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污染指数报告明日出炉~

(巴西古当17日讯)能源、科技、科学、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部长杨美盈表示,巴西古当金金河长达1.5公里的污染河道已清理完毕,由化学局和环境局组成的30组团队,今日会到污染范围5至9公里內的30所学校和商业区,每三小时测量空气污染指数,指数评估报告將於明日公佈。

她说,今日主要进行监督工作,工作包括检测金金河流是否还有化学物残留,当地是否还有其他污染源,同时也会检查地下水源是否受到污染,以及进行空气指数检测。

莫哈末雅兹(右)解释气体探测器的功能和操作。左2起为廖彩彤和杨美盈。(摄影:刘维杰)

她今早在巴西古当市议会大厦的天灾管理委员会行动室召开记者会时,如是表示。陪同者包括该部门副部长慕丽娜、大马化学局化学安全组主任莫哈末雅兹、柔佛妇女与旅游行政议员廖彩彤等。

杨美盈说,团队將於今天中午12时、下午3时和6时使用气体探测器检测5种气体,包括氧气、一氧化碳、挥发性有机物质、可燃性气体、硫化氢等数值,並將於明天会公佈完整的空气探测报告。

她表示, 目前需要蒐集数据才能確认下一步所要採取的步骤。

全马有25条受到极度污染的河流,当中柔佛就佔了16条,而非法倾倒化学废料及把垃圾丟进河流,是导致河水污染的罪魁祸首!

柔佛州河保育运动主席傅培育透露,造成河流污染的其他原因,还包括猖獗的採砂活动、畜牧业及棕油厂排放的污水及各种工业活动等,即高达30%是人为因素导致河流污染。

他透露,在巴西古当金金河化学废料污染事件爆发后,他前往当地了解情况,根据当地渔民了解,该河已经严重受到污染,全长13公里的金金河近乎没有生物,河岸有污跡、河水呈黑色。

「根据数据,金金河的污染程度在2017年被列入第3级別,上述河流污染事件会在此时爆发,不排除是因为最近天气炎热致使散发出毒气。」

傅培育也是新山市议员,今日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这么透露。

傅培育也提到, 依据环境局针对河流污染的评估, 大致可分为6个级別,第1级(天然状態)、2A级(水质需要常规处理)、2B级(可作休閒用途)、3级(水质需要强化处理)、4级(仅用于灌溉目的)和5级(极度污染)。

明確立法严厉执法

他表示,2018年水质调查数据显示,柔州的地不佬河及甘拔士河污染程度已来到第4级別,属于重污染程度。

纱玉河及士姑来河则是第3级別。

他表示,金金河是长期受到污染,不负责任人士相信是为了节省成本,將化学废料倾倒入河流。

「据知,工厂业者过滤污水后排出河流,会增加成本,不法业者为节省成本,而直接把污水倒入附近河流。」

傅培育表示,一般合格和合法的化学废料回收商,会將废料送到处理厂分类,不能循环的就透过安全土埋场土埋或焚化,安全土埋场备有防止外泄和地下水监测系统。」

另一方面, 他透露, 作为柔州最主要河流的柔佛河,因河流周遭大片土地被开发及河流污染问题,整个水生食物链遭到破坏,使水生態失去平衡,导致渔获量锐减50%。

「一些民眾隨意把垃圾丟弃在沟渠,垃圾顺水流向河流,使得河流也受污染。若是丟弃化学废料,重金属含量若超標,这会直接危害人体健康。」

他强调, 保护河水除了需要明確立法,更需严厉的执法力度,遏制住环境污染日趋严重的势头。

「环境部其实已展开审查及监督工作,確保一切按照法令標准执行,我促请业者及公眾给予合作、遵守规则。」

柔佛16条受到极度污染河流:

1.Sungai Tebrau 地不佬河

2.Sungai Ulu Choh 乌鲁槽河

3.Sungai Melana 莫拉纳河

4.Sungai Danga 登加河

5.Sungai Latoh 拉沱河

6.Sungai Perembi 波乐碧河

7.Sungai Masai 马赛河

8.Sungai Buluh 毛糯河

9.Sungai Kempas 甘拔士河

10.Sungai Ayer Merah 亚依美拉河

11.Sungai Sebulung 士布隆河

12.Sungai Plentong 避兰东河

13.Sungai Pandan 班兰河

14.Sungai Tampoi 淡杯河

15.Sungai Sengkuang 新光河

16.Sungai Bala 巴拉河

(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