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最后一炮!

“大马男涉硬搞同居前女友案”续审,报案的诊所助理供证时说,受害者当时不停发抖,指着前男友,以中文跟医生说“他硬上我”,向医生求救。

《新明日报》报导,被告是来自大马的42岁印族男子,他面对一项硬搞控状,指他在2017年8月6日中午,在宏茂桥组屋单位内猛掐前女友的脖子并硬搞她。

他的前女友是一名30岁华族女郎,同样来自大马。

为保护她的身份,法庭谕令媒体不可报道她的名字与任何可能泄露身分的资料,包括被告的名字。

控方今早传召的证人,是报案的诊所助理,案发时在被告住家楼下的诊所工作。

她今早供证时说,案发当天约下午1时半,一名印度男子扶着受害者到诊所就医。受害者颈项有红印,而且看似承受很多痛苦,不停地发抖。

诊所助理后来让受害者插队,并看见受害者对医生申诉肚子痛,受害者还生气地转过头对站在旁边的印族男子说:“你应该知道为什么那么痛。”。

诊所助理说,医生原本要给受害者打止痛针,但受害者拒绝。

医生后来建议受害者到医院治疗,没想到受害者突然以中文对医生喊说:“他硬搞我!”。

后来诊所助理将印族男子请到会诊室外等候,并在医生的指示下报警。

她后来也询问受害者颈项上的红印,对方就说:“是他弄的,我差点挂掉。”

控方今早在庭上,向诊所助理确认坐在犯人栏里的被告,是否就是带受害者就医的印度男子,不过诊所助理无法认得被告。

被告代表律师在盘问诊所助理时,说被告一度步出诊所但之后又回来,并指被告如果想逃走,大有机会这么做。

诊所助理供证时说,医生当时无法鉴定受害者说词,不知她是否被硬搞,因此指示诊所助理在报警前,说受害者被乱摸就好。

不过律师在盘问诊所助理时说,医生之前供证时,称没有对诊所助理有这样的指示,并指两人的说法不一致。

诊所助理对此表示,这是她所记得的事发经过。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