眼中,正是在那段“非常时间”,各方关键人物当下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足以左右我国61年来的首度政权移交,能否在和平安稳的情况下进行。

庆幸的是,大家都做到了,无论是坚守“没有B计划”原则的希盟总裁马哈迪、贯彻中立执法的全国警察总长弗兹,以及沉稳持重的副国家元首苏丹纳兹林沙陛下。

当然,还少不了自知大势已去,在反风海啸逆袭下,呆坐家中神情恍惚的前首相兼前国阵主席纳吉。

“我从来没担忧过,国阵败选后会出动国安法戒严,或者引发暴动,相信这些的人真是电影看太多了!”

时隔约1个月后的今天,蔡添强向《透视大马》揭露当夜的一景一幕时仍记忆犹新。

因为对他而言,第14届全国大选就是一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背水战,从未存在过任何“灰区”或后备计划。

“5月9日晚间10时,我们(希盟)就收到由国阵战情室传来的消息,对方已知道绝不可能赢得超过89个国席。后来出炉的正式结果更讽刺,国阵只有79席而已。”

他说,几乎在同一时间,全国警察总长弗兹即来电告知希盟领袖,表明一旦希盟胜选,警方将会在希盟与国家王宫之间,扮演协调及联系的角色,确保政权能在和平与顺利的情况下移交。

获得执法机关首长的亲口保证后,马哈迪及其他希盟领袖都松了一口气,也更有信心应付眼前的局面——是否能取得“简单多数议席”执政中央?

蔡添强说,各方关键人物当下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足以左右我国61年来的首度政权移交,能否在和平安稳的情况下进行。(图:透视大马)

蔡添强叙述,尽管当时票箱仍未开完,但从各州陆续传来的报捷消息,令他产生一股直觉。

“我听见砂拉越州的成绩后(希盟获得10个国席),觉得赢面非常大,估计我们的总得票率可能去到56%(最终的官方数字为47%),不过在得席率上暂时只有105席,距离达成‘简单多数’的112席还差一点。”

“我问马哈迪该怎么办?希盟还未获得足够议席执政,他会否考量其他选项(政党结盟)?他只是笃定地说‘我们一定要拿到至少112席’,根本没有虑其他选项。”

至凌晨12时,希盟内部再根据各地基层上报的成绩计算,得出希盟已获得简单多数议席的结论。马哈迪随后召开记者会,但只语带保留地说“相信我们已胜选”,并挑战选委会尽快公布成绩。

奈何,选委会当时以需要重算等理由,始终不愿承认希盟胜选,至凌晨1时至2时期间,眼见无法再拖,才逐一公布各州成绩。

蔡添强继续说:“到了凌晨2点,我们接到国家王宫的来电,表示国家元首欲尽快召见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得席率最多的政党主席),商谈政权交接的事宜。”

他透露,面对国家政权变天这前所未有的大事,王室方面也显得谨慎,当晚实际出面主持大局的并非国家元首莫哈末五世陛下,而是副国家元首、霹雳州苏丹纳兹林沙陛下。

“苏丹纳兹林沙是在获得国家元首的授权下,透过全国警察总长与希盟接触,并提供意见予元首。不过,元首于凌晨时分告知,在选委会没有公布正式成绩之前,陛下未能准许新政权宣誓。”

希盟确定获胜选后,希盟众领袖再也掩不住喜悦。(图:透视大马)

相较希盟在雪州喜来登酒店内的喜气洋洋,愁云惨雾笼罩着纳吉在吉隆坡大使路的私宅。据闻,当时纳吉欲在大败后召开“国安理事会”会议,但召集弗兹等首席公务员赴会时,却无一人出席。

对这项传闻,蔡添强笑着否认:“没这回事,纳吉从头到尾什么都没做,他只是躲在家里,只有凯里(巫青团长)上门见他。”

“事实上,在晚间8时陆续开票后,国阵已发现不对劲了,后来更震撼的成绩出炉,纳吉只有目瞪口呆的份儿。国阵其他领袖也没一个知道,当下该怎么回应。”

他分析,当晚若双方得席比例接近,或许会出现状况。“然而,纳吉已错过使用强硬手段的时刻了,若他真的要这么做,傍晚时分就应该宣布戒严。但纳吉是一个缺乏领导力的人,在大势已去之际,他什么也做不了。”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Newsphere by AF themes.
×

Like us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