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投比特币欠下一屁股债,拖累母女遭阿窿追债!

男子疑投资“比特币”失利而向大耳窿借贷,欠下约20组大耳窿逾11万8000令吉债务后失踪,连累前妻和女儿遭多组大耳窿骚扰。

女事主廖女士(46岁,产品销售员,住在新山实达英达花园)声称,她与钟姓前夫(49岁,从事罗厘零件买卖生意)于两年前因财务纠纷已分居,她和17岁女儿相依为命。

廖女士(中)在洪敦集(左)和张家名(右)陪同下,恳求大耳窿勿再上门骚扰她们母女。

她声称,这两年原本相安无事,和前夫也少联络,但在上周五(22日),前夫主动联系她,声称欠下多组大耳窿债务,且坦承是利用住家地址向大耳窿借贷。

“前夫抛下一句,大耳窿必定会找上门后,便消失无影无踪。”

她说,上周六(23日),多组大耳窿便陆续找上门,留下欠债纸条,并在门口撒下多张印有前夫身分证样本纸条,甚至通过社交媒体找到她,向她追债。

廖女士今日在马华巴西古当区会新媒体主任及投诉局副主任洪敦集和马青区团团长张家名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希望大耳窿冤有头债有主,不要再骚扰她们母女。

她声称,她曾要求家公协助,但相信家公担心受拖累,不肯帮忙,并马上撇清关系。

她说,前夫在承认欠下大耳窿债务后,她隔天便准备前往警局备案,当天报警回到家中,已发现有大耳窿留下讨债纸条。

另一方面,洪敦集希望,大耳窿停止骚扰这对母女,也愿意和大耳窿商量,有关大耳窿可致电该区会018-7667249。

女儿朋友也被骚扰

大耳窿展开“人肉搜索”骚扰女事主和女儿,甚至也骚扰女儿友人。

廖女士说,周三开始,大耳窿通过社交媒体面子书、微信和手机应用程式WhatsApp骚扰女儿,恐吓若没有出面解决,就没得商量,也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来。

她说,她的面子书个人页面也被大耳窿搜出,遭大耳窿骚扰。

她说,前夫向来有和女儿保持联系,也在面子书上上载女儿照片,因此被大耳窿人肉搜索出来,最离谱的是大耳窿还企图加入女儿朋友的微信。

她说,前夫在农历新年前有告知欠下一笔3万令吉债务,她以为事件已经解决,没想到前夫曾吩咐女儿拍住家的水电单,前夫也到住家偷走水电单,目的是为了向大耳窿借贷。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