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被林冠英和多人炮轰之后,马智礼公布最新录音还原真相!

教育部长马智礼日前指会探讨迈向单源流教育的建议,遭反对党炮轰;他强调聆听各种建议并不等于接纳或拒绝。

马智礼今日在面子书上公布录音,并写上当时回答记者的完整答案。

“记者昨日询问我,有关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达哈依斯迈建议迈向单一源流学校一事。”

“我给予的完整答案是:我还未研究这项建议,我需要研究这项建议,我会先研究这项建议。”

马智礼所写下文稿为:“I haven’t look into the suggestion yet. I need to look into the suggestion. I will look into the suggestion first.”

他也说,秉着新马来西亚的精神,政府乐于聆听任何建议,但聆听不代表一定接纳或拒绝该意见。

“在这个新马来西亚的时代,所有人能自由发表意见,但也必须为提出的意见负上责任。”

“我希望我这简短的答案,不会遭错误曲解,形成负面的诠释,我促请大家聆听我当时回应的录音。”

民主行动党今日重申,取消多源流学校及成立单元流学校既不是希盟的政策,也不是现任政府的政策;成立单元流学校并没有列在希盟的宣言内,不曾在内阁被提起,甚至不曾在部长级谈话中曾被提及。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指出,多源流学校和教育得到了额外的保护,宣称将其关闭是一种煽动性的罪行。

“即便是国会议员,也不享有国会的免责权,并会因为在国会发表此类煽动性的言论而遭法庭定罪。”

他说,马来西亚人原本应该在国家各族团结与共识之下以默迪卡精神庆祝国庆,然而却还有人继续企图在国家和谐上搅局,询求以单元流学校取代多源流。

“这项针对多源流学校的煽动性攻击很明显违背我国独立的默迪卡精神,默迪卡精神是催生我国联邦宪法的根本。”

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他说,他会探讨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达哈依斯迈所提出,让我国迈向单一源流学校的建议。

他说:“我还没看到有关建议,我会针对此事进行探讨。”

马智礼也是新邦令金国会议员,他今天在教育部颁发国家高等教育基金预付贷款予新邦令金国会选区16名贷款者后,在记者会上这么说。

另一方面,马智礼认为,学生应从小学起加强数理科,让孩子对数理科产生兴趣。

他说,他不久前与负责教育的各州行政议员开会,会议达致共识,

各州政府同意拨出固定款项作为在小学开设数理科补习班用途,设法加强学生的数理科掌握能力。

“我相信在各造合作下,往后修读理科的学生将会增加。

今年6月,首相马哈迪2000年代初推动“宏愿学校”时,面对华社的强烈反对声浪,但如今,马哈迪再度任相后,似乎仍没有放弃类似构思。

《马来邮报》报道,马哈迪昨晚在雅加达与大马人会晤时表示,希盟政府正在研拟一套制度,能够容纳既有的三大源流学校,即国民学校、淡米尔学校和华文学校在同一个屋檐下。

他说,既有的三大源流学校不利国民团结,但是政府不能直接撤除既有的制度,因为这是“人民所要的”。

“因为我们拥有三种源流学校,促进国民团结和整合变得困难,因为政治局势是依据种族需求所设。”

保留母语为教学语

“从政治而言,我们无法承担撤除这三大源流学校的后果,除非这是人民本身提出的要求。”

马哈迪说明,这三大源流学校可以保留母语为教学语,不过,他们可以共同参与运动或课外活动。

宏愿学校是马哈迪首次任相期间,提出2020宏愿时所实施的计划之一,倡议把多源流学校和国民小学同置一个屋檐下,冀望促进种族团结。

不过,关注教育的民间组织却担心,这项计划将会侵犯少数族群获得母语教育的权益,并强迫他们接受单一语言教育。

不满教育制度落伍

报道也指,马哈迪谈到国家教育制度落伍的问题,并指现今制度过于依赖老师,而需要重整。

他说,不是所有的老师都拥有同样的能力和魄力,因此应该将老师的角色转为协调者。

“我发现我们的教育制度已落伍,并不符合现代世界的要求。我们仍然过度依赖老师,不过,不是所有老师都拥有相同的强项。”

“如果学生遇到好老师,那很好;不过,如果他们碰到较弱的老师,问题就来了。”

“我们需要专才透过含有教材的光碟或随身碟,教导我们的孩子。那么所有学生在相同的标准下学习。老师最终只是协调者。”

希盟上台后,马哈迪曾经献议兼任教育部长,并批评马来西亚先进的教学方法落伍,需要启用新的教学方法,如电脑教学。

后来,兼任教长的决定违反《希望宣言》的承诺,马哈迪也打消了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