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亚洲10大高薪CEO,两位赌王榜上有名。

(吉隆坡19日讯)调查显示,云顶大马(GENM,4715,主板消费股)主席兼总执行长丹斯里林国泰,及金界控股(Nagacorp)创办人兼总执行长曾立强,分别以1980万美元(约8274万7500令吉)及1790万美元(约7480万7100令吉)薪酬,跻身2017年亚洲(日本除外)10大最高薪酬总执行长榜。

IOI集团(IOICORP,1961,主板种植股)总执行长拿督李耀祖、IHH医疗保健集团(IHH,5225,主板保健股)总执行长兼董事经理陈诗龙,及大众银行(PBBANK,1295,主板金融股)董事经理兼总执行长丹斯里郑亚历,分别排在18、24与43名。

《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引述标普全球市场财智整理的报告,2017年亚洲(日本除外)10大最高薪酬总执行长榜,中国香港占了6席、大马2席,印度及台湾各占1席。

“这10大最高薪酬总执行长总薪酬达6亿210万美元(约25亿1628万令吉),平均为6000万美元(约2亿5075万令吉)。”

报道披露,很多高薪酬总执行长来自银行、娱乐及产业领域。

薪酬比美高管多22%

不过,高管薪资独立咨询公司Pay Governance调查显示,标准普尔500指数10大高管平均薪酬仅为4900万美元(约2亿478万令吉)。

换言之,亚洲企业高管的平均薪酬比美国企业高管,高出1100万美元(约4597万令吉)或22%。

大和住银投信投资顾问公司总执行长仓本裕二指出,亚洲(日本除外)高管领取丰富报酬的新闻,恐引发市场对企业透明度与监管的忧虑。

“尤其在亚洲,很多由家族掌控企业,高管们将会收获一笔超出想象的报酬与股息,这可能与公司表现背道而驰。”

他说:“很多(企业)想方设法改善企业监管,但往往却是流于表面,这可从总执行长参与决策薪酬,或遴选董事部成员看出端倪。制定薪酬的条规也不明确。”

大和证券高级分析员山田雪野指出,部分印度及中国企业对于吸引外资兴趣缺缺,甚至还会回避外资投资。

“家族掌控的企业一般都股票不流通,因为掌舵人持有大部分股权,或许是这些企业监管不足的原因。”

资料来源:http://www.enanyang.my/news/20181219/2017%e5%b9%b4%e4%ba%9a%e6%b4%b210%e5%a4%a7%e9%ab%98%e8%96%aaceo-%e6%9e%97%e5%9b%bd%e6%b3%b0%e6%9b%be%e7%ab%8b%e5%bc%ba%e6%a6%9c%e4%b8%8a%e6%9c%89%e5%90%8d/