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生售酒商家更新执照又闹风波!商家无从反映和投诉无门。

“Kedai Runcit”(杂货店)不能卖酒而只能卖杂货,是导致巴生县售酒商家更新酒牌执照遇阻的关键因素?

有杂货商申诉,已遵照土地局官员早前的“口头指示”,特别设置卖酒的专柜和收银机,把所有酒类同杂货分隔开来,但今年度酒牌更新依然不过关。

雪隆贩商公会联合会担忧各别单位官员对售酒规定的“口头指示”令商家无所适从,或有产生滥权舞弊的现象。左起严居雄、梅英权、陈联发、陈德福、卢玉梅和潘国全。

商家说,同一名官员上月二度拒绝商家上诉,表明商家不能再上诉后,才告知商家“上头”指示往后只有专门店能卖酒,杂货店只能卖酒类以外的杂货。

多重标准令商家无所适从

地方当局处理酒牌执照出现多重标准,巴生县署及土地局官员和警方等单位,对酒牌申请的规格不统一,官员的上述“口头指示”更令商家无所适从,使得申请今年度酒牌更新的巴生杂货零售商障碍重重。

雪隆贩商公会联合会担忧此举将加剧滥权现象,促请人民代议士全力关注!

杂货商为了能顺利更新今年度酒牌执照,遵照巴生县署及土地局官员今年3月口头指示,需设专柜和另外收银机卖酒的规定,不料申请新酒牌依然不过关,原因是“runcit”(杂货店)不能卖酒!(档案照)

潘国全:忧出现“走后门”舞弊现象

联合会投诉组主任潘国全今日在新闻发布会上点名,处理酒牌执照申请的巴生县署及土地局官员一味刁难商家,担忧将迫使商家只好“走后门”解决问题,进而产生滥权舞弊现象。

他促请受委在土地局内处理酒牌的税务执照小组委员代表,要秉持廉洁精神来捍卫一切。

他举例,商家面对申请酒牌执照的种种“规矩”和限制,许多都是官员的口头指示,并没白纸黑字阐明,负责的官员也无法出示条例,他向掌管土地事务的大臣办公室了解后,得悉并没相关条例来限制售酒。

“我近期内会联系大臣办公室,要求向大臣或官员反映商家的困境,否则每年都需开记者会重复说这道课题,希望人民代议士加以关注。”

陈联发:将助长私酒贩售

雪隆贩商公会联合会会长陈联发促请,批准酒牌执照的有关当局,能统一和透明化所有申请作业及标准;他担心若当局阻挠杂货零售商合法售酒,反而助长私酒的贩售。

他指出,政府部门作业已是电脑化和系统化,但政策方面的执行标准却毫不统一,致使商家拿着文件跑遍各部门单位,却面对不同的处理方式,导致巴生县的售酒商家,从2017年12月起,便面对更新酒牌执照悬而未决的问题。

梅英权:应开明包容处理酒牌

巴生居民协会联合会总会长梅英权形容,酒牌执照问题是鸡蛋里挑骨头,商家向来是奉公守法做生意,促请秉持开明作风的希盟政府应当亲商。

“华人喝酒有5000多年的文化,酒是华人生活的一部分,是华人在喜庆佳节、送礼、陪月和煮菜的必需品,市民过去在杂货店和药材店买酒都相安无事。”

市民买私酒更危险

他担忧,随着巴生县的售酒商家面对更新酒牌执照问题,而无法合法售酒后,有需要的市民得跨区买酒增添麻烦,更有可能在无奈下向非法酒商购买私酒甚至假酒,面对健康受威胁风险。

他呼吁当局以更开明和包容态度处理酒牌课题,让商家在无后顾之忧下卖酒,希望华基政党各国州议员全力协助商家。

出席者有巴生滨海杂货零售商公会主席陈德福和巴生居民协会联合会总务严居雄。

卢玉梅(36岁,巴生卫星市杂货商)

分开摆卖 酒柜贴黑膜

已照指示摆放 还是被拒

“巴生县署及官员今年4月初,第二度拒绝我和另一名同行的上诉,口头告知土地局规定,往后只有专门店才能售酒,‘Runcit’(杂货店)不能卖酒而只能卖杂货。

我有问官员,为何一些迷你市场依然可售酒,官员称可能这次获得通过,但下次不能卖(不获更新酒牌执照)了,并称这些都是上头指示。

该名官员今年3月来过我的店查看,要我把所有酒类同杂货分开摆卖,即设置专属的酒类橱柜(kaunter asing)和收银机,我为了能更新酒牌执照,已经照做。

卖酒16年突被拒更新

后来有一名(审查商家售酒)警察来到我店视察,建议我为摆卖啤酒和汽水的冰箱透视门贴上黑膜,我认为这导致我连汽水也卖不了,于是警察建议我另买一个冰箱来专门卖酒,我就用690令吉买了新冰箱,一周后警察再来视察并满意我的做法,说警方会给予(申请酒牌)支持。

本店获得卖烈酒的酒牌执照已16年,但去年要申请更新今年度的酒牌执照时,却在去年12月受拒。我今年1月重新申请,结果4月头第二度被拒,负责的土地局官员表明我们不能再上诉,理由是上头指示‘runcit’不能卖酒。

由于无法见到更高级别的官员,我无从反映和投诉无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