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 Dec 12th, 2019

Harapan News

最热辣的大马政治新闻台

陆路交通局出新政策,搞得柔电召司机叫苦连天!

1 min read

随着下个月落实公共服务交通(PSV)执照措施,柔佛州新山区超过3000名电召车司机掀离职潮,计划另谋出路。

从事电子召车司机3年余的50岁罗少荣向媒体指出,新山区约有1万名电召车司机,其中4000名司机有加入“新山区电召车司机拯救队”的微信群组,而他是群组负责人,也是群组组员俗称的“大师兄”。

罗少荣说,群组里有40%是全职电召车司机,60%为兼职司机。

他说,这阵子群组里的同业纷纷表态载客生意难做,尤其面对上述新措施的到来,电召车司机必须申请公共服务交通执照,至少要耗费1000至1200令吉,包括申请执照的开销、买灭火器和紧急医药箱放在车上备用、汽车保养维修费、把轿车送往电脑验车中心检验费,以及把轿车的车卡转换为“商用车”等费用,而这些程序须在7月12日之前完成。

他向记者分析各项开销,其中申请公共服务交通执照需缴付200令吉,同时必须出席6小时的培训课程;保险约228令吉、电脑验车中心70令吉、灭火器数十令吉、医药箱数十令吉,以及验车前维修费包括更换轮胎、刹车片、换引擎油及轮胎四轮定位等至少花费400令吉,而这些费用还未包括车辆转换成商用车的手续费用,以及司机耗时间上课和考试减少的收入。

“不仅司机要自费处理执照事宜,一些新车若改为商用车,车价随时可能会大跌,导致群组里60%全职、80%至90%兼职的电召车司机选择辞职不干。”

收入甚至不如保安员

罗少荣指出,全职的电召车司机若一天工作16小时以上,可以拼到一天200至250令吉的收入,但这笔数额尚未扣除电召车商的抽佣、添油开销、汽车维修费及司机本身的三餐,收入所剩无几,有时收入甚至比保安人员的薪酬还要低,如今要自掏腰包申请执照,的确相当为难。

他补充说,兼职的电召车司机主要是赚取一些外快,但接下来的申请程序会变得繁杂,预计大部分兼职司机会选择放弃,另谋出路。

罗少荣今日在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的代表黄祥銮陪同下,为一名女电召车司机遭不公平待遇召开记者会后,向媒体发表谈话。

罗少荣透露,一年前因一名电召车女司机遭乘客洗劫事件,电召车司机自发性在微信设立“新山区电召车司机拯救队”群组,全职及兼职的电召车司机随后加入群组互相帮忙,而他则成了群组管理人。

他指出,目前共有10个群组,每个群组平均500人左右,不过随着推行公共服务交通执照措施,群组里4000名司机纷纷表达不满,预计会离职。

他说,7月12日后,他将重新整顿群组,把离职的电召车司机删除,计划成立非政府组织,以捍卫电召车司机的权益。

郑美静(前排右二起)在黄祥銮、罗少荣及陈家豪(右)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陈述无故遭乘客诬蔑,被暂停电召车载客服务。

莫名被指图抢劫遭对付

女司机向电召车商讨公道

29岁郑美静从事网卖生意,直到本月14日,她成功申请当电召车司机,但才开车3天就疑遭乘客莫名指控试图抢劫,遭电召车商纪律对付,被迫暂停使用司机载客手机应用程式。

“最莫名其妙的是,乘客在没有报案的情况下,电召车商终止我的服务,更要求我报警备案,但我是被冤枉和污蔑的。”

电子钱包额外增700元

她认为,电召车商在处理此事有所不妥,因此她把事件上载到社交网络,电召车商获知消息后,联络她并重新恢复司机的工作,后来不知为何她的司机电子钱包里就额外增加700令吉。

她坦言,经过多番的了解后,她发现投诉者是一名女乘客,事发时,对方在小巷里等候,她算是新手上路,地点不符,就在附近找了一阵子,迟到一分钟,乘客上车后,她向对方致歉,对方也以安慰语气告诉她“没关系,之前的司机也是找不到这个小巷。”

她就把对方从大学城商业区载到住宅区,约6至7分钟的车程,收费5令吉,结果本月19日当天对方就举报她试图抢劫乘客,导致她莫名地饱受委屈,马上被禁止服务,而电召车商也要求她报案。

“抢劫乘客是刑事罪,可大可小,电召车商还没有搞清楚乘客的投诉或报案情况,就把罪名冠在司机身上,有欠公平。”

罗少荣称约有4000名电召车司机加入“新山区电召车司机拯救队”。

“事到如今电召车商不曾致歉,而那位乘客依然使用电召车服务,不曾报警。”

她不满电召车商的处理方式,也希望对方能收回横空汇入她电子钱包的700令吉,还她一个公道,她不排除找律师咨询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

另一方面,黄祥銮也在记者会上拨电给有关电召车商柔州负责人,惟对方声称此事已交由公关部处理,今天星期六总部休假,暂时未能回复。

今天也有部分电召车司机向媒体申诉,乘客不用真名登记,曾发生接错名字相同乘客的乌龙事件,惨遭被投诉停止载客约1个星期,必须进行在职培训才能重新投入职场,一些女性司机看见乘客名字如“杀手”都会感到不安,担心自身安全,希望乘客也必须注册真实姓名。

出席者包括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选区助理陈家豪。

电召车商以乘客为先

司机遭投诉却无法反驳

罗少荣指出,许多电召车司机遭乘客投诉却无法反驳,投诉无门,电召车商往往以乘客为先,先暂停司机一切载客服务,对驾车讨生活的司机而言如同“判死刑”顿时没有收入。

他说,有些司机需要租用轿车,每周需要支付400令吉租金,还要养妻活儿,若遭乘客无理取闹的投诉、无故取消订车服务、恶作剧或只给一颗星的评价,司机不仅无限期暂停载客服务,甚至还要回去上课受训。

他认为,电召车商应检讨司机的待遇和处事系统,也呼吁陆路公共交通机构(APAD)在管制电召车的同时,应介入乘客与司机的纠纷,调查事件的真相保障司机的权益。

雪隆小型旅游巴士:新措施增成本

打击小旅巴司机生计

雪隆小型旅游巴士指公共服务交通执照措施不公,认为这将严重打击小型旅巴司机的生计。

该会今日发文告说,在新的电子召车服务指南下,电子召车司机被允许接载送4至11名乘客,反之小型旅游巴士载客超过7人时就必须雇用导游。

这除了增加小型旅游巴士业者的成本,也变相增加旅客的负担。

如此一来,某些司机会为了应付更大的游客群更换更大辆的休旅车载送游客前往旅游景点,如Hyundai Starex,这必严重打击小型旅游巴士的生意。

“雪隆小型旅游巴士公会体谅交通部为了帮助德士司机,而推出公共服务交通执照措施,但也不应忽略小型旅游巴士司机的所面对的问题。

“雪隆小型旅游巴士公会恳求旅游部能正视司机们所面对的问题,并会在短时间内呈交备忘录反映公会意见。”

该会也希望旅游部、交通部等相关部门能在短时间内召开会议聆听不同业者的心声,在存有大量不确定因素下,暂缓实行该措施。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Newsphere by AF themes.
×

Like us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