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笃蓝洞,新潜水地标。

沙巴公园将最先发现拿笃“蓝洞”(Blue holes)的功劳,归还予Pirate Divers潜水中心创办人葛兰哈比鲁拉。

“我要澄清那不是一项‘新发现’,葛兰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发现。”

沙巴公园总监查米里(右)将最先发现拿笃“蓝洞”(Blue holes)的功劳,归还予Pirate Divers潜水中心创办人葛兰哈比鲁拉(中)。左为葛兰的新加坡籍妻子克丽丝蒂。

沙巴公园总监查米里博士今日联同葛兰及沙巴公园研究人员,召开新闻发布会交待近日在旅游业界和潜水界闹得沸沸扬扬的发现蓝洞事件。

查米里指出,为了把大卫湾在宪报颁布为海洋保护区,沙巴公园在州旅游、文化及环境部指示下,联同沙巴大学、沙巴基金局及地方县议会于上个月在大卫湾展开科学探索活动。

沙巴公园在展开探索之前曾联络上葛兰,但他因为身在新加坡庆祝农历新年,所以无法参与。

查米里表示,研究人员的任务是要探索和寻找大卫湾独特的一面,作为海洋保护区的卖点,结果发现到令人惊艳的蓝洞或是葛兰所说的蓝环礁(Blue rings reefs)。

他说,有关活动由州旅游、文化及环境部助理部长兼东谷区州议员阿斯沙夫主持闭幕,当时沙巴公园高级研究员纳斯鲁哈京汇报了大卫湾的独特景点,并通过媒体公布,之后被广泛流传为“新发现蓝洞”。

两年前已发现“蓝洞”

“新闻公布之后,不少潜水爱好者感到质疑,经了解之后我们才知道葛兰早在两年前就发现了该潜水据点,也率领过潜水客进行探索。”

“我们(沙巴公园)要为表达所引起的误解,向葛兰及团队致歉。”

他也强调,沙巴公园重视社区和谐建设,向来与利益相关者保持友好关系,携手推动州旅游业。

海洋保护区还未命名

提及大卫湾申请宪报颁布为海洋保护区一事,查米里表示当局才刚开始向公众谘询及收集研究资料,尚未确定海洋保护区会以什么命名,极可能是大卫湾、诗南湾或拿笃湾。

他指出,沙巴公园在收集资料之后,便会向州政府提呈建议书。

葛兰接受解释和道歉

同时,自2009年在拿笃经营Pirate Divers潜水中心的葛兰接受沙巴公园的解释和道歉,并期待与当局合作推动潜水旅游业。

葛兰多年来在诗南水域发现过55个新潜水据点,而两年前发现到蓝洞或蓝环礁时,他除了用绘图记录,也曾在社交媒体分享,但一直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直到现在才引发热烈回响。

他也趁机感谢旅游、艺术及文化部沙巴办事处早年通过“以西巴丹岛为终点”(End in Sipadan)计划,将Pirate Divers和其他默默耕耘的旅游业和潜水业者誉为本土冠军,让本地和外国人认识到他们。

位于仙本那西巴丹岛附近的拿笃蓝洞(或称蓝环礁),被看好可打造成另一个潜水圣地。(Pirate Divers提供照片)

研究员:我国唯一海底沉洞

拿笃蓝洞 新潜水圣地

位于仙本那西巴丹岛附近的蓝洞(Blue Hole),具备打造成另一个潜水圣地的潜力。

沙巴公园高级研究员纳斯鲁哈京指出,在拿笃大卫湾发现的蓝洞,相信是我国海洋中,唯一有如此独特构造的海底沉洞,可成为伯利兹大蓝洞、巴哈马迪恩蓝洞(Dean’s Blue Hole)及南中国海龙洞般名闻遐迩的旅游景点。

他表示,只要加大保育力度,处于策略性位置的蓝洞可成为热门的潜水去处。

保护区发展成旅游热点

同时,沙巴公园总监查米里博士指称,与仙本那相比,拿笃水域的确比较不为人知,因此有必要列为保护区,进而发展成为旅游热点。

他说,本身于1990年曾经到过大卫湾一带潜水,当时发现到该处的珊瑚因为过度捕捞遭破坏,也有珊瑚白化现象。

“30年后的今天,海底情况还是没有改善,一旦大卫湾在宪报颁布为海洋保护区后,我们便能有效保护珍贵的海洋生态。”

乘快艇到蓝洞需20分钟

从拿笃岸边乘搭快艇到蓝洞潜水点,需要约20分钟。

曾多次率领潜水客到蓝洞的Pirate Divers潜水中心创办人葛兰哈比鲁拉指出,该蓝洞共有两个孔,直径约50至70米,深度为15至20米。

他表示,目前暂未在蓝洞发现独特的海洋生物,但洞穴内水流平缓,非常适合初学者探索,海面也适合进行浮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