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 Aug 15th, 2020

Harapan News

最热辣的大马政治新闻台

潘俭伟:踢爆一马贪污丑闻,变天成功再苦也值得!

1 min read

希望基金带动团结‧潘俭伟:意义大于筹款所得

财政部特别官员潘俭伟指出,大马希望基金的设立,真正的意义在于带动人民团结,愿意牺牲和付出以协助新政府,这个意义大于筹得的款项有多少。

潘俭伟说,不入阁但是留在财政部满足感更大,而且是在做本身喜欢做的事情。(图:星洲日报)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31日讯)财政部特别官员潘俭伟指出,大马希望基金的设立,真正的意义在于带动人民团结,愿意牺牲和付出以协助新政府,这个意义大于筹得的款项有多少。

他坦承,国债突破1兆令吉,相信即使民众慷慨解囊,最后筹到的数百万令吉也无法清还债务,但是,这却代表人民的心意和希望。

牺牲付出助新政府

“人民知道我们有1兆令吉的债务时,不是绝望,而是他们牺牲和付出以协助新政府。”

他说,大马希望基金的意义非常大,是人民的心意和愿意牺牲的精神。

潘俭伟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针对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日前宣布成立大马希望基金,作进一步解释。

他说,这个基金的设立是源自于民众的要求,当人民知道国债突破1兆令吉时,纷纷致函要求捐款。

不论捐5、10令吉都好

询及有者质疑政府通过大马希望基金向民众募款的举动,他解释说,数额并不重要,它的用意在于带动人民团结,每个人都可以扮演他们的角色,不论是捐5令吉、10令吉都好。

“很多个人和商家也致函要求捐款,很多人来函说捐1万令吉,有些商家要捐5万令吉,因此政府需要给他们一个管道捐献,这是一个建国资金。”

取消隆新高铁MRT3先“止血”

希盟新政府取消大型基建工程如隆新高铁、捷运第3路线(MRT3)等工程,引起一些疑虑,究竟原因是甚么?

潘俭伟指出,目前取消隆新高铁、MRT3,并不代表永远不再兴建,而是在国家有能力负担后才兴建。

他说,现在国债已经非常高,这时候要“喘息一下”,累积足够的资金之后才来兴建。

“还有取消隆新高铁,大家都同意取消,成本太贵了,(如果兴建)需要承担庞大的债务。”

“我们无需一次过往前冲,MRT1还未消化,已经开始兴建MR T2,而MRT3是当中最贵的工程,因为全程都是地下隧道。如果国家无法承担债务,就会面对问题。”

“我国百分之百无法承担这些工程,我看了那些数字,真的不懂他们(前朝政府)是怎么想的,他们如何承担这些(成本)。”

他说,隆新高铁兴建成本达600亿,加上征收地段可能需要多100亿,加上利息,未来30年需要支付1200亿令吉。

“这项服务是无法回本的,每一年还需要承担开销,如果无法承担,则需要慢下来,不可能在未来数年,所有的基建工程都进行。”

他说,MRT3工程取消的主要因素并非该计划不好,而是需要看国家承担开销的能力。

入财政部惊发现
“洞”比想像中更大

一直在政府墙门之外监督、“爆料”、揭发时弊的潘俭伟,在转换身份后,进入财政部才发现问题比想像中严重,“洞”比想像中还要大。

他说,当马哈迪透露国债突破1兆令吉后,在财政部汇报会上,一众人发现让人咋舌的情况。

“我们听取汇报时发现公私伙伴关系(PPP)达630亿令吉,因为是以分期付款偿还,政府需要承担2千零10亿令吉。我们问包括财政部属下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的弊案吗?包括捷运工程的420亿?”

他说当时他以惊讶的口吻说“都不包括?”,原来是包括技职学院、学校、马路等计划,以PPP的方式进行。

他说,进入财政部就感到好像“关不上的水喉”,还有许多资料有待发掘,满足感是可以看到真相,可以规划以填补这个“坑”。

他指出,财政部过去还有一个矛盾就是过去首相署决定各项计划,由财政部负责承担,财务计划被打乱,因此首相署属下的公共及私人界单位(UKAS)将会移至财政部。

真诚积极配合
财长换人 官员松口气

潘俭伟说,步入财政部,官员们都愿意配合,也提供意见,相信他们也视之为重新改变的机会。

“以往要替1MDB还债,要藏东藏西,千方百计要从国库控股获得资金,却无法光明正大,官员们也感到压力。”

他说,官员也清楚看到内部混乱的情况,首相署可能突然有一个计划,财政部则负责“填补洞坑”,以落实计划。

“我们要索取的文件,官员们也迅速配合,他们表现真诚和积极,合作情况良好。”

他指出,在财政部工作虽然辛苦,但是满足感很大,即使清晨7时就要起床,也不言累。

保持所得税率

潘俭伟说,人民最大的感受是无需再支付消费税,政府通过消费税征收420亿令吉,推行销售税后估计可收到200亿令吉,意即少收了210亿令吉,此举可回馈人民,减轻他们的负担。

询及前朝政府指消费税推行后,会调低个人所得税率,他指出,我国有85%人民不符合缴税资格,目前还是保持个人所得税率,调低所得税率无法协助低收入群。

“三分之二的大马人每月收入没有超过2500令吉,没有资格缴交所得税。对于中等收入族群,调低所得税率也影响不大,反之消费税取消后,人民可以深刻地感受到。”

他说,还有其他计划如废除大道过路费后,人民可能更加深刻地感到受惠。

他指出,在减少开销方面,取消大型基建工程并非是这些工程的问题,而是有些工程的成本可能只需要500万,却以1000万令吉颁授合约,都是直接谈判所获得的工程。

至于其他行业会否受新政府的政策改变所影响,他说,这是过渡期的问题,政府会尽量缩短过渡期。

提升政企表现增收入

财政部需要优先处理的问题,其一增加收入,取消消费税之后,则是通过提升政府相关公司的表现,以期增加政府收入。

他说,其次则是资产问题,以公开招标取代直接谈判,槟城就是一个显著的例子,以公开招标的方式出售土地等资产。

“其他方式包括打击走私活动,走私香烟让国家一年损失50亿令吉,加强执法有助于增加国库收入。”

他说,财政部其他需要优先处理的工作还包括取消消费税之后推出的销售税(SST),以往所推行的销售税还需要改善,以避免有逃税漏洞。

做喜欢做的事情
留在财政部满足感更大

希盟入主布城后,行动党还有谁会入阁,备受关注。

潘俭伟说,尽管许多支持者希望他入阁当部长,但是他认为留在财政部满足感更大,而且是在做本身喜欢做的事情。

遴选部长需考虑各因素

他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说,首相遴选部长需考虑各种因素,除了能力,也要考虑到种族、性别、党职和资历等因素。

他说,以他的个人意愿,如果出任其他部门的部长职,可能没有很大的满足感;相反的,现在有机会帮助财政部长林冠英则更好。

“我希望留在财政部继续贡献,即使不当部长也无所谓。”

访问潘俭伟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他才从布城财政部回到八打灵再也,晚餐也没吃,一脸疲倦。

他说,打从第一天到财政部上班,每天都早上7时起床,深夜才回家。如果要他做不喜欢的事,“早上7时起床很不值得。”

潘俭伟形容,从12岁立志要从政开始,就是为了要做现在财政部所做的工作,包括修订政策、改善制度,打造更美好的马来西亚。

不支薪水应该没人反对

询及在财政部的任期,他说,反正是不支薪水的,应该没有人反对他继续担任特别官员。

他说,在财政部的工作是处理财务问题,并寻找方案,以及拟定未来的方向。

他与另一名特别官员王建民分工合作,因为太多东西需要做,例如有些团队成员到大马高铁机构出席汇报会、一些则负责计算国库的负债。

“我的工作包括前往武吉阿曼警察总部当‘讲师’,协助警官了解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讲解外国的流动资金。”

他打趣说:“现在到警察局,不再是录口供或被调查,而是去向警方讲解1MDB的详情。”

未宣誓已准备工作
“林冠英是工作狂”

潘俭伟透露,从首相敦马哈迪宣布林冠英出任财政部长时,到宣誓前,林冠英及其团队已经马不停蹄做准备工作。

“林冠英第一天担任部长,已经开始跑,记者们开始跟着喘气说‘这么多文告、这么多新闻发布会’,主要是他已经做好准备,整个团队已经准备就绪。”

询及财政部长的权限,他说,首相宣布重大事项,同时其所委任的精英顾问团则是提出意见,最后交由内阁决定。

他说,一些主要的决定的确是由马哈迪决定,例如消费税(GST)何时取消一事,有些人认为提早、有些人认为应该迟一点取消。

没领导层是完美的

潘俭伟说,没有领导层是完美的,每一名领袖都各有脾气,各有特点,各有“头风”的地方。

他常常说林冠英是“Siao”(疯)的,是坐不住、闲不下来的工作狂。

他说,例如有一次林冠英预计要回槟城,但是后来行程改变,隔日需要留在吉隆坡,半夜12时竟致电给他,要他在第二天的早餐时间安排一些人与他会面。

“半夜12点了,要去哪里安排人在早餐时候跟你见面啊?”

不断揭发1MDB弊端
能够变天辛苦值得

多年来一直不断揭发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的各种弊端,终于能够改朝换代,潘俭伟认为,只要能够变天,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

他指出,以前每隔几个月,就会浮现一种想法“做了也没有用,做了这么多,推不倒这棵树”,虽然无可奈何,但是从来没有放弃。

“当时会想,做了这么多,也不清楚最后的结果会如何。”

他说,有时候还会面对网民留言“做这么多也没有用,浪费时间”,他们并不是不相信,只是觉得绝望,认为不可能改朝换代。

“(网民留言)当时总检察长被撤换、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也被换、副首相被撤换、警方也不调查了、反贪会也没有采取行动,甚么都不做了,没有希望了。”

他说,当时要做的是如何确保人民不会感到绝望,继续向前朝政府施压。

“只要放弃,一切都做不了,即使不能成功,也要让他们(前首相夫妇)睡不好。”

他说,能够成功换政府,所有辛苦都是值得的,1MDB只是其中一个腐败的例子,让人民真正看到何谓腐败的例子,其实很多事情前朝政府都做错了。

一直在政府墙外监督、“爆料”、揭发时弊的潘俭伟,在转换身份后,进入财政部才发现问题比想像中的严重,“洞”比想像中还要大。(图:星洲日报)

从政梦想小时候萌芽
308胜选任灵北国会议员

潘俭伟是在2007年1月35岁时加入行动党,具有牛津大学哲学、政治及经济系学士学位的他,当时头顶着精英光环入党,目前是行动党宣传秘书,也是行动党雪州主席。

他的从政梦想从小时候的小事情开始萌芽。

他说,小时候陪伴父亲送鸡蛋,在回家途中看到路边有人在砍大树,心中浮现疑问“这些树不是才刚刚种吗?为何要砍掉?”

父亲的回应是,如果没有砍掉树,就无法拿到新的工作合约,那时候有关政府做事方式的概念就在心中萌芽。

“当时心中就在想,如何把这个国家变得更好。”

他在两年前找到一本中学时期的校刊,当时15岁的他负责壁画,他接受校刊访问时说,要回到大马从政。

小时候就有加入政坛的想法,到了36岁退休的时候实现。

他认为,政治是退休时的工作,他退休时也可能从事与教育、社会工作有关的领域。

他的政治立场一直是偏向反对党,即使在一些评论称赞政府,大多数时候都倾向反对党。

“我看到茅草行动、林冠英被逮捕和其家人的情况,因此决定在退休后才从政,无需担心家中的债务,车贷、房贷、子女学费。”

潘俭伟原订的目标是在30岁之前退休,后来“迟了一点”才退休,无后顾之忧才踏入政坛。

他从2008年担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经济顾问,并且在308大选胜选成为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曾2度为郭素沁助选

他也曾经在1999年、2004年大选协助郭素沁竞选,那时候郭素沁也不认识这名助选员。

在摸索政治前景的时候,他在2003年前任首相敦马哈迪退休、敦阿都拉上台时曾经闪过一个可以贡献政府的念头,当时大家对新政府充满希望。

“但是后来还是没加入政坛,在一年后就感到失望了,许多政府的承诺并没有落实。”

“老天爷对我很好了,好像有人在天上保护我,所以是时候回馈了。”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报道·文:吴珍妮·2018.06.01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Newsphere by AF themes.
×

Like us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