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效药一粒要价9000令吉!近八旬老妇看中医,竟花了近3万!

家住本市檺桦城附近的78岁老妇黄伍,声称在看了报章广告后,找上一间住家式的医师问诊,医师开给她数粒药丸、药粉及为她做气功治疗后,2次共付了3万3000令吉!

她在付钱后一直没告诉家人此事,直至今早因不够钱再复诊,才致电向女婿赵子俊借支票准备应付下周求诊的医药费,才揭露此事,经交涉后获退回近3万令吉!

黄伍(右)在沈春祥陪同下,向记者讲述求医过程。桌面上的3万令吉现款是在追讨后被退回的。

事主向来有腰酸背痛的问题,在看到报章刊登中医气功治疗广告后,上周四(23日)在女儿陪同下,前往飞鹅寺路某住家中医挂诊,中国籍医师把脉后指她脉搏弱及身体机能有问题,为她进行气功及吸血。

医师也开出3粒药丸,每粒要价3600令吉,为治好病再加上治疗费,她付上1万零980令吉,由于带不够现款,女儿便送她到银行领出1万令吉定存,当时银行职员问她取钱的用途,她告知是医药费。

“我吃了药丸后,晚上出现失禁现象。”

她昨午在女儿陪同下再次求医,医师给她药丸,指是名贵药材制成,有强效的每粒9000令吉,便宜则每粒3000令吉。

“我最后选择9000令吉及3000令吉各一粒,再加上药粉,总共2万2000令吉,当时我身上只有5000令吉,剩余的1万7000令吉,就到3间银行提款,我要求医师开出收据但不果。”

为应付本周二的复诊费,她决定向女婿借支票,在女婿追问下方知情况不对。

赵子俊(45岁)说,岳母要他借支票付医药费,他们才知岳母上当,尤其昨日的求诊费竟高达2万2000令吉,便求助关丹德伦敦区州议员沈春祥,以提醒民众勿为求医而上当。

黄伍在家人陪同下,前往医师门诊交涉,经沈春祥调解下取回近3万令吉。

注意家中长辈的动向
沈春祥吁请民众注意家中长辈的动向,以免被骗。

针对上述事件,他吁请中医中药协会关注及监督中国医师,他们在大马行医设门诊,是否属合法。

“我认为这些需要检讨,同时为希望该会为黄伍平反。”

他说,该名医师在关丹营业的执照,已于2014年逾期,对方告知友人正协助申请关丹市议会营业执照中。

他慎重看待此事,并要求对方在3天时内完成申请执照申请,否则他将会举报对方无执照在营业。

黄伍周日在家人陪同下,前往医师门诊交涉,经沈春祥调解下,最终答应退款2万9550令吉,余款则是医药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