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 Aug 11th, 2020

Harapan News

最热辣的大马政治新闻台

《砂报告》再爆料!纳吉转汇被盗的一马公司巨款给国阵领袖,名单全数曝光!

1 min read

揭弊网站《砂拉越报告》揭露,前首相纳吉的胞弟——联昌国际银行集团主席纳西尔曾数度在知情下,帮助兄长从海外转汇被盗用的“一马发展公司”(1MDB)巨款,派发给国阵成员党领袖,以达到收买人心的目的,这笔巨款的总额高达2570万令吉!

《砂拉越报告》是在掌握相关汇款资料后,才做出这项报道,其中更详细列出汇款日期、金额数字及收款人资料。

报道引述《南中国早报》的新闻指出,纳西尔于本月28日在会议后召开记者会承认,他的确曾于上届2013年全国大选期间,协助兄长纳吉转汇款项予国阵政治人物。不过他强调,他是在了解其中没有涉及违法行为后,才答应“帮助纳吉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我的兄长要求我帮忙(汇款),而我在评估这样做并没有违法或违反我的职守,以及不会滥用联昌银行的资源后,才答应这么做。”

事实上,早在去年《华尔街时报》就已揭发此事,指纳西尔曾于2016年4月暂时卸下主席一职,以接受银行的独立委员会调查,不过数月后,他即表明调查已证明其清白而复职。

纳西尔当时也表示,据他了解,有关款项是国阵透过合法途径筹得,将用于国阵的竞选经费,因此他在纳吉要求下,将款项分汇给多名国阵领袖。

《砂拉越报告》质疑,为何一位像纳西尔那样数一数二的银行家,竟然会使用本身的银行机构,帮忙兄长的政党分派政治献金?并且挑战纳西尔出面交代,收款人的详细名单以及他们获得巨款的原因。

该网站列出其中3笔总额1970万令吉,分别于2013年4月大选前,由阿玛银行汇入纳西尔联昌银行的政治献金。

而有关款项的来历,被查悉源头是来自新加坡的“塔诺尔金融”公司及“亚洲黑石”公司,这两间公司的幕后老板,正是一马案关键人物刘特佐。

不过,该网站指这根本就不是纳西尔所强调的“最后一次”帮助兄长汇款,因为在2013年12月20日大选后,纳西尔又协助转汇另一笔600万令吉的巨款,使得前后汇款的总额高达2570万令吉。

《砂拉越报告》表示,在纳吉和国阵始终不愿解释这笔政治献金的用途下,可以相信这数千万令吉的巨款,是纳吉用来收买各成员党领袖的贿金。

“纳吉平均分给每人数十万令吉,除了笼络人心之外,也要求受贿者在必要时帮他解围,包括一马案丑闻。讽刺的是,用来收买人心的钱,正是来自被盗走的一马案黑金。”

该网站披露,那些于2011年至2012年期间受贿的国阵领袖,都签收了来自一马公司发出的支票,在已知的名单中,收款人就包括:

1)雅谷沙甘(前贸工部第二副部长),砂拉越土保党,20万令吉。
2)阿末峇沙(前吉打大臣),巫统,20万令吉。
3)阿都阿兹卡保西,巫统最高理事成员,10万令吉。
4)卡西达加淡(前土地及合作社部长),沙巴巫统,前后20万令吉。
5)理查烈(前人力资源部长),砂人联党,10万令吉。
6)哈山马力(前贸消部长),森州巫统,10万令吉。
7)依斯迈阿都马塔力,巫统彭亨马兰国会议员,10万令吉。
8)威东巴韩达,巫统沙巴哥打马鲁杜区会主席,10万令吉。

此外,《砂拉越报告》还披露,巫统丹州巴西马区部主席哈纳菲玛莫,在2013年大选期间就收了1000万令吉巨款,显然这笔钱是为了“购买”他的忠诚。在收下巨款后,哈纳菲对巫统马江区两个反对纳吉领导的支部,做出了警告与惩处。

另一位于2013年11月27日收到200万令吉巨款的国阵领袖,是时任巫统宣传主任的阿末玛斯兰,自此之后他就不断展示对纳吉的忠心耿耿。至于巫统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沙里尔沙末,也于2013年11月26日,接到纳吉慷慨的100万令吉巨款,随后他还被委派出任联邦土地局主席。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Newsphere by AF themes.
×

Like us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