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米部长不可留!

尽管一些部长不断闹笑话,打击人民对希盟政府的信心,但是首相敦马哈迪一直没有改组内阁,令人费解。

其中最应该撤换的是企业发展部长礼端尤索夫,因为他不懂装懂,不务正业。

根据企业发展部的官方网站,该部门的宏愿是“在全球市场中栽培具有诚信和竞争力的企业家”,任务是“扩展新马来西亚企业家精神,特别是来自低收入群体”。

简言之,就是培养杰出企业家,尤其是土著企业家,但是礼端最近做的事情却与部门职责无关。

他宣称将用100万令吉来研发飞行车,飞行车和栽培企业家有关吗?难道让土著企业家卖飞行车?不过,他又说,飞行车是用作运输服务,不公开出售。

部长有梦没有错,四处宣扬也可以满足虚荣心,但起码要务实、按部就班。

很多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连基本科技都掌握不了,国家的科学根基薄弱,每年花在研发的经费也不多,连生产国产车都要依赖外国,不会走就不好学飞。

很奇怪的是,民众都不相信国家有能力研发飞行车,却没有政府领导出来纠正和澄清,让他越讲越爽,动摇政府的公信力。

飞行车的笑话还没有落幕,他又发表“政府不关闭莱纳斯稀土厂,以吸引更多外资到我国投资”的言论。

稀土厂课题是由能源科艺环境部处理,外资事务则属于国际贸易及工业部的权限,和企业发展部无关。

而且,从礼端的谈话,可以看出他根本不了解放射性废料威胁人民健康的问题,还说什么吸引投资者生产类似产品。

巴西古当金金河化学废料污染事件还历历在目,若稀土厂的放射性物质侵入生态系统,将爆发环境灾难,不是钱财能够弥补的。

人民健康比金钱更宝贵,红泥山埋毒事件是最好的教训。

虽然礼端过后進一步說明,但已经让人看清他没有担任部长的能力,他的思维也令人不敢恭维,他曾经说过,如果马来西亚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等于是占人口多数的70%(土著),向占人口少数的30%(非土著)妥协。

当然,凸槌的不止是礼端,还有教育部长马智礼穿黑色校鞋上学的政令,以及旅游、艺术与文化部长莫哈丁的“大马没同性恋者论”,但他们受到批评,还懂得收歛,礼端却一错再错。

部长乱讲话或交不出成绩,严重影响政府形象,和前朝一样,治理也是新政府的弱项,关键在于缺乏执行力。

敦马日前感叹要做的事情很多,卸任前都在与时间赛跑,其实他应该优先整顿政府机制。

他必须去芜存菁,打造卓裁的行政团队,一些部长不能用,就不要因为他们来自土团党而硬撑,可以委任日里国会议员慕斯达法,或者是邀请专业人士进入内阁,提升治国水平。

好部长才能够制定好政策,解决民生问题;部长不务正业,外行当内行,徒增民怨。

公务员也是政府的重要成员,但公务员的差劲表现却导致希盟政府频频失分,一些公务员的不合作态度也让新气象早早就夭折。

公共领域的纪律及工作文化和前朝一样,比如最近发生警员、吉隆坡执法人员、消防及拯救人员涉嫌包庇按摩院被反贪污委员会逮捕的案件,说明贪污行径仍然猖獗。

马新第二通道关卡拥塞现象年复一年,日前媒体报道中国旅客苦候通关多时,跳广场舞解闷、蹲坐路边吃饭盒,高官巡视改善了3天,又打回原形,通关依旧缓慢。

事实上,敦马上任不久就宣布要提升公共服务效率,计划派队伍到印度,考察印度政府的革新点子,最后却没有下文。敦马应该利用有限的时间,改革政府机制及公务员体系,为自己和国家留下美好的政治遗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